转眼半个月过去了,莫闲并没有炼器,只是不断的看书听讲,但他心早已多次模拟,把能想到的事情都考虑到了,今天是第一次正式炼器。⊙,

    他昨天美美的睡了一觉,今天早晨起来,神清气爽,他进入炼器室,先拜四方天地,按照一套仪式来,他自己已明了天地神明的本意,不外是天地万物的一种精神,无意间为人驱使,做出种种令人匪夷所思的奇迹。

    他拜四方,遵循仪式,一念志诚,开始与天地相融,也是一种修行,他明白,己身精神与天地精神共鸣,这是一种无上炼神法,但不能持久,莫闲做不到整天沉浸在其,而这正是云峰的密传,以器入道法。

    长老们都没有传授,莫闲系出自名门,虽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他等了半月才开始炼器,别的人早就开始了,他这个方法,是在一本书上看到,是一位前辈写的《炼器摘要》上地换一个记载,并没有说明什么原因。

    也许换一个人,就把此忽略,但莫闲在此之前,已在意念多次模拟,对细节精益求精,等他真实炼器时,意识逐渐进入这种状态,才明白其真意,他并未意识到,此种法门是云峰的密传。

    云峰的人根本没有想到,莫闲以其细心发现了一个大秘密,这个世界,对莫闲一样的人,往往传术不传道,培养大量的任务型修士,而真正得道的人很少。

    莫闲今天炼制的是一把短剑,只有一层禁制,布置了阵法,材料很简单,就是玄铁,这种材料是最低级的炼器材料,而且是从玄铁矿提炼出来,玄铁百斤得一两玄铁精,玄铁精才是一种等炼器材料。

    莫闲布好道火百炼阵,手出现了火行符箓,引动符箓,一团烈焰出现在炉子上方,他没有用真火,也没有用地火,此地根本没有地火,而是用灵玉为基,符箓为本,转化出一种火焰,火焰正平和,灼烧玄铁矿。

    玄铁矿慢慢分解,生成的铁水被符箓之力约束,飘浮在道火百炼阵的上方,据《材料识别和初步处理》上说,玄铁矿一般需要猛火灼烧约半个时辰,才能合用。

    但莫闲发现,玄铁矿转化为铁水后,用猛火灼烧只能除去一些肉眼可见的杂质,莫闲的神识发现,其还是有大量杂质。

    他心一动,想起了在海洋上所见过的漩涡,他意念一动,那团红热的铁水慢慢旋转起来,速度越来越快,铁水却慢慢分层,却不到半个时辰,杂质已经分开。

    莫闲用御物之术将杂质移走,玄铁水又经过一段时间灼烧,在莫闲的意识,它已经很纯净,但莫闲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牵动火焰,化作细丝,数百条火焰细丝在铁水穿梭,继续提纯着玄铁。

    过了一个时辰,铁水已经很纯净,莫闲又开始操纵铁水,渐渐变成一支短剑,接着手清光起,阵法打入其,还没有结束,剑上光华闪现,莫闲又打入禁制,短剑一声轻鸣,莫闲笑了,随手在空间画出水行符箓,凝结真水,一团水光出现,只是很稀的天一真水,包裹了短剑,大量白雾生成。

    短剑上白光一闪,莫闲感到适合品质一下子上升了一个档次,他一伸手,将剑拿在手上,这柄法器炼制成功,莫闲感受了一下,应该是一件很好的品法器,可以算是品法器的精品,能用普通的玄铁炼出一件品法器的精品,倒有点出乎意料,莫闲在模拟,只想炼出下品法器,谁知居然炼出了精品。

    光这一点,莫闲这半个月来的学习是真的学到一些精髓。

    事情还没有结束,莫闲手一挥,随着他的手挥动,刚才炼出来的杂质又一次出现在面前,已经凝固,火已经熄灭,莫闲也没有重新用符箓,口一张,喷出一团桃都真火,围绕杂质锻炼起来,粉一红色桃都真火很纯,如同一块深浅均一的宝石。

    看上去一点也不热,实质上温度很高,但温度并不外溢,杂质迅速冒起轻烟,变成了一小滴微蓝的液滴,在莫闲的控制下,变成一只很小的秋蝉,依附靠近剑柄处。

    这并不是什么什么法阵之类,而是一个标志,以秋蝉为标志,说明炼器者身份而已,这是跟扬长老学的,凡扬长老所炼,都有标志,莫闲决定以秋蝉作标志。

    在一个洞府之,各式各样的法器摆在桌子上,这些都是外门弟子所炼,大多数是剑形法器,也有其他样式,都是由玄铁所炼,大部分是下品法器,但其有件是品法器。

    “这些是外门弟子所炼,一共二十一柄,扬长老,你来看一下,他们的功底怎样?”

    “这件品法器有意思,其两柄加入铜精,以材料取胜,虽比一般人在手法上高一些,并不算突出,倒是这一柄短剑,完全用玄铁所炼,而成为品法器,并且算得上精品,这就不简单了,玄铁不等于玄铁精,用低等材料,却炼出超过他材料极限的法器,它上面的个秋蝉,有点意思,它是谁炼制的?”

    有童子拿来了登记策,查了一下,说:“回长老的话,这柄短剑是一个叫莫闲的修士所炼。”

    “莫闲,我想起来了,是那个新来的,他没有炼器的底子,居然在第一次比赛,拔得头筹,他是什么背景?”

    童子立刻翻开记录:“他是青玄岛的外门修士,在近一年,做了几件大任务,特别是郁离山任务,斩杀盘踞在郁离山的狍鸮大妖,获得大量的功德值。”

    “这倒是一个人才。“

    “是不是把他引入内门?”

    “不忙,再观察一段时间,看看他的表现再说。”

    莫闲不知道,他无意间的作品,引起了长老们的兴趣,就算他知道,也不会当回事,他毕竟不属于这个世界,在这个世界,对他来说,不过是过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