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振浩只觉眼前一花,一只大鹏裹着风雷,直扑过来,在一瞬间,他都有点痴了,这大鹏背负青天,似乎乾坤因之而动,大地静止,而大鹏却极快,一静一动,却有说不出来的道韵。

    他沉静在这种道意之,而在外人看来,他一道刀光扑向冰鹏王,间似乎一恍惚,冰鹏王出手,只用手随手一甩,轰的一声响,柳振浩倒飞出来,耳朵听见骨骼的断裂声,口喷出一口鲜血。

    莫闲身影一幻,忽然出现了柳振浩的身后,手一接触柳振浩的背心,一股毁灭性的能量冲入莫闲体内,分成两股,一股针对**,另一股,却针对精神。

    莫闲手微微后撤又向前又后撤,几番之后,柳振浩带来的冲劲全消,说起来时间长,实际上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而攻入他体内的能量,针对**的那一股,却被莫闲瞬间以肌肉组织的振荡所化解,针对莫闲的精神的能量,却发现莫闲的心灵无比宽广,一切皆空,自然崩解。

    莫闲止住柳振浩的去势,顺手在他的嘴塞入一颗伤丹,柳振浩这才脸色好看一些,低声说了句谢谢,提醒道:“这冰鹏王比我的武道真意强,我大意了,不应该用武道真意。”

    “柳道友先退开,让我来会会这位冰鹏王。”莫闲瞬间知道了发生什么,柳振浩大意了,居然在冰鹏王面前用什么大鹏冲天拳,不对,是大鹏冲天刀。

    “你交出两面蚩尤雾障旗!”冰鹏王冷冷地说到。

    “那从我的尸体上来拿!”莫闲盯着他也冷冷地说到,周身进入一种空明状态,周身气息融入周围,思维迅速建立一个个模型,瞬间组合,在实相空间生成一个虚相空间,对周围一切纤毫都掌握于心。

    冰鹏王动了,莫闲在虚相空间感到一切都冻结,随挭实相空间,就见到冰风狂啸而来,冰鹏王一拳实实在在,没有任何花招,突兀地出现在莫闲面前。

    一拳击了莫闲,他有这个自信,一拳之下,就是元婴修士,也要血脉冻结,但却没有感到莫闲的身体,一拳透身而出,他知道不妙,动如脱兔,背后隐现翅膀的虚影,只一扇,身体陡然模糊,退出了数丈外。

    一只拳头陡然出现,莫闲在原地的身影陡然消散,一拳已到身边,似从空间伸出,但拳头上在空气拉出如流星一样的光芒。

    莫闲刚才感到虚相空间冻结一切的寒意,便已发动先天阴阳遁,身处阴阳不测之地,而冰鹏王一拳明明击了他,但实际上根本没有击。

    冰鹏王一见不对,便如受惊的兔子一样,随即便退,莫闲怎么能放过他,从阴阳不测的状态下脱出,一拳便击向他。

    他身具一龙九牛之力,拳速又达到一种常人无法想像的高速,激起空气电离,拉出流星一样的光芒,已到冰鹏王的身边。

    冰鹏王刹那间毛发怒张,身畔护体灵光起,同时,身体急速后退,就算这样,一拳也打得他口鲜血狂喷,身体抛飞出去。

    莫闲得理不饶人,连环拳出,身体如影随形,众人只听到空气传来嘭嘭的声响,混合着空气的爆鸣声,连柳振浩如呆住了。

    他看得出,这不是武修的路数,纯粹是世俗的武技,武修之所以称为武修,是因为他们的修为不仅是**上,更能调动周围的灵力,混合他们的拳力,到了高级阶段,形成所谓的武道真意。

    而莫闲纯粹是以体力为主,没有一丝调动周围空气灵力,但他的力量之大,武修好像也达不到,而且,拳出空气炸响,甚至他的拳头如起火一样,与空气摩擦而产生大量的热,而不是由内力灵气生成,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的拳头太快了,快到武修都不能达到。

    莫闲的表现,不曾想对柳振浩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之后,柳振浩专攻速度,达到武修不曾想的程度,于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成为独此一家的武修门派。

    冰鹏王被这一番连环拳打蒙了,幸亏他已是妖婴大成之士,妖身也极其坚固,他惨叫一声,莫闲一拳击出,轰的一声,冰鹏王消失,一根长达数丈的大翎飘然而现。

    不知什么时候,冰鹏王以翅翎为替身,真身早已脱出,莫闲眼一寒,虚相空间似有波动,不过距离尚远,手一伸,将大翎抓住,手一翻,送入他的乾坤袋。

    冰鹏王在数十丈外现身,身上很狼狈,口吐着血,他眼睛赤红:“你把我激怒了,我一大意,被你占了不少便宜,你好得很,你给去死!”

    他现出原形,一只长达数十丈的白色大鹏,身体还在继续扩大,口一张,在莫闲面前,形成了一个黑色的漩涡。

    漩涡飞速转动,生出一股极强的吸力,莫闲周边像起了一阵飓风一样,向黑洞投去。

    莫闲一见此架势,笑了:“区区小技,也敢拿来卖弄!”

    说完,身体一晃,清风遁起,在飓风,似闲庭信步,手往乾坤袋,取出一物,是一件法器御兽环,随手一丢,直奔他来。

    冰鹏王见莫闲祭起一物,心无由起了一丝畏惧之心,这是莫闲在来之前所炼,只不过是下品法器,炼了六只,用的材料也是低阶材料,本来是作为消耗品,他知道冰火岛上的妖王本质上是妖兽修成,他也不想用此环真的套住降伏妖王,只要他们分心即可。

    冰鹏王一惊,见吞天吸地**动不了莫闲,便收了神通,也是心底有一丝莫名的畏惧感,手出现一杆方天画戟,往上一挑,当的一声,环戟相触的那一瞬间,他感到莫来由手上一松,差点握不住画戟。

    好在总算挑飞出去,他横戟指怒目:“你这是什么宝物?”

    “没什么,不过御兽环而已!”莫闲无所谓的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