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和几个学员一起在昆吾坊市摆摊,一个金丹修士摆摊,在别的地方很少见,但在昆吾坊市并不罕见。

    因为这是仙道大宗之一,每年有成千上万的修士到这里学习,难免需要各种花费,如果委托各家店面收购,价钱上就低一些,所以不少修士就自己摆摊,摆摊的同时,可以和各式人认识,有武修、道修、巫修等,有许多朋友就这样认识的。

    这样就形成一个特色,往往有高阶修士摆摊,甚至有元婴修士摆摊。

    莫闲的主要目的不是摆摊,而是增长见识,这也是他入这个世界的目的之一,和几个道友一起来到坊市,五峰各有地盘,来到云峰的地盘,莫闲看了一周,认识的人还不少,和熟人打一个招呼,便将自己近一年所炼的各种法器放在地上,等人到来。

    他准备将这些东西出手,然后申请一下,出去做一个任务,再来继续学习。

    “莫道友,这张弓怎么卖?”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莫闲正在扭头看着旁边的依于通在和一个人还价,听到了这个声音。

    “是柳道友,你来,把成本价给你,五方灵玉!”他抬头看见柳振浩,笑到。

    柳振浩,一位武修,已达到炼脏层次,是一个一拳可以崩掉一座山的家伙,他身边还有二个人,一男一女。

    莫闲与他认识,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正好获得一件符器纸鹤,大概初次飞行,不知怎么的,居然在空迷了路,正好莫闲因为缺少一些材料,他也不想领取,领取的材料要比坊市贵,便去了一趟坊市,在路途遇到了他,一来二去,就这么熟了。

    “五方灵玉,的确不贵,我来介绍一下。”柳振浩一边从身边取出五方灵玉,一面和给莫闲介绍,那个男的是关凤堂,而女的是品梅。

    关凤堂是太乙峰的外门弟子,而品梅是麻姑峰的外门弟子,和莫闲是一样。

    莫闲和两人谦了几句,柳振浩拉开了弓,这张弓叫昆玉弓,弓体是用产于昆吾的一种玉石所做,弓弦是用数百年的蛇筋所成,上面画满了符箓,是一件有九层禁制的法器,因为禁制加入,最终可以成长成二十四层禁制的法宝,再向上就不成了。

    随弓奉送支箭,皆为铁骨雕翎箭,寒光闪烁,箭头上有着符箓。

    “好弓,此弓何名?”柳振浩很满意,问到。

    “昆玉弓。”

    “有没有专门用于飞行的法器,那种消耗灵识小的飞行法器?”柳振浩又问到。

    “有,这款眼虫很适合你,不仅是飞行,而且可以远视千里。”莫闲指着一款不起眼的像一颗眼睛的青色法器,他知道武修有一个弱点,不到炼神期,不能长时间飞行,最多短时间滞空,在炼髓以下,想滞空都不可能,所以他才会得到符器纸鹤后,高兴飞行,结果在空迷路了。

    “什么事?”

    “有一个大型任务,最起码需要四人参加,现在我们已有人,还缺一人,你有兴趣吗?”

    “任务具体是什么?”

    柳振浩拿出一个玉箴,递给了莫闲,莫闲接了过去,将玉箴放在额头,明白了任务的内容,他笑了:“行,我参加!什么时候出?”

    “天后,在玉虚宫的任务处见!”柳振浩说。

    日后,莫闲将一切准备停当,这将近一年内,他重炼了千里云烟弓,现在该弓具有十六层禁制的法宝,也重炼了朱蟾剑,不过只是纯化了材料,并未作大的改变,至于六魂幡和天矶环,他还没有能力改变,天之内,他还炼制了一些小玩意。

    到了玉虚宫的任务处,人已到,莫闲拱手表示道歉:“我来迟了,叫诸位久等。”

    “不要紧,我们是一个团队。”柳振浩笑着说,莫闲看了另外两人一眼,关凤堂脸色有些阴沉,看来莫闲让他等的不耐烦了,而品梅脸上什么表示也没有,但莫闲却看到她眼有一丝恼火。

    莫闲将这一切都看在眼,脸上却是笑眯眯的,他对人有了初步印象,对于柳振浩,他已不是一次见他,为人好爽,爱表现,有点爱沾小便宜,总体来说,能将后背托付与他。另外两个人,关凤堂城府不深,其他方面,还待考察;品梅却城府较深,其他方面,暂时也不清楚。

    四个人领了任务,莫闲在任务登记时,眼睛一扫,最起码有支队伍领了任务,算上他们,就有了四支队伍。

    这个任务是一个大型任务,到北方的冰火岛去铲除冰熊王的妖怪势力,由于地形复杂,岛屿之上,有众多怪事,比如植物能吃肉,冰火之,成长着一种奇怪的东西等等,总之,在岛上怪事叠出。

    当初,莫闲就看这一点,对于冰熊,据说是元婴初期,而四人有人是金丹期,而柳振浩是炼脏武修,相当于金丹或元婴修士,就是与其他修士相比,战斗力是一流。

    众人细致阅读了诸多材料,莫闲借这个机会,了解了各人见识,修士都不是简单,人也是在血战拼出来,对于资料都很重视。

    四人出了任务处,柳振浩说:“不止一支队伍接下这个任务,我们得注意别的队伍,防止他人使坏。”

    “他们要使坏,我们就给他们一个厉害。”关凤堂冷冷地说,带着一股杀意。

    莫闲倒放下心来,最起码关凤堂不是谋略很深的人,而品梅却是脸上带着微笑。

    “不要过于轻视他人。”莫闲笑笑说,“我们还是听听柳道友的说法。”

    品梅不着声色的看了一眼莫闲,脸上露出笑容:“就是,柳道友有什么办法?”

    “有什么办法,加强戒备,我们自己要加强戒备,还请莫道友出力!”

    “真拿你没有办法,这是一套符器,一人一个,最大作用就是预警,如果有敌意的人进入身体一里范围内,它会响,提醒我们,不过,也不要过分依赖它,因为收敛杀机的方法很多。”莫闲说着,拿出了四个铃铛。(。)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