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山打牛!

    蜈蚣飞出,撞在另一棵树上,发出巨大的声响,树木倒了下去,那条蜈蚣虽没有断成两截,但也差不多了。

    品梅也反应过来,手飞剑唰的一声,将蜈蚣钉在地上,蜈蚣扭曲了一阵,无力地不动了,生命已经失去。

    “这是妖怪,好大的一条蜈蚣,是哪个妖怪集团,应该不是冰熊王。”柳振浩说着拿起一个袋子,将尸身收入袋,这是他们完成任务要交的东西,在有数个团伙执行一个任务时,收集每一具尸体,免得到时有争执。

    “难道不会是另外组做的事情?”关凤堂皱眉说。

    “此物已化形,与一般修士养的宠物不同,应该不是修士所养,我们不仅引起了别的修士的注意,连此间妖怪也注意到我们。”柳振浩也皱眉。

    “也许是巡山的小妖无意发现我们。”品梅说,她在树后捡到一面铜锣,还有一面旗子,上写两个篆字:巡山!

    品梅举着手上的铜锣和旗子,莫闲说:“不能大意,料敌从宽,我们就按被妖怪发现的情况来思考该怎么办。”

    “从东西上可以看得出此妖是什么势力,是冰火比蛇,还是冰鹏王,亦或是那个不知道的神秘老妖?”柳振浩微微皱眉说。

    “柳道友,这只蜈蚣倒是炼制刀鞘的材料。”莫闲说。

    “这~”柳振浩有点迟疑,一方面他很想炼制刀鞘,因为有了刀鞘,不仅是美观,更重要的是,一件神兵能得到刀鞘的温养,所以神兵的刀鞘不是随便什么材料都成;另一方面,他所收的尸体是几人共同财物,也是他们的此行的凭证。

    见柳振浩迟疑,莫闲笑了:“一条蜈蚣,尸身并不重要,用掉就用掉,又不是什么重要的妖物。”

    关凤堂和品梅也明白过来:“柳道友,现在我们四人一起,岛上危机四伏,你增强的实力,也是我们增强实力,不要顾忌那东西的归属。”

    “好,我在总的收获算上这一份,不会让大家吃亏。”柳振浩下定的决心。

    他从身边袋取出那条蜈蚣尸身,对莫闲说:“请莫道友施法!”

    莫闲示意他将断水刀拿出,握刀在手,刀光一闪,一团绿焰顿时从刀上生成。

    “玄灵炼法,摄炼诸天秘魔神兵,永保长生,太玄一守真形,急急如律令”

    手刀已经刺入蜈蚣体内,却从蜈蚣的头部刺入,刀一入蜈蚣体内,立刻绿焰大盛,火焰燃起足有数丈,蜈蚣的血肉被断水刀不住吞噬,刀起了妖异的变化,从雪亮变成了青光凛凛,而蜈蚣的外壳却在蠕动重组,刀鞘生成。

    刀鞘通体呈黑蓝色,表面似有龟裂,在刀护手处的刀盘,似乎蜈蚣的大螯所成,闪烁着幽蓝的光。

    莫闲手一抽,呛啷一声轻鸣,刀出鞘,随着刀出鞘,数丈高的火焰如水倒流一般,一下子倒卷而回,消失在刀鞘内,而刀鞘表面却出现了一串串火焰花纹。

    刀如水一样,莫闲看了一眼手刀,显然刀受到血肉滋养,似有灵性一样,一串光华在刀面游走不定,一股令人感到强大气息冲天而起,刚才周围还有虫鸣声,现在顿时寂静下来。

    收刀入鞘,众人才松了一口气,刚才那股气息太压抑。莫闲将刀连刀鞘抛给了柳振浩:“不辱使命!”

    “莫道友的这一手炼刀术实在漂亮,说不定以后我们也会麻烦到道友。”关凤堂说。

    “你们只要拿材料来,我免费给你们炼制所需的法器之类。”莫闲说,他接炼器业务,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增加自己实践的机会,虽不收加工费,但材料都是他们的。

    “一言为定!”品梅笑到。

    “一言为定!”莫闲也笑到,这也算是一种交往的方式。

    他们恢复了队形,小心地向前走去,表面上看进来有点漫不经心,但几个人都如同机括一样,浑身上下一触及发。

    稀疏的森林越来越密,大量的针叶松开始出现,地面厚厚的落叶,好在地面没有什么藤蔓之类,倒有些苔藓地衣之类的在树上,特别是枯木上。

    莫闲感到似乎有人在监视他们,但这种感觉来自四面八方,这是为什么?

    他转头看了看,树林下层有些小动物,明显不是他们,树顶上飞翔着小鸟,但这种感觉却始终萦绕在莫闲的心头。

    其他人好像没有感觉,他悄然传声给人:“你们有没有一种感觉,好像四处都有眼睛?”

    “没有,你怎么有这种感觉?”柳振浩怀疑地看看莫闲。

    “我有一种直觉,但并不清楚,莫道友一说,我也好这种感觉,但很模糊。”品梅说。

    “是不是有人用天视地听这样的神通?”迟疑了一阵子,关凤堂说到。

    “不像。”莫闲说,天视地听他知道,一般情况下,就是高二个层次,都不一定能发现有人偷窥,而且就是感觉到,也不是像这样来自四面八方主,而是有一种从头顶上看的感觉。

    柳振浩皱眉,传声说:“先不要打草惊蛇,一切都保持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样子。”

    莫闲继续感应着,陡然感到监视感减弱,他小心地向四周望一下子,思维迅速建模,将眼前一切在心灵建模,模型建立好了,他一边注意内心,一边不断调整,信息滚滚而入,渐渐意识的世界和现实世界合为一体。

    他陡然发现一个问题,刚才监视感那么强,好像有许多人注意到他们,现在人少了很多,这是因为现在身边的树身上苔藓地衣少了很多,难道这些地衣在监视他们?

    莫闲排除了那些不相干的因素,结论很荒谬,指向了地衣,而地衣苔藓却没有妖气,看得出是普通的鬼苔藓,但排除了其他,结果再荒谬,也就是真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