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柳振浩有些无措,武修大多数不擅长阵法、符箓等。¢£,

    “我们还是到云层上看看。”品梅说。

    莫闲也点头,四人驾御着护身法宝,从地面升向天空,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否在原地,阵法有挪移作用,莫闲有些后悔,当初应该精研阵法,就是不精研,也应该炼制一些法器之类,像子午指南针、混元一气盘等之类的在阵定方位,避吉凶之类的法器。

    凭自我感觉,在阵只会添乱,除非到了极高明的程度,能自动避凶趋吉。

    四人刚上了云层,一串闪电击在护体法宝上,光层剧烈的波动,刚落到手上的那面阵旗剧烈的挣扎,似乎随时脱手飞去。

    莫闲看着手的阵旗,一个想法冒了出来,这是一个机会。他手上灵光一闪,将旗子镇压住。

    眼前雾气一分,一队妖怪出现,这首一物,却依稀可见一些残痕,应该是雪狼成精:“你们已落入我们大王的阵,放下武器,束手就擒,可以少受点罪!”

    柳振浩冷哼了一声,关凤堂却破口大骂:“你们这些禽兽之徒,以为凭借一个蚩尤雾障阵就能对爷爷怎么样,做你的春秋大梦!”

    柳振浩回过头,低声说:“我去干掉这个小妖,你们留意一些。”

    说完之后,便窜出防护灵光层,手断水刀一声鸣响,绽放出数丈刀光,向着雪狼精劈下。

    雪狼精举枪相迎,双般兵器相交,发出巨大声响,雪狼精身体往下一沉,坠下有二十丈,莫闲知道断水刀的锋利,但一刀却没有砍断雪狼精手枪杆,眼光一凝,望向雪狼精手的枪。

    发现他的枪杆之上,有一个缺口,并没有砍断,手不仅对他手枪杆感兴趣,要知道,断水刀就是精钢的枪杆,也会一刀二断,但仅将他的枪杆砍开一口缺口,不得不说,这种材料还是挺硬的。

    柳振浩将雪狼精一刀劈飞,刚想追上去,一刀结果了他,而小妖们却一拥而上,他手一翻,刀光又现,这一刀之下,血水飙出,小妖们的兵器纷纷断折,被刀光侵体,有数名小妖惨叫连连,分为两截。

    正在这时,一朵妖云急速而来,云现出妖将,手执一面旗子,与莫闲所收的形色一般无二,手一挥,旗上雷火大作,数十道闪电集射向柳振浩。

    柳振浩大吼一声,刀光如练,身影如不见了,莫闲等人不知道,在妖将眼,好像天地间只剩下那道刀光,一种发自内心恐慌,他眼刀光变成一只飞翔的大鹏,带着无比恢宏的气势直冲过来,好像见到了他的大王冰鹏王一样。

    他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本能觉得不妙,他用力挥舞着阵旗,电光石火,一头神魔出现,头生双角,眼似铜铃,一声嘶吼,天空雷光大作,整个神魔都被闪电围住,亮如灯泡,拦在妖将面前。

    刀光一到,闪电爆发,如同空放了一颗原子弹,巨大的冲击波向四方狂扫,那些小妖被抛到不知什么地方,而柳振浩也被抛飞出去。

    连莫闲他们都受到影响,法宝的灵光剧烈波动,整体被后推了数丈,而妖将却现出原形,一头金眼雪雕,飞腾在空,那面旗子放着异彩,悬在他的头顶上,眼露出凶狠之色。

    一声长唳,在空一个盘旋,爪子上燃起丈许青焰,一把朝柳振浩抓了下来。

    柳振浩刚稳住身形,巨大的爆炸虽没有真的伤到他,身上衣衫也出现了破损,抬头见妖鹰扑了下来,喝到:“来得好!”身刀合一,往上急迎。

    而妖鹰又一次陷入武道意像,眼见着爪子上青焰急骤缩短,他暗叫不好,刚想动用头顶上的旗帜,已经迟了,刀光已过,空血雨纷飞,鹰变成了二半。

    刀光一个盘旋,将鹰尸送入袋,他注意到鹰尸,却独忽了那旗,阵旗破空而起,就在这时,一只黑白大手从天而降,一把捉住了旗帜。

    莫闲出手了,阴阳一气大擒拿手直接捉住了那杆阵旗。

    莫闲从《古今奇阵录》得知,应该有八十一面阵旗,合九九归一之数,虽然书上说得很模糊,但莫闲感觉到,这八十一面阵旗应该是阵的威能得以发挥的关键,它们甚至能主动出入阵,所以莫闲一见阵旗要走,那里会让它走。

    “你收集阵旗,难道是想利用阵旗出阵或者破阵?”品梅问到。

    “不错,此阵应有八十一面阵旗,互相配合,如果敌方旗帜不全,阵难免会出现破绽,这是我们死求活的机会。”莫闲说。

    “明白了,我们在阵应该收集阵旗。”关凤堂恍然大悟。

    莫闲正待点头,空风雷响,一股庞大的气势如山一样压到,一只长达十几丈的大鸟翅扇风雷,速度其快无比,一转眼间,便到了近前。

    “冰鹏王!”柳振浩惊叫起来。

    冰鹏王双翼一收,身形骤然变化,一个身着白衣,一副生人忽近的感觉充斥全身,人很瘦长,鼻子很高,但周身气机深不可测。

    冰鹏王一到,眼睛落在莫闲手,在莫闲手,有着两面阵旗,他冷冷地说:“交出阵旗,给你们一个痛快!”

    莫闲摇头笑到:“到了我的手上,你还不够说这话。”

    “你们死定了,我这个岛上,我为王,你敢顶撞我,你们都得死,除了你外,其他人完全受你牵连。”冰鹏王依然很冷淡。

    “废话少说,我一称称你的分量!”柳振浩说着,断水刀出鞘,一道白虹起,武道真意现,如同一只大鹏一样,带着冲天气势直扑冰鹏王。

    “在我面前卖弄!”冰鹏王根本没有将柳振浩放在眼,身体微微一动,一股凛冽的冰风突然出现,他是冰鹏,自然有高傲,偏偏柳振浩的武道真意是扶摇直上九万里的大鹏,冰鹏王心冷笑。

    冰鹏王下了杀手,他不能让一个人类的武道真意居然用到大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