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真的怒了,居然有人对他用御兽环,他怒发冲冠军,恨不得一戟杀了莫闲。

    偏偏莫闲除了是金丹修士,其他一点也不是金丹修士,在本尊的大力培养下,他的战力绝对是元婴级,虽然达不到挑战化神修士,说句实在话,自从血雾重组后,身便转化为风灵体,又身具一龙之力,刀枪不入。

    加上神通上具有桃都真火,先天阴阳一气大擒拿手,阴阳遁,还有风灵体的清风遁,又能施展符箓,在白日,还能施展太阳真火,其他法术和小的神通,也有好几种,特别是他又精通武技,还有多种法宝护体,一般元婴修士对他都无可奈何。

    唯一不如元婴修士的是,没有元婴,如果**受到重伤致死,化身就算完了,而元婴修士则不然,就算身体大部分残缺,依然能够复原,再不行,元婴也可以遁走,甚至能以元婴成道。

    冰鹏王怒了,自己一不小心,吃了点暗亏,对方居然不知好歹,得点朱砂当大红,他鼓荡身体,气血奔腾,妖修本就以炼体见长,身体刚才受的伤,好了八分,冰鹏王天生是速度的王者,虽然不如传说的大鹏,双翅一展便是十八万里,但也速度惊人。

    他这一怒,莫闲身边传来风雷,冰鹏王身影化为数人,持戟直指莫闲,形成六人身影,这不是化身,而是速度过快,形成的幻觉,在莫闲的身外一圈,空气轰隆隆的炸响,六杆画戟一起刺向莫闲。

    莫闲此时绝对冷静,对方速度太快,但在虚相空间层面上,并不算快,因为莫闲的运算速度远远高于他的行动速度,他的一举一动,莫闲的思维都分析得清清楚楚。

    但分析归分析,莫闲面临着尴尬,就是他的思维比行动快得多,**虽强,比其他修士都快,但也比思维慢得多,明明知道对方的行动轨迹,却无法拦截对方。

    莫闲心一动,手出现方天画戟,不闻不问,一戟向虚空刺出,这一戟带有预判意味,对方好像自己撞了上来,不再管对方画戟。

    他是在冒险,如果对方不闻不问,他一戟固然刺到对方,甚至戟上小支可以割断对方的头颅,但他也得身殒,时间只在一瞬间,对方还能先得手,但在得手一瞬间,莫闲的戟也会割断他的头颅。

    但后果是,莫闲身死,而对方按理来说身死,不要忘了,对方可是妖婴成就,**损伤对他来说,是可以修复的。

    莫闲就赌对方的本能反应,生命体都有避凶趋吉的本能,对生命本能爱护不会因对方是元婴修士就不在乎。

    果然不出所料,对方戟一变,当的一声,两戟相撞,莫闲的戟虽不是神兵,也是由冰晶铁打造,但在与对方相撞期间,莫闲只觉手一松,戟断了。

    莫闲顾不得戟,身体一晃,阴阳遁发动,发动得算快了,但对方的画戟已到,莫闲身体一扭,一戟扎在肩头上。

    莫闲身具一龙九牛之力,身体硬如钢铁,但被这一戟,往是扎入分,炼皮功成和锻体的实力,抵住了画戟,却也使他受了伤。

    冰鹏王大喜,还没有等他高兴过来,感到手戟感觉不对,如同扎入钢铁之,竟不能深入,就是这极短的一瞬间,戟头陡然轻了,莫闲已遁入阴阳不测之。

    大戟担出的莫闲肩头,当然已是幻影,他是第二次遇到这种事情,他知道,对方肯定有一种秘术,助他逃过一劫。

    他急速后退,此时脑后风响,御兽环被他崩飞过去,在空划个圆弧,已到他的后脑,不好,他心泛起危机,想躲已经来不及,御兽环一下子套住了他的脖颈。

    御兽环一套到脖颈,便随之缩紧,紧套在冰鹏王的颈项之,冰鹏王只觉大脑不受控制,无数符箓形成环,向大脑收缩而来,他毛骨悚然,一声唳鸣,身体化为一只冰鹏,急速涨大,想将此环涨裂。

    莫闲知道这种法器品质并不好,只不过是下品法器,口念念有词,一声喝:“畜生,还不归顺,更待何时?”

    环上腾起了绿色火焰,而冰鹏王身上也腾起护体灵光,对抗着法器上燃烧的绿焰,一股暴戾从冰鹏王身上漫延开,随着冰鹏王涨大的身体,越发令人毛骨悚然,咔咔声地一起,御兽环出现了裂纹。

    莫闲一看不好,他在也顾不上收缩,一拳带着毁天灭地的威能,已击在他身上,一下子将他轰了出去,接着,他的手出现了千里云烟弓,一支箭自动出现在弓上。

    旁边飞来两柄飞剑,是关凤堂和品梅出手了,他们见识了冰鹏王的利害,见御兽环套住了冰鹏王,才舒了一口气,却见御兽环咔嚓一声,知道不好,环要破了,当下毫不犹豫,双双将飞剑放出,希望能助莫闲杀掉冰鹏王。

    不止是他们,柳振浩休息了一会,眼睛却时刻注意到冰鹏王,见冰鹏王就要挣出,手一动,断水刀刀光大作,如长虹一样升起,直奔冰鹏王而来。

    冰鹏王身上灵光大盛,轰的一声,御兽环四分五裂,冰鹏王挣脱枷锁,仰天一声长唳,还没等他高兴,感到浑身羽毛惊起,莫闲的箭带着色虹光,已到跟前,穿过了护体灵光冰鹏王一声惨叫,胸口射穿了一个大洞,更是歹毒的是,此箭正冲着元婴所在射去,冰鹏王急切之间,妖婴出壳,一只小的大鹏一样的飞禽出现在他的头顶上方。

    而身体表面灵光,却一下子熄灭,元婴倒是灵光四射。

    关凤堂和品梅的飞剑一青一白双双赶到,直落冰鹏王而过,恰恰冰鹏王元婴遁出,身体失去的护体灵光,飞剑一落,巨大冰鹏身体缩至十几丈,却被飞剑截成截。

    冰鹏王一见,大怒,却遍体生寒,断水刀带着不可一势的架势劈了下来。(。)

    PS:  感谢黄门子和一日居士打赏,I灵动虚无I月票支持!在此叩首!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