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可能,你是怎么想出来的?”柳振浩不敢相信,不要说他,就连旁边关凤堂和品梅都感到难以接受,他们习惯于有功法修行,平时做任务,赚得功德值,然后用功德值去换相应的功法。≯>≯

    而莫闲的做法,却颠覆了他们的习惯,居然自创心法。

    莫闲笑到:“道穷则变,没有不可能,先贤能创造出诸多功法,我们后辈在智力上不弱于先贤,当然可以。”

    莫闲这番话说得理所当然,但其艰辛却不是表面上的轻松,创建功法,对莫闲来说,虽然可能,但还早得很,他仅从自身出,而先贤的功法,却是千锤百炼,而他仅仅是尝试。

    说话问,东方已经透亮,柳振浩说:“你练大力牛魔拳,有没有达到炼皮层次?”

    “我只练了一遍,也不过试验,皮肤有所感觉,是增强了一些,但远没有达到炼皮,不过,我炼过修行炼体术,身体素质比较好。不过,大力牛魔拳,倒可以作为炼体的补充。”

    莫闲没有说,他的阴阳炼体术,对于分身来说,身体能抗一般的刀枪,而且,已达一龙之力,这种层度,就是炼骨高手,也比不上。

    “你这个怪胎。”柳振浩无话可说:“我们走吧,想不到一夜之间,生这么多事。在你的丹药帮助下,我已勉强达到炼脏的巅峰,本来,我要进入炼脏巅峰,需要至少二年,采用丹药,大概有二个月就成。”

    “恭喜柳道友。”其他几个祝贺,关凤堂和品梅身上气息也明显地浑厚了许多,虽然还没有进阶,只要心有所悟,他们能轻松突破目前的层次。

    四人一路向北飞去,经过了十几个昼夜,终于到达冰火岛。

    冰水岛,一大半冰雪覆盖,而另外却因为火山熔岩,显得热气腾腾,越靠近火山,植物越丰盛。

    从冰天雪地逐步过渡到春暖花开,再到夏日炎炎,短短的百里之内,气候植被截然不同,四季不同的灵气在这里交融,在空放眼望去,央一山如柱,山头上向四周流淌着红色的岩浆,山顶常年一柱黑烟冲天而起,直冲云霄,却被高空气流劲吹向东南,像一面灰黑色的战旗。

    而外围随着地势向外延伸,从寸草不生的岩石,逐渐有低矮的灌木丛,再到参天的大树,又到针叶松林,最后归于茫茫雪野。

    莫闲四人刚进入冰火岛的地界,就见两道遁光直向众人飞来,前面一道一见莫闲四人,口喊到:“道友救命,后面的家伙杀了我的同伴,还要杀我!”

    这是一个年轻的修士,一脸慌张,后面追杀的遁光色泽比较暗淡,而且来人根本看不清,浑身罩在宽大的灰衣。

    关凤堂一道剑光,将两人隔开:“你们为什么事这样,说出来,我们给评个理!”

    年轻人一脸气愤加慌张,说:“我不知道他为了什么,连连偷袭,我的几个好友都陨落在他的手,幸亏我机灵,才躲过一劫,他还不放过我,想斩草除根。”

    说着,年轻人靠近了四人,他虽然惊慌,但身上很整洁,莫闲感到他有些不对劲,他以前是杀手,对危机很敏感,修行以后,感觉更灵敏,虽然感到不对,但偏偏说不出来,不由得小心的打量着他。

    见他靠近四人,袖似有银光一闪,顿觉不好,头顶上天矶环顿现,向他套过去,不管怎么样,先把他控制起来。

    环一出现,立刻放大,而此时,关凤堂飞剑已过,拦在两人之间,灰袍人冷笑一声,随袖一拂,天空陡然嗡嗡声大作,居然是无数寸许长的蜈蜂,像黄云一样铺天盖地扑了过来,关凤堂顿时失色,而品梅出现一张符箓,轰的一声,满空火海,向蜈蜂扑去。

    莫闲的天矶环刚现,年轻人袖白光乍现,居然是四根离恨针,向四人攒射而出,这一变化令另外人措手不及。

    但莫闲的天矶环陡然放大,只一套,将四根针收去。

    直到这时,柳振浩才反应过来,一声怒吼,断水刀出,空亮起数丈长的刀芒,那个年轻人反应迅,祭起一物,还没有等此物挥作用,刀芒已到,一刀将此物切成两半,刀芒继续向前,一刀之下,也将年轻人斩为两截。

    年轻人断成两截,却冒出一缕黄烟,化为一个纸人,这一刀,居然只斩了一件纸人,很明显,年轻人用替身法代自己受了一刀。

    而此时,蜈蜂一只只飞快向火海冲去,空蜈蜂如落雨一样向下坠去,但火焰明显弱了下去,有不少蜈蜂穿过了火海,正在这时,众人听到咻咻的声音起,狂风卷着无数风刃出现,直向蜈蜂罩了过去。

    莫闲出手了,他心意一动,风便卷着风刃而至,他同时身体一晃,化入清风之。

    年轻人刚用替身法躲过了一劫,身体在数丈外出现,一道剑光向柳振浩而去,柳振浩摆刀相迎,而莫闲陡然出现他的身边,手出现了方天画戟,大喝一声,声如炸雷,戟已递出,他一个措不及防,戟已扎入腹。

    他大叫一声,陡然从口喷出一道血光,现一物,似刀非刀,好像活的一样,直扑莫闲,莫闲一见,立刻松手,方天画戟他不要了,身体后退,手上却不放松,一拳击出,气劲如山,空气炸响,这一拳具足一龙之力。

    那似刀非刀的东西居然身体一摆,莫闲想起一物,刀蛇,他在这个世界听说过,有些修士用自身鲜血祭炼刀蛇,祭练成功后,在斗法时,张口一喷,刀蛇便出现,锋利无比,但莫闲没有见识过,今日这件东西,恐怕就是刀蛇。

    此物虽然利害,但莫闲一拳之力根本不是一般东西可以抵抗,当下一拳,刀蛇出婴儿般啼哭的声音,接着便爆开。

    莫闲又化入清风,如同鬼魅般出现在年轻人身前,手一伸,又握住了方天画戟。(。)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