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的人入定有深有浅,浅之时,却能感知外界,但自己已不作分辨,只知道有事发生,却对发生了什么事没有印象,而二人正处于这种状态,毕竟是在野外,不可能沉入湛深定。

    “有一只巫鬼出现,不过没有攻击阵法,莫道友一声冷哼,巫鬼退去。”品梅说。

    “有巫鬼出现,不是好现象,看来有人在查探我们。”柳振浩说到。

    “想对付我们,他们还嫩了点!”关凤堂冷笑一声。

    “我们小心点,不怕面对面,就怕背后搞什么阴谋诡计,巫修比鬼修更见残忍,术法也比较诡异,我们小心点。”柳振浩到底是小组的头,想了一会儿说。

    “正是,我不太懂巫修的手段,柳道友说的对,万事小心一些为好,我们没有破绽,他们不会轻易动手。”莫闲说。

    几人收拾一下,品梅等众人起身,回首一把火,将众人的痕迹等烧得一干二净,莫闲点头,到底是女子,心比较细。

    巫修正面战斗,不一定比得过几人,但其奇技百出,一根头发留下,对方说不定会以此为凭依,施法暗算众人,这放了一把火,基本上将众人没有带走的东西痕迹给抹去。

    四人依然依昨日队形向央进发,冰雪已经不见跟踪,眼前稀疏的长着各种植物,偶尔有鸟飞过,但林好像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莫闲刚踏足其地,立刻警觉起来,他站了下来,随着他站住,其他人也停下脚步。

    “真奇怪,好像静悄悄的,有一股压抑的感觉。”品梅说。

    “是有点不对劲,好像反应有些慢。”关凤堂皱眉。

    “快点闭住浑身的毛孔,这里有麻醉类气体。”柳振浩略一运气,便知道了原因,喝到。

    莫闲一皱眉,把手一挥,一枚风刃生成,一根悄悄爬向四人的藤蔓断成了两截,好像动物一样,受伤的藤蔓一下子缩回去,而断了的一截藤蔓在地上扭曲。

    伤口处流出淡棕色汁液,一切到空气,迅速变成褐色,一股醉人的芳香迷漫在空气,众人的眼前似乎出现了美好的东西。

    “这东西会使人产生幻觉,应该是一种药材,能缓解疼痛,使人血管扩张,升阳气,促生机,在还阳丹一类丹药可以替代一些灵药。”莫闲的炼丹技术很好,随鼻微嗅,便说过了这番话。

    “你懂得炼丹?”品梅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懂一些。”莫闲随口应到,周围藤蔓好像蛇一样,纷纷竖了起来,但莫闲何许人也,意念一动,空气传来啾啾的风刃破空声,无数枝条纷纷断落,在空扭曲着。

    莫闲手一引,所有断枝忽然转向,一齐折向莫闲,飘浮在莫闲的眼前,莫闲口一张,一口桃都真火喷出,这些枝条在火扭动着,却没有燃烧,渐渐一种淡棕色汁液炼出。

    渐渐汁液越来越浓,而枝条已经不再扭动,香味也越来越纯,对周围人的影响越来越大,几人都已经身外灵光层泛起,抗御着香气。

    莫闲取出了一个玉瓶,将液体装入瓶,空气香气迅速变淡,人松了一口气,柳振浩问到:“那种液体是这种植物的精华吗?”

    “不错,是这种植物的精华,它有另一个名称,你们可能知道,叫迷神香。”莫闲说。

    “迷神香,那种可以放倒修士的迷香?”

    “正是,想不到从这种这种植物是能得到迷神香,迷神香是一种混合香,成份很复杂,但自然很神奇,居然能生成这种天然的迷神香。”莫闲说到,他没有说迷神香不仅可以用来暗算人,也是一类丹药锻神丹药的最重要的九味主料之一。

    “现在舒服多了,真是长见识了。”关凤堂说到,抬脚向前走去,没有两步,莫闲脸色一变,手一翻,出现了一张弓,正是千里云烟弓,口喝到:“当心!”

    一箭已射出,彩光华缠绕,从他的耳边飞过,一条手臂粗的斑斓的毒蛇如箭一样弹出半个身体,张口就咬,箭光一闪,从蛇口射入,将它的身体带起,夺的一声,钉在树上,蛇扭动着,渐渐化为烟雾,一张黄纸被钉在树上。

    个人吓了一跳,明明是蛇,却化作一张纸符,莫闲感到符箓上波动已经消失,他精研符箓,虽没有见过此类符箓,但整个过程他身在其,知道这是一种召唤符箓,封印了一条蛇的精魂,如果被它一咬,其毒性会直攻心脉,和直的毒蛇一样。

    “巫符!”柳振浩脸色立刻变了,他想到了昨夜有巫鬼出现,今天又出现巫符,他本能觉得就是昨天那个巫修。

    关凤堂吓了一跳,脸色不好看,差点就伤在这个符箓下,他回过头,向莫闲一笑。

    “好像是有人布下杀着,恐怕和昨晚那个巫修有关。”柳振浩说,品梅不禁点头。

    关凤堂脸色更是阴沉,他站在那儿没动,手掐诀,口诵起太乙尊者九灵破秽咒,咒音一起,太乙尊者座下九头狮子现身,光影之,九头狮子绕身匝,威风滚滚,有降魔伏妖大威能。

    周围魑魅魍魉还没有起作用,灵光到处,冒起一阵青烟,听到咔咔几声,人看见,地面草丛落草叶,几尊不知是用什么骨骼雕成的鬼怪被灵光一击,咔咔有声,刚要变大成魑魅魍魉,却被九头狮子灵光一过,黑烟冒起,就此消散,只留下满是裂纹的骨像。

    关凤堂大显神通,破了一处泽寒布置,他犹不解恨,眼暴戾之色一闪,飞剑一起,将地面上的几尊骨像搅碎。

    在一棵大树后面似乎有动静,在场的四人都听了动静,但对待此事,各人有各人方法,品梅第一时间亮出飞剑,拦在前面,而莫闲却没有动,但他的身体是一触即发。

    而柳振浩却身影一闪,一拳击向那棵树。(。)

    PS:  感谢玄衣宝树和黎家大少爷打赏100起点币,秋之神光打赏,在此叩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