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一落到冰川上面,低头一看,却见冰有活物,一条条细长的冰虫居然缓缓的在冰游动,本来以为一遍冰雪之地,应该没有什么生物,却意外地发现,居然冰雪一遍生机。

    好在冰虫只是在冰川缓慢的移动,莫闲正在感叹生命的顽强,听到吱吱的声音,寻声一看,却是雪鼠正在冰川打洞,叼起一条冰虫,像吸面条一样,将一条冰虫吞了下去。

    莫闲敏锐地感觉到一丝冰属性的气息,看来,千百年来,它们已具有妖兽的本能,远处,众人看到一只雪狐扑向一只雪鼠,雪鼠吐出一个冰球,但雪狐身上亮起凛凛的冰光,冰球打在雪狐的身上,发出一声响,并未击伤雪狐,而雪鼠却落入雪狐的口。

    “我们来到一个什么地方,看到居然是满眼的妖兽,连植物都吃肉。”品梅叹到。

    “不要发感慨,冰火岛的元气比较奇怪,并不适合修士吸收,有修士曾深入考察,最后得出了冰火岛的元气之源是在那座火山,本为火属性,却因为地理问题,出现了变化,弄得一团槽,虽不适合人,但冰火岛生物却因为常年受此薰染,变得异常奇怪,几乎都已妖化。”柳振浩说到。

    “我说怎么满地都是妖物,原来有这个原因。”莫闲说到,“如果有人长期受此薰染,会不会和其他生物一样,出现妖化?”

    “谁愿意来?”关凤堂不屑地说。

    “你说得有理,看来我们得一步步走,好好的体会一下这里特殊的环境,这里环境好像不利于人类修士。”莫闲说。

    “不错,在这里,土生土长的妖怪比人类修士有不少优势,消耗更少,也有利于他们的恢复,而人类修士到此,消耗大而且只能靠丹药补充,要么靠自己恢复,比一般地方吃力,而且,修士神识在此,受到干扰较大,常常作出错误的判断。”柳振浩说。

    “这就难怪这里的任务是大型任务。”莫闲点头。

    “不仅如此,主要岛上妖怪最起码有六伙,最强的一伙是冰熊王,他是岛上冰雪地带的王。”

    “冰熊王有什么罪行?”莫闲问到,他没有看到冰熊王有过什么时候吃人之类的事,一般任务之,作为任务的对象,都有一些伤害到人类的事,但冰熊王却没有听说过。虽然吃人在妖怪很常见,但冰火岛在极北之地,根本没有人烟。

    “这点倒很奇怪,大概是为防万一吧,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品梅说,对大多数人来言,对妖怪的恐惧,这种说法还说得过去,但对于宗高层来说,光这个理由,恐怕说不过去,世间吃人的妖物很多,但在任务,只占小部分,一般是世俗间请求才列入任务。

    莫闲在一旁想着,肯定有别的原因,甚至所有接任务的人都不清楚,当然,莫闲也不知道,他只是有所察觉,其他人恐怕也有所察觉,只是不愿相信罢了。

    “冰熊王是一桩,其他妖怪也不可小觑。”关凤堂说。

    “如果是妖怪,倒没有什么,我们四个并不一定害怕,最多各个突破,但其他队的人,却是一个不确定的因素,我们一到岛上,便有两个人冒充成一个追杀,而另一个逃命,要不是莫道友机灵,说不定现在站在这里的就不是我们了,对其他队,我们一无所知,不得不防。”柳振浩说。

    人点头,品梅想了想说:“我们能不能让别的队在前面冲,我们在后面拣便宜?”

    “恐怕别的队也有这个心理,按理说,我们走得最迟,但在这里,只有二个人袭击我们,其他人根本看不到,我怀疑他们已到岛上。”莫闲说。

    “这是个问题。”柳振浩头疼了,他本不是智囊型人物,虽说修士思维器官得到极大增强,但这与智囊型人物并挂不上勾。

    关凤堂说:“他们敢打我们主意,见到一个杀一个,见到二个杀一双,直接杀,让他们知道我们不好惹。”

    “这是一个主意,以杀止杀。”莫闲点头。

    “可是,他们在什么地方我们都不知道?”品梅说。

    “他们会出现,除非他们没有动心思。”莫闲笑着说,与其被动,不如主动调动别人,任务有几重,均与妖怪的头颅有关。

    品梅眉头一皱,接着舒展开:“这是一个好主意,不过也比较危险,人员怎么安排?”

    “我们只有四个人,柳道友当之无愧是主力,缫灭岛上妖怪当仁不让,关道友协住他,如果不行,道友再上,我尽可能在一旁旁观,对付暗的敌人。柳道友,你看怎么样?”莫闲想了一想说。

    柳振浩眉头一皱,他为人小气,虽然装着大方,但对莫闲自作主张,心有点不舒服,这个组好像是他组织起来,但又碍于面子,笑着说:“就按莫道友的话来。”

    他有自知之明,虽然心有些不喜,但他也不能比莫闲做的更好,故作大方的说。

    莫闲看到他皱眉,心有些意外,随即明白,他是嫌自己替他拿主意,装着没有发觉,说:“还请柳道友多出力,我就偷懒了。”

    关凤堂说:“好,就这样。”他听说和柳振浩一起,不过他作辅助,心也有点不舒服,暗暗下定决心,等遇到妖怪时,再让莫闲看看,究竟谁为主。

    莫闲眼光一转,笑道:“我们还是在此休息一会,等养足精神再出发。”

    柳振浩点头,虽然他心有些不舒服,但他也明白,等会可能遇到妖怪,不养足精神,说不定会阴沟翻船。

    品梅不经意地看了莫闲一眼,一笑,什么话也没有说,莫闲也微微一笑,眼光投向不远处的地面,地面没有什么,突然一只雪鼠突然冒出,地下出现一只冰蛇的头,张大嘴吞了过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