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出身极为低贱,却在细雨无声,将冰火岛上妖王控制住,方法很简单,就是侵入他们的灵台,在元婴深处寄生下来。↑,

    几个妖王根本没有觉察,只知道自己对第依大王心悦诚服,好像天生就是为统治他们而生,冰火岛上一切,都在他的感觉。

    他是一个集体,而他的真身却以一个人的形式存在,别的妖怪是化形,而他却是组合而成,他没有人为的善恶之分,只有无尽的好奇心,他布置大阵,只是为了好奇,他是一个观察者,也是一个参与者,他从妖怪学到自我的概念,对于生命的多彩,他感到震憾。

    所以他很冷静,根本不以成败观点来看,他几乎不死,可以说,整座岛就是他。

    他就是地衣,就是鬼苔藓,一个无限扩大,却在这种元气混乱的情况下,产生了灵智,修成妖,谁也没有料到,低贱的地衣,竟然成了冰火岛上隐形的霸主。

    莫闲之前有所感觉,但他并没有想到,此处地衣居然修炼成精,他只是以为,对方有一种类似他木行符箓的本事,以地衣为耳目,

    在后来听到第依大王,莫闲隐然有悟,但主观意识并不相信,他还是有成见,以至于他并不敢相信自己的念头。

    所以他没有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说出来他怕影响他人,不知道他已窥见一角真相。

    第依大王本来准备下手,但他发现并不了解人类,他是一个集群生物,每一小部分并没有明显的意识,但综合在一起,几乎不死不灭。

    要想彻底毁灭他,就要同时消灭所有的地衣,而冰火岛上的地衣明显分化,很好适应了从冰天雪地到几乎高达几千度的高温,只要一个细胞尚存,经过无数年后,第依大王又会重新找回他失落的记忆。

    而要灭掉所有地衣,莫闲他们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就是还虚修士来此,也无能为力,人总有疏忽的地方。

    莫闲他们落了下来,双方互通了姓名,莫闲知道了对方一个道修,一个巫妖,二个武修,巫修泽寒,道修汝则阳,而武修分别是彭夷和卢武仲,

    莫闲问到:“你们见没有到一个小妖用这种旗子?”

    莫闲亮出阵旗,彭夷说:“见过,这种旗子很凶,挥舞间雷电相随,小妖本事不大,但仗着此旗,我们几个人依赖宝物,才免于伤害,你怎么有这种旗子?”

    “夺得,这种旗子应该是八十一面,挥舞之间,不仅有雷霆,而且本身万雷避让,还有云雾相随。”莫闲说。

    “你们知道不知道此为何阵,我们应该困在阵。”汝则阳突然说。

    “我估猜是一个上古奇阵,但已失传,不知什么在此地出现,我是从一本书上见过对此阵的描述,应该是蚩尤雾障雨师天雷阵,有八十一面天雷旗。要出此阵,还需从阵旗入手,我们收了面。”莫闲说。

    此阵大多数人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但蚩尤听说过,上古战神蚩尤,威震八方,八十一兄弟,铜头铁额,后虽然失败,但战神之名,却是广传。

    此时一听八十一面旗,正合八十一兄弟之数,不仅是汝则阳,就连和莫闲不对付的泽寒也听出其玄妙来。他们陷入沉思之。

    “要收这八十一面旗帜,难度太大!”汝则阳说。

    “这仅是我的猜想,我想,根本不要到八十一面,也许只要九面,或者更少,就可以搅乱阵势,使阵势出现破绽,我们就有机会,不过,这仅是我的猜想,毕竟上古大阵,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说的也是,但不试试怎么知道。”彭夷在一旁说。

    “泽寒,此处就你的巫鬼能探听消息,我们神识都不能用,你用巫鬼打探一下周围,找找有没有拿旗的小妖。”汝则阳回头对泽寒说。

    泽寒脸色有些不豫,他恨恨地盯了一眼莫闲,要不是莫闲杀了他一只巫鬼,他不会受伤,现在还得带伤御使巫鬼。

    莫闲也看到他的眼神,但脸上没有任何表示,他知道泽寒不会明的对付他,如果他聪明一点,现在连暗对付他都不必做,毕竟两支队伍现在合成一支,算得上同舟共济。

    巫鬼很快传来消息,在前方,后方和左方都有小妖在迫近,一共有面旗帜,莫闲说:“我去对付前面的小妖。”

    “我同你一齐去。”柳振浩说到,莫闲看了看众人,见众人没有意见,低声对柳振浩说:“你正面吸引他的注意力,我潜行给他致命一击。”

    其实莫闲也发现了小妖,他虽然没有用神识,但用智慧建立的虚相空间却已延伸至百丈,借助巫鬼移动的涟漪,他发现了那只小妖,正好泽寒也指明了方向。

    另外两处,一处是品梅和汝则阳两人去夺旗,而另一处则是彭夷和卢武仲。

    柳振浩方法直接而粗暴,断水刀出鞘,身体如同大鹏一样,手刀划出一条眩目的光华,只劈那妖精,莫闲却不见了踪影,他隐身匿迹,小妖一见柳振浩如同一只大鹏一样扑来,手旗一指,数道粗粗的雷霆向他击去。

    闪电一到,刀光暴涨,似无数条电链绕着一只大鹏一样,刀光似要突破电链,妖怪一惊,刚要再次催发雷电,猛然手一紧,从虚空伸出一只手,一把夺去了他手旗帜。

    接着旗帜一卷,消失在虚空之,妖怪急了,一时忘记了他正面临柳振浩的攻击,转头向虚空急抓。

    柳振浩刀光一轻,一刀顺势而过,妖怪惨叫一声,现出原形,原来是一只雪狐,已分成两半。

    柳振浩收刀,但断水刀见到了血,好像吸血魔刀一样,刀光一过,血液刚喷了出来,便如被什么东西吸引一样,消失在刀面上。这与其说是一把神兵,不如说是一把魔兵。柳振浩不仅没有吃惊,反而大喜,知道刀在成长。

    莫闲现出身来,将手旗抛给了柳振浩,到现在为止,柳振浩一组四人,每人一面阵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