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天画戟一搅,又一抽,年轻人眼睛一突,嘴角溢出鲜血,头便垂了下去,身体无力的跌落下去。↑,

    “小弟!”灰袍人撕心裂肺的叫了起来,喷出一口鲜血,身体陡然暴涨,变得高大得多,周围灵气成风,随着他的叫声,一种波纹从他身边生成,突然暴发,如同炸药一样,品梅和关凤堂脸色大变。

    品梅和关凤堂退开,柳振浩刚准备破开飞剑,刀光生成,飞剑陡然失去光华,自空坠落,幸亏他的武道已收发自如,才没有因收刀不及而出丑。

    他眼光一转,看见莫闲手持戟已经送入年轻人的腹部,接着听到一声悲嚎,品梅和关凤堂后退。

    他大吼一声,掌的断水刀划出一道眩目的光影,人已扑了上去,众人听到裂帛之声,一刀将空气的波纹斩开,身体和刀光一体,刹那间到了灰袍人面前。

    灰袍人身边出现了一幡,幡无数的恶鬼出现,进入灰袍人的身体,是一门恶煞鬼体术,在一瞬间,他的实力会暴发性的上涨,甚至达到自身的百倍千倍,只看他的身体能否抗得住无数恶鬼附体,几乎没有上限。

    他的眼森森的发着绿光,口咆哮一声,一口鬼爪出现,一声响亮,刀光和鬼爪相撞,虽然柳振浩这一边已达到元婴修士都不得不避锋芒的程度,但还是被抛了出去,鬼爪也崩溃,身下雪原上,轰的一声,积雪纷飞。

    一击之威,绝对是元婴之士的威能,而灰袍人本身只是金丹而已。

    柳振浩身上空,吸了一口气,腰一翻,稳住身形,脸上露出郑重之色:“鬼修,你是鬼修,好!想不到今日我会遇到鬼修!”

    灰袍人体形已经大变,语气之充满了恨意:“你们四个都该死,我要你们永世不得超生!”

    声音嘶哑,充满了怨毒,莫闲却冷冷的开口:“你们兄弟二人恐怕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只允许你们杀其他人,却不允许别人杀你们,真是可笑。”

    他眼光终于望向莫闲,幽绿的目光令人胆寒,莫闲却淡淡望着他,好像并不在乎他充满怨毒的目光。

    “特别是你,我一定要你后悔来到这世上。”他紧盯着莫闲。话一落,身体化作一条淡淡的鬼烟,速度其快无比,但莫闲也动了,身上灵光大作,方天戟像一龙魔龙一样,噬人而上,直指他的咽喉。

    轰的一声,他居然以拳相迎,一拳正方天戟的尖上,但方天戟何等力量,莫闲身具一龙的力量,此时暴发出来,当下一声惨嚎,戟已穿透他的拳头。

    他惨嚎一声,随即拳头和人化作一团又黑又浓的鬼雾,居然摆脱了方天戟,烟雾一卷一收,灰袍人再次出现,莫闲没有想到,鬼修这么难缠。

    品梅和关凤堂此时也露出的谨慎之色,鬼修,来去无踪,形体虚实转换不定,绝对是难缠的一类,特别是鬼修一般都有本命幡,幡有大量鬼魂,可以借鬼魂而生成化身,又可以临时借鬼魂的力量,使自身借助鬼魂而力量上足以挑战高于他二个层次的修士。

    很显然,这是一位鬼丹修士,借助恶鬼,却发挥出元婴的战力,但鬼修也有自己的弱点,就是越往上境界越难,特别是进入化神,大多数鬼修视为畏途,化神虽不是纯阳,但阳气很重,对于鬼修来说,阳气好比毒药,许多鬼修受不了从里到外那种沸腾的痛若从而走火入魔,命归黄泉。

    莫闲一摆手:“你们后退,我来会他,当强盗还有理了!”

    说完之后,头顶六魂幡现,对准他就是一摇,他一下子僵住,莫闲的朱蟾剑现,快若闪电,只一剑,騞然而过,一声凄厉的惨叫,他的身形陡然崩溃,身体坠落下去。

    但莫闲却感到他并没有死,因为空陡然起了一阵小旋风,在别人眼可能忽略,但在莫闲眼,却很清晰。

    旋风一起,直向莫闲扑来,似乎要上莫闲的身,对于这一点,莫闲倒是吃惊不小,一般来说,鬼魂不能上一定修为的修士的身,因为修士身上阳气如火,竟然他不怕,莫闲不敢大意,轰的一声,一只黑白大手从脑后伸出,迅速变大,一把抓下。

    先天阴阳一气大擒拿手,阴阳绞合,像大磨一样,鬼魂也算是阴阳之气,当然跑不出先天阴阳一气大擒拿手。

    在阴阳二气之下,隐隐传出咒骂声,但莫闲不为所动,之间又传出了诅咒的声音,对于诅咒,莫闲早已洞悉其本质,根本伤不了他。

    终于呜咽一声,大气随之化为乌有,一天清风起,他已消散在天地之间。

    两个敌人已经解决,当然不能放过收获战利品的时候,关凤堂往下一看,咦了一声,莫闲还有其他两人向下看,两具尸体一具化成血水,但还有衣物乾坤袋,另一具却不见了踪影。

    灰袍人化为血水,在莫闲的预料之,但另一脸尸体不见了,却出乎意料,难道他没有死,俣莫闲自己知道那一戟的分量,明明对方生机已经断灭。

    看地上的血迹,到一块石头陡然没有了,莫闲想起了一件事,手往下一挥,空风起,直向那块石头吹去,石头陡然动了,露出厚厚两瓣石头一样的肉质茎叶。

    众人都明白了,在来此之前,他们在资料,就知道此岛上有肉食性植物,没有想到,刚要岛上,无意间见到石头,在冰雪一动不动,居然是肉食性动物,地面上不知从什么地方,跑出一只雪鼠,另一块陡然裂开,伸出两瓣,闪电一般,再看雪鼠,已被它吞了下去。

    要不是众人看到它有根扎在地下,还真把它当成动物。

    过了一会儿,那块石头一样的又裂开了,吐出一些衣物,乾坤袋在其,莫闲手一挥,一阵风将两个乾坤袋卷起,交给了柳振浩。

    柳振浩看了一下,将其东西分成了四份,给每人一份。他作为四人领导人,有义务将一碗水端平。(。)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