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振浩一拳毙飞狼,虽然飞狼不是他们之任何一个对手,但被柳振浩一拳而毙,武道果然是杀伐之道,也许正是这个世界的特殊,妖物横行,才使武道大兴,武修才占据一脉之地。≯>网>

    “走!”柳振浩说,莫闲人没有说话,保持住队形,向前开。

    走了四个多时辰,冰雪渐渐消融,偶尔露出了地面,地面上也渐渐有了青草,还有灌木,他们逐渐脱离了冰雪地带,进入灌木地带。

    天也渐渐晚了,他们寻找了一块地方,周围并没有灌木,而是一片乱石区,比较平坦,众人找了几块大的石头,关凤堂布置好阵法,众人之,只有柳振浩吃了些干粮,其余人,都能辟谷,身体所需能量,从灵气获取。

    四个人分身两班,二个人一班,但在表面上看,四个人都在打坐,但其二人没有入静,只是闭目养神,而另二人沉入内心之。

    时间飞快,到了下半夜,莫闲和品梅当值,夜空很晴朗,莫闲睁开了眼睛,抬头看看天,夜并不宁静,却很幽深和谐,远处森林有夜行动物偶尔出的声响,近处秋虫鸣叫声,却使人深深迷醉,在这里,他们只能深入定境之,而不会吸收灵气,因为灵气很乱,并不像其他地方,好像元气激流一样。

    莫闲感到心好像地底的火气向四周散去,而周围却是水气变种形成的冰寒气,两者你来我往,在白天,寒气受到一定压制,而在夜晚,水气好像特别活跃,间还杂着一些其他的气息,

    正是此种交锋,弄得元气变了味,好像一个正常人进入海市蜃楼多区一样,眼所见,实景和虚影相互交叉,不过,不是眼睛所见,而是反应在意识,神识所感受到的一切,都变了形。

    这种情况对刚进入这个岛的修士很不适应,莫闲也是么一次见到,自己依仗的神识出现了混乱,明明知道那里无物,却偏偏在意识反应有一头妖兽。

    在这种情况下,修士只好封闭自己的神识之类的感觉,这样一来,修士一下子变得跟常人一样。

    莫闲在这种困境,反而追根溯源,不住思维建立模型,以图和外界一样,开始他总会出现偏差,渐渐和周围一样,这不是用神识,而是用智慧的手段,来重现一切。

    修士之所以为一般人强,并不在其他方面强于常人,而是最根本的在感知上远胜于常人,有了这个根基,才使得各种奇迹得以实现,要不然,只是空有蛮力而已。

    佛祖才说,智慧是根本,道家也是如此,强调人忘掉一切,包括我这个主体,才能在智慧上通明,胜人者有力,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莫闲不以神识而以智慧来做这一切,这种境界已经高到其他人都没有想到,正在这时,小虫子陡然停止的鸣叫,而莫闲的模型出现一个身影,他心一动,掉脸向那个方向。

    虫子停止了叫声,品梅也听到了,她也掉过头,见莫闲盯着一个地方,她气运双目,一下子眼前明亮起来,看到一个影子矗立在那里,很高大,好像在看着四人。

    影子约约绰绰,不似生人,相貌凶恶,但面目并不清晰,背后有双翼,在它的脑后,却显示出一个鸟头,是夜枭的头,再看他的手脚,不经意间透出鸟爪的模样,又似的的手脚。

    莫闲感觉到有鬼气,好像又有巫气,莫闲有些迟疑,这是什么东西,他虽然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将近两年,但对这个世界的一些手段还是有些不了解。

    “巫鬼!对方难道是一个巫修?”品梅有些不肯定的低声说到。

    莫闲想了起来,巫鬼是这个世界巫修常用的手段,人或动物死之后,将其灵魂祭炼成巫鬼,巫鬼不同于直接的鬼魂,甚至在白天也可以现形,更有甚者,巫鬼可以用几个灵魂合炼而成,甚至人与动物的灵魂合炼。

    眼前这个怪物影子,好像是人与夜枭合炼而成,既然巫鬼出现,那么代表背后的巫修已经出手,最起码巫修已经注意到他们,而莫闲他们却对他们一无所知。

    对方派巫鬼偷窥,莫闲冷哼了一声,内蕴巨鲸歌的威能,巫鬼陡然身体一下子崩散开,化为黑烟,鬼声啾啾,向着远方而去,没入灌木丛,转眼不见。

    在另一处的森林,有五个人在一起,间一个巫修,陡然脸色一变,闷哼了一声,旁边的人开口问到:“怎么啦?”

    “巫鬼受到对方攻击,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来头,有四个人,攻击巫鬼的是金丹修士,用的是音攻。”巫修说到。

    “有支队伍已到,这支队伍人最少,泽寒,你估计一下他们的实力?”

    “只有一个人出手,有两个连眼睛都没有睁,一个应该是武修,其余人均为道修,有一个女的,他们敢对我的巫鬼动手,他们死定了。”泽寒说。

    “不能直接冲突,毕竟还有其他组,免得他们坐山观虎斗。”

    “不能直接动手,行,我们在他们行进的路上,做些手脚。”泽寒说。

    “这个方法不错,不止是对他们,对其他队也可以用这些方法,泽寒,你再派你的巫鬼去做这些事。”

    “好,不过我的材料不够。”

    “各位,都把材料拿出来,让泽寒挑选,事后所得补偿。”

    于是众人都拿出乾坤袋,泽寒所选的材料更多是一些特殊的骨骼,还有一些阴性材料,他将材料处理好,又从身上拿出数张空白的符纸。

    泽寒画好巫符后,他将身上另一个袋子取出,放开了袋子,袋几个旋风起,将材料卷定,他口念念有词,声音嘶哑而苍凉,几个小旋风隐约可见,向四周而去。

    他闭上眼睛,思维之跟踪着这些巫鬼,在茫茫林海,布下一个又一个陷阱。

    森林一处处陷阱无声的张开,只等有人踏入其。(。)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