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树子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手诀一起,阴云顿起,一股黑风卷着冰刀直袭柳振浩,身上光华一起,居然瞬间消失。√∟,

    莫闲手一动,有点迟疑,是否出手,接着便放下手,因为品梅出手了,一道符箓追了过去,居然是黑煞追魂符箓,远远传来一声闷哼。

    而柳振浩手起一拳,将黑风冰刀打散:“可惜让他跑了,不过他不敢明面上对付我们,一个长老,居然做出这样下作的事。”

    “他不会好受,估计短时间内,他没有功夫理我们的事。”品梅说,“元婴修士就是麻烦,要不然,柳道友的那一拳,他就完了。”

    “道友的话不错,元婴修士只要元婴没有死,就算将他的头打扁,过一段时间,他也会活蹦乱跳出现,我们可惹了大麻烦。”莫闲说,他一边说,一边不经意打量着几人,看他们的反应,这是他的习惯,一个杀手的习惯,对于不认识的人,总是有所提防。

    柳振浩不以为意,而关凤堂眼露出一丝杀意:“莫道友说得不错,让他溜了,总是一个麻烦,我们是否趁机追击,杀了他才安心。”

    “他了我的黑煞追魂符,估计走不远,我来施法,尽可能确定他的地点。”品梅脸上难得露出一丝冷酷,这丝表情一露,随即消失。

    莫闲知道了两人另一方面的特性,两人很小心,也足够残忍,但这些都不关莫闲的事,目前他们是一伙,两人不至于背后下手,但在危急关头,也不能指望两人。

    “得饶人处且饶人,还是算了,他又不知道我们的身份,你说呢?”柳振浩微微皱眉,有些不悦的说:“我们还有正事要做,不能落后于他人。”

    莫闲耸耸肩说:“我无所谓,他要在次来,那就是他的死期。”

    莫闲无所谓的态度,倒出乎他们的意料,但也体现了莫闲的自信,他是元婴又如何,一个擅长诡计的家伙,又仗着身份,说实话,莫闲还真没有把他放在眼,他倒是对柳振浩感兴趣。

    “好了,我们休息一下,明天还上路。”柳振浩说。

    “柳道友,你修炼的可是大鹏冲天拳?”莫闲问到。

    “正是,我修炼的是大鹏冲天拳,是黄龙峰的十二著名拳种之一,莫道友感兴趣吗?”

    莫闲点点头,说:“你已得到武道意像,但你看过大鹏么?”

    “没有,不过在黄龙峰的传承室,我看见过一段模糊的影像,一只大鹏冲天而起,浪花滔天,不可一世的气势,给了我深刻印象,可惜我的武道真意,也就是你所说的武道意像只学了一个皮毛。”柳振浩说。

    莫闲一听他说,立刻想起《逍遥游》所说的鲲鹏,叹道:“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水击千里!难道是鲲鹏?”

    “就是这种感觉,听师兄们说,大鹏冲天拳再向上,放之九天之上,藏则九渊之下,如果得到这种真意,拳便化为鲲鹏拳。”

    “原来如此!”莫闲陷入沉思,是对武道意像,也就是武道真意的沉思,他的拳法很高,不过是世俗的技艺,要上升到修行技艺,他总感到缺些什么,拳艺上升到一定程度,看来自己的意识更加重要。

    而另外两人却不以为意,关凤堂更是劝道:“莫道友,我看你的炼器很有前途,最起码不像我们,要进行拼杀,如果成了炼器大师,坐在家,利益就会从天而降,没有必要分心。”

    “不是分心,一个炼器师,如果想炼出精品,得充分考虑到各种情况,像武道真意,如果能与法器结合,说不定会产生奇效。”莫闲灵机一动,说到。

    柳振浩一听,说:“对哟,我们武修法器从来是道修用剩下来的,能有专为自己的法器,就是花费再多的灵玉,我也要一件。”

    莫闲突然想起一事,笑了,说:“其实,武修不是需要法器,而是一件神兵。”

    “太对了,手有兵器,心就有了依托,但神兵更难求,我想要一把刀,千金难求。”柳振浩说到。

    “你要一把刀?”莫闲望望地上的珠蟞,虽然眼珠和蟞珠没有了,心想起了一种技艺,诸天秘魔神兵诀,这是他从迪崖岭魔神记忆获得一种秘术,能将妖兽的精华炼成神兵。

    “是啊,但神兵难求!”柳振浩说。

    “你将颗蟞珠给我,我替你炼制一把神兵,要得好,你再将珠蟞的眼珠给我,你能做到吗?”莫闲问到。

    柳振浩没有犹豫,取出了颗蟞珠,还有一颗眼珠,交给了莫闲,而另外两人弄不懂,在一旁看着。

    “玄灵炼法,摄炼诸天秘魔神兵,永保长生,太玄一守真形,急急如律令”随着咒语,一团碧火顿时包裹了珠蟞的尸首,而他给莫闲的四颗珠子,也被莫闲投入火,莫闲不管火,手一伸,伸入火,似乎握住刀柄,用力一抽,明明眼前是燃烧的珠蟞的尸首,随着莫闲的抽动,一把细长发亮的刀抽了出来,天地间元气直向这把刀涌去,火焰猛的腾起数丈高。

    “快,滴血祭刀!”莫闲喊到。

    柳振浩手一动,右手如刀,在左腕上一切,鲜血涌出,喷入碧火之,顿时,柳振浩感到刀与自己血肉相连,他手一动,伸入碧火之。

    莫闲抽身,他的任务已经完成,而刀光一闪,嗡嗡地鸣响。

    “此刀为珠蟞精华所成,号为断水刀,陆断象犀,水截蛟龙!”莫闲说到。

    “好!此刀为断水!”柳振浩大喜,随口宣出刀名,刀名既出,刀上一阵光华,刀先变得其大无比,后又缩小,成了正常模样。

    柳振浩哈哈大笑,手起一刀,刀光一闪,数丈之内的草木石头如一阵风刮过,接着分开来。

    “好刀,可惜的是,缺少一个合适的刀鞘!”柳振浩不无遗憾的说。

    “这没有办法,刀鞘的事,只好事后再寻找合适的材料。”莫闲一笑,知道柳振浩的意思。(。)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