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种作用?”莫闲明白了,看来对方是冲着先天火精来的。△¢,

    “你怎么问起这个问题?”柳振浩有点奇怪。

    “我想多了解一下,冰熊王、冰鹏王、冰火双蛇、赤蝎王、火焰王和一个连大宗都不知道什么身份的妖王,我们来了也有二天,这几大妖王居然一个也没有见到,冰火岛也不大,妖怪密集,但我们只是见到一个巡山的小妖,也太安静了,恐怕不是什么好现象。”莫闲说。

    “你一说,是有点不对劲,来了几支人马,按道理来说,几大妖王早应该有所动作。”柳振浩皱眉。

    “阴阳相搏,元气噪动,早应该有雷电,但我们上来两天,却丝毫不觉得,这又是什么原因?”莫闲又提出一个问题。

    莫闲话音未落,天地间霹雳一声,晴空一个霹雳,山林回响,惊起无数的鸟类乱飞。

    莫闲苦笑道:“算我没有说过。”

    一雷既响,众人抬头,向天空望去,却见天空一下子黑了下来,并不是乌云,而是高高冲天而起的黑烟柱陡然散开,黑压压地压了下来,滚滚雷声在黑云闪起。

    而远处不断有雷光如同下雨一样向地面击来,几人脸色大变,见雷电由北向南,急速向众人飞驶而来。

    莫闲几人对于如此天威,不禁很头疼,莫闲问其他人:“以前有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没有记载,怎么会如此?”柳振浩说。

    天空黑云翻滚,远方似有巫鬼冲天而起,挡住了一波雷电,好像激怒了天空,无数雷电向那处轰去,天空之雷电一分为五,分别朝五个方向,其一股直向莫闲他们而来。

    莫闲好像想起了什么:“不对,这不是自然现象,而是由人操纵,这是大阵,岛一切怪现象皆是人为,我们陷入大阵!”

    “什么?”众人震惊,但雷电已光临,无数银蛇轰然而下。

    四人更施手段,柳振浩筋骨齐鸣,抬头出刀,刀光一过,雷电滋滋作响,一刀之威,竟然如斯,雷电被一刀扫空一大片。

    关凤堂一声长啸,身边出现一几面阵旗崁数符箓从空漫延而出,雷电击在符箓上,如同灯泡一样亮起,随之破灭,后继的符箓又现,只把他身边不断点亮之后又熄灭,他在央安然无恙。

    品梅随手一道符箓,是引雷符箓,众多雷电刚一现,便如百川归流一样,被符箓引走,轰然击偏。

    而莫闲抬头看见雷电下击,手上泛起一层青光,阴阳相搏而为雷电,雷在八卦属震为木,与风一样,风雷相搏相生机生,他一伸手,居然抓住了闪电,闪电在他手上似乎在挣扎,不一会就消失,他细细品味着,果然雷电大破灭有大生机,雷电入体,身上细胞为之破灭,却又被强大生机所弥补,一般人早就成焦炭,纵有大生机也无济于事。

    但莫闲不同,他手青光属风属木,不知不觉间,他的身体又一次经过淬炼,体内气血依大力牛魔拳的自创优化方式运行,他一牛一牛的力量在增加。

    过了半晌,雷电转稀,莫闲已达到一龙九牛之力,不知不觉间,他大力牛魔拳大成。

    “我们在这里挨劈也不是事,还是想办法突出去!”柳振浩说。

    莫闲摇摇头:“现在想走,已经迟了,你还四周看看,还有路么?”

    柳振浩闻言换头一看,周围形势已大变,地面上一片大雾,上连天宇,根本看不出来在什么地方。

    再看四周,看不出多远,刚才的树木,早已不见踪影,天空之,雷电又加剧,此时四人已合在一起,莫闲现出天矶环,环变成一个圈,将众人护住。

    众人头顶上,一面水云帕放着毫光,这是品梅的法宝,脚下一块祥云玉佩,托住四人,是关凤堂的法宝。

    “好大的手笔,这究竟是什么阵,雷电交加,大雾迷漫?”品梅蹙眉,她对阵法有所了解,却没有见过这类阵法。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莫闲只觉灵光一闪,好像想到什么关键点,他对阵法也不精通,不过他可谓博览群书,他皱起眉头。

    “这阵笼罩了全岛,难道是六方妖王一个布置,不应该啊,妖物怎么会布阵,而且利用岛上形势,头顶黑云是利用冲天烟柱布置。”关凤堂也不解的说。

    莫闲陡然像一阵大风揭开乌云一样,口喃喃的说:“原来如此!”

    他闭了闭眼睛,关凤堂说:“什么,你难道知道了此阵的由来?”

    莫闲说:“还不确定,不过这箭射出,应该知道!”

    他的眼陡然符箓重重叠叠,化为虚无,这是砍柴功自他悟通后的表现,他看向雷电的心,果然如书上所说!

    他手出现千里云烟弓,一道向虚空射出,一道彩虹光过后,空传来一声惨叫,一个身影从空跌落,随着他的跌落,空飘下一杆旗子,上绘一个头生双角的魔神,雷电陡然消失,那杆旗就要飞走,却见空彩虹光飞回,卷着了旗子,落到莫闲手。

    四周依然如故原来的样子,但诡异的是,头顶上方虽然雷声滚滚,却不下落。

    “莫道友,你知道了是什么阵?”柳振浩明显有喜色。

    “不错,我知道,这是上古奇阵蚩尤雾障雨师天雷阵!”莫闲说。

    “蚩尤雾障雨师天雷阵?”几人不约而同地问道。

    “我也不熟悉,是关道友那句冲天烟雾提醒了我,烟柱冲天,高入云天,在云天之上,如旗散开,这算是蚩尤旗的形制,我在《古今奇阵录》看过蚩尤雾障雨师天雷阵的介绍,上面说此阵失传,但书上说了此阵的几个特点,我才想起应该是此阵。”莫闲说。

    “此阵怎么破?”柳振浩说到。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知道了此阵名,想不到在此遇到这样的奇阵,我们恐怕已不在原地,此阵一出,除了被轩辕以旱魃破过一次外,其他就没有被破过。”莫闲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