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两人返回,他们走的不算远,只不到百丈,因为雾气茫茫,根本看不清,但对莫闲来说,这不算什么,他的虚相空间完全模拟实际空间,在虚相空间所能达到的范围内,不管是漆黑一团,还是白雾茫茫,莫闲均能透过表面,只睹其实质。【,

    莫闲二人回来,他们回来得最早,泽寒眼露出意外之色,他准备给莫闲二人一些苦头吃,在一片白雾,方向很容易迷失,他决定不用巫鬼提醒,谁叫莫闲杀了他的巫鬼。

    他一直用巫鬼监视着个方向,谁要迷失了方向,他会用巫鬼提醒,

    谁知莫闲根本没用他提醒,直接返回了原地,眼睛之,还看了他的巫鬼一眼,要知道,巫鬼隐藏在白雾。

    莫闲返回后,闭目站在一边,别人不知道,莫闲正在通过虚相空间来看其他人的进攻,当然,这仅仅是一种假相,实际上,虚相空间并不存在。

    它仅仅是莫闲运用智慧,通过身边各种参数所推测出来的空间,不要小看虚相空间,通过建模的方式,将反应到身边的信息通过逆向方法解析过来,从而再现别处时空,更多是一种预测方式。

    莫闲通过虚相空间,看着四人与妖怪相争,而关凤堂只听到雷声大作,兼着不停传来爆炸声,还有兵器的撞击声,关凤堂很是焦急,再一看莫闲和泽寒并不留意,而柳振浩明显地想要过去看看,却被莫闲止住。

    泽寒有巫鬼,他不慌,证明那两组的人没有危险,关凤堂总算松一口气,却见莫闲闭上了眼睛,好像在闭目养神。

    莫闲笑了,他们战胜了,果然泽寒的巫鬼动了,将两组人准确引到面前,两组人只有一人受了些轻伤。

    他们手拿着一面旗,到目前有了六面旗。

    莫闲望了一眼众人:“现在旗帜有了六面,我们试试天雷旗,看看有没有一些特殊情况出现。”

    “行,我们就来试试。”六个人站好,六杆旗出现在天空之,电光闪烁,天空出现一个漩涡,漩涡进一步扩大,众人一看,心一喜。

    接着电闪雷鸣,那个漩涡被闪电所布满,在闪电背后,现出一丝青天白云,柳振浩大叫到:“是蓝天,我们有救了!”

    他就要纵身出去,就在这时,天空之,陡然出现一根手指,修长而苍白,只一点,轰的一声,漩涡崩散,周围都刮了一场飓风,莫闲只觉眼前一花,再看时,只剩下他一个人,其他人已不知动向。

    他站在一棵高耸入云的树下,周围都没有树,只一棵,树径百尺,莫闲不知到了什么地方,眼前一闪,出现一人,身体高大,浑身似雪一样白,连同眉毛和头发都是白色,身材壮硕,背着一把宣花开山斧,眼睛残忍地看着莫闲。

    “你是何人?”莫闲问到。

    “我是谁都不知道,你既敢来此,听好了,某家冰熊王,听说你们来此岛,是想杀了某家,可笑,你不过是一个金丹修士,今日我就送你归天!”冰熊王狂笑不已。

    莫闲心头一沉,冷静下来,周围的虚相空间又一次将周围一切剥去了伪装,眼前一切都消失,还是在阵,但冰熊王还在那个地方,身影上气血剧烈波动,他的身躯异常强大。

    他狂笑着,从背上将斧子取下,这是一柄长柄宣花斧,脚下一步,走出了缩地成寸的效果,莫闲看得出,这不是法术,斧子呼啸而下。

    他已出现在莫闲的面前,莫闲身体自动作出了反应,有同一张纸一样,被狂风一吹,整个人就风筝一样,向后飘出。

    在向后飘的过程,手出现画戟,重达一千二百斤,通体由风磨铁配合九天寒铁所成,这杆戟,比起之前莫闲所用方天画戟重了许多,而且风磨铁与九天寒铁也比之前的画戟所用的冰晶铁强上许多。

    冰熊王一斧走空,又上前一步,长柄宣花斧轮圆,就在这个时候,一杆方天画戟一瞬间出现,似乎凭空出现在莫闲的手上,两般兵器相撞,一声巨响,似乎响了一个巨雷。

    冰熊王倒退了好几步,莫闲也大吃一惊,对方的力量居然也达到了一龙多的力量,这是莫闲第一次遇到相等的对手,要不是莫闲修炼了大力牛魔拳,增加了九牛之力,说不定吃亏的就是他自己。

    莫闲大吼一声:“再来!”

    手画戟一摆,借腰力,脊柱如龙,蛇形曲伸,方天画戟横推出去,冰熊王也吃惊异常,他本来以为,他的力量足够大,那些武修之士都不能在他手上讨便宜,不料硬打硬的一碰,对方力量居然比他还要强,他当然不服气,猛然一提气,也大吼一声,宣花斧又一次硬封出去。

    一声巨响,两人蹬蹬后退了数步,脚下留下清晰的脚印,冰熊王蛮横的脾气上来:“再来!”

    抢先一步,运足了劲,宣花大斧足有二千多斤,又劈了过来。

    莫闲经过几次相硬碰,知道光凭力气,既然占点上风,短时间内谁也奈何不了谁,看来要取巧才能获胜,当下展开技法,似银龙翻海底,如瑞雪满空飞,充分利用戟的刺与小枝的凿和推拦,他的武技本在冰熊王之上,只杀得冰熊王汗出如雨。

    冰熊王一见形势不对,陡然一声吼,身上泛起了冰焰神光,口一张,喷出一颗冰珠,带着无比寒意,直向莫闲打来。

    莫闲的虚相空间,甚至一片冰花,所过之处,不论有生命而是无生命的,都僵住了,这是虚相空间的预知,如果被打,就如虚相空间所示。

    自己虽有办法脱离,但不要忘了,不是别人等你脱离,恐怕宣花斧早已落在头上,事实上,不必冻住,只要受到影响,速度下降,在这打斗关头,恐怕就凶多吉少。

    莫闲将身一晃,阴阳遁动,身体立刻进入阴阳不测之,在现实留下一个虚影,这不是莫闲随意留下,而是阴阳遁法所残留。(。)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