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振浩爱沾小便宜的心又犯了,这点不算大恶,从他分配珠蟞的六颗蟞珠,也就是足珠可以看得出,他一方面有些舍不得,另一方面,却又将自己打的珠蟞的珠子分给别人,他总的来说,是个好人,就是有些贪小便宜的心理。∽↗,

    莫闲自己也有许多毛病,看见别人的毛病,对他来说,作为镜子来提醒自己,他是不停的反思自己,突然一惊,自己笑话别人,实际上也有此类毛病。

    不过,隐藏得太深,自己都没有看得出,自己这样看别人,还有之前卖弄心机,来看别人,说到底,都是自己心不安全的意识映射。

    这些都是小聪明,小聪明可以得逞一时,却不能长久如此,唯有大智慧,看似愚蠢,吃亏是福,执大象,天下往,大象者,大道的化身,因其大,故名大象,大象也就是大相,大而无极,在一般人眼,就是无相。

    无相无我,平等对待万物,不因自己的因素干扰自己的判断,这才算遍观一切物,观想之初,有物有象,历历分明,但到一定程度,物相之间的分别消融,进入无象观想,自己都没有留意,这不是砍柴功的本质。

    自己得砍柴功,实在幸运,今日才明砍柴功的实相,刹那间,思维超越了时空,在天随山,静定的莫闲本身睁开了眼,眼前一切顿时消失,只睹真空,原来如此,将身寄于虚空,身便等同于虚空。

    莫闲的化身一瞬间也看到真空,真空不空,似梦幻泡影,原来这就是观空,因为空无,有无穷妙用,观空能悟空,才是真修士。

    说起来话长,现实只一瞬间,他笑了:“时间还很长,这次行动,如果再遇到妖兽之类,只要得其皮,我与你炼一个刀鞘。”

    “多谢莫道友,我该付你多少费用?”柳振浩问到。

    “我你之间,还讲什么钱,这不过是举手之劳,我们现在是一个整体上。对了,柳道友说说武修的事,给我参考参考。”莫闲随意的说。

    “武修是由世俗武者发展起来,因其入门低,只要吃苦,都能达到一定境界,武修是一件很费钱的修行方式,先期身体要跟得上,必须用名贵的药材熬炼身体,还要用名贵的补药滋补身体,所以钱少就不能成为武修。”柳振浩说。

    “这样啊,看来柳道友一定是富豪之家?”

    “我是出身在有钱之家,有个哥哥是爵位的继承人,因为我是次子,只有靠自己,有一次,一个武修受伤,我救了他,他为了表示感激,收我为徒,我走上了武修之路,我师傅本身并不高明,只到炼骨层次,身体受伤,没有了发展前途,把希望放在我身上。”

    “他传你的是大鹏冲天拳吗?”

    “不是,大鹏冲天拳是我到黄龙峰才学的拳术,他传我的是一种武修入门拳法,大力牛魔拳,我从炼皮入手,经过了十年,终于炼骨大成,师傅去世,临死前,他叫我进入道门客卿外门,我才开始了目前的生活,靠做任务的功德值来学拳。”

    “大力牛魔拳是一种怎样的拳术,我很感兴趣,能不能和我说说?”莫闲问。

    “这很简单,大力牛魔拳一共十八式,从莽牛撞角起,直至倒拽九牛止,炼成之后,有九牛之力,不过每炼一步,都有药方相助,要是没有药物相助,恐怕终身最多二牛的力道,你想学么?”柳振浩问到。

    莫闲笑着说:“如果不犯忌讳,我倒想全面学一下这种拳术,我是第一次听说大力牛魔拳。”

    “不是吧,大力牛魔拳并不是什么不传之秘,你没有听说过?”柳振浩不敢相信,而另二个人也不敢置信眼露出惊讶。

    莫闲心苦笑,他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当然不会这么说,笑道:“我大概没有将心思放在拳术上,一心扑到炼器上。”

    关凤堂和柳振浩点头,他们想也许只有这个解释,才能说明莫闲在炼器上很突出,特别是用诸天秘魔神兵诀那种以妖物尸首炼制神兵的秘术。

    但品梅眼光一闪,她并不相信莫闲的话,但莫闲不说,她也不好问。

    “我来演练一遍。”柳振浩说着拉开了架势,一招莽牛触角,全身如莽牛一样,肌肉依次绷紧,双拳如牛角一样抵出,浑身皮肤如牛皮一样绷出都到了极限,浑身皮肤像牛筋一样,传出低沉如鼓一样的闷响。

    莫闲的眼界非常高明,他的武技可以说是宗师一级,这种拳法很暴戾,不愧为牛魔之名,如无药物炼身,内加补药进补,人在这种极限的情况下,有很大可能练废了。

    看着他一式接一式练下去,从练皮开始,逐渐深入,筋骨齐鸣,浑身热力在血管澎湃,冲刷着筋骨,直到倒拽九牛,不仅是莫闲,另二人也用心的看着。

    “果然高明,如果没有药物,恐怕人都要练废掉,不怪要用药物配合,练皮阶段药物,人参肯定要,当归肯定要,藏红花、甘草…”莫闲一口气报出了二十几种药物。

    “你知道药方?”柳振浩吃惊的说到。

    “不知道,我是根据药物的特性,来考虑炼皮阶段的药物,内服可用灵芝,阿胶等。”莫闲接着说,他没有想到,他现在是炼器师,而不是炼丹师,一见几人张着嘴看着他,他想起来了,自己露馅了,不好意思的说:“我有个朋友是炼丹师,长期跟他在一起,不自觉就知道一些药物的知识。”

    几人将信将疑,莫闲说:“能不能将药方给我,我用精元丹换。”

    “精元丹?那是什么丹药!”柳振浩问到,不仅是柳振浩,连关凤堂和品梅都感兴趣。

    “顾名思义,一种能补充人的元气丹药,对武修很有好处,我身上丹药不多了,哪天想办法再要一些丹药。”后面一句话,莫闲像自言自语,这倒使他前面的话有些可信,但人目光却带着疑问。(。)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