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利用阴阳遁避过了冰焰神光,在阴阳不测之,只见自己刚才存身之处,卷过一天冰焰,冰珠走空,果然不愧为冰焰神光,化无形的寒气为有形的光焰之力,较之单纯的寒气还要凝炼得多。△,

    不过,再强的冰焰,需要命目标才成,没有命目标,等于白费。

    冰熊王明明见冰珠走空,但手宣花斧却已然砍下,手宣花斧一斧之下,知道自己白费了劲,斧头向穿过幻影一样,明明看见了他,却砍了一个空。

    一斧走空,立刻后退,心知道不妙,这是一种本能,在冰珠走空时,身体就已经动了起来,一纵即收,对于他硕大身形来说,简直不可思议。

    也该他退得及时,刚离开那个地方,凭空出现一枝戟,接着莫闲像从水波走出,戟头刺了一个空。

    莫闲口一张,一股波动从他口急剧而出,这是巨鲸歌,在先前,化身不敢全力施展,因为这种神通太霸道,身体承受不住,只有本尊那变态的身体,才敢全力施展,现在情况却不同了,身体具有一龙九牛之力,又经过炼皮阶段,身体已不是一般人的身体。

    一声吼,绝大多数声音却不可闻,是超高音频还有超低声频,莫闲直感到全身像一个共鸣腔,无数力道喷涌而出。

    冰熊王开始没有留意,等他发现,身外的冰焰已然粉碎,浑身似乎进入一个巨大的共鸣腔,他大骇,身体急速变化,肌肤上长出毛茸茸的熊毛,体形膨胀,也是一声吼,嘴角沁出鲜血。

    他以熊毛厚实浓密,化解了一部分巨鲸歌,但还是受了伤。

    受了伤的冰熊王眼睛变红,仰天一声吼,体型进一步放大,冰雪飘落下来,无穷寒意似从四面八方向莫闲聚了过来,所过之处,万物冰封。

    莫闲心头一惊,他没有想到,冰熊王能在元气混乱调用寒气,对莫闲来说,如果用法术大规模调用天地元气,得小心翼翼,他不知道会有什么时候后果,只能调用随近的元气,他的意志可以压制元气间的暴动。

    所以说,在这种地方,道修不如武修,武修完全可以凭自身实力与敌人对抗,这也是莫闲更多动用类似武修的手段,而尽量避免大规模调用天地元气所成的法术。

    心惊归心惊,但不是没有手段对付这种寒气,口一张,嘴喷出了一团火,桃都真火,在面前化为一面火墙。

    冰熊王利用他的天赋神通冰封千里想冻住莫闲,哪怕迟滞他的动作也成,谁知莫闲口喷出一团真火,化为火墙,火墙呈扇形,挡住了他的神通。

    天空飘落的雪花一遇到粉色真火,顿时消失,桃都真火比不上冰封千里,但足够了,莫闲只要一点时间,手画戟从火突出,似乎整个战戟在燃烧。

    战戟突出,冰熊王吓了一跳,手宣花斧一摆,正拦住战戟,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战戟崩解,原来是一支由火焰化成的战戟,冰熊王一摆斧头,却用力过猛,他是按照之前的力道来拦战戟,没有想到却是一个样子货。

    战斧拦空,用力过猛,一下子空门大开,一支戟头突兀出现,噗的一声,扎入他的腹部,莫闲手一翻,转刺为横,月牙支上的月牙刃一下子横切开,莫闲是何等大力,这一切,将他拦腰切成二段。

    冰熊王一声大叫,手战斧握不住,到底是妖婴修士,头顶上轰的一声,一头冰熊出壳,站在灵芝般的祥云上,打出一物,一道乌光直奔莫闲。

    莫闲头顶上现出天矶环,正好敌住那道乌光,原来是一柄乌金锤,与此同时,莫闲手出现一面幡,对准他的元婴一摇,他顿时觉得头一昏,乌金锤灵光一黯,被天矶环一把套住,莫闲一步踏出,已到冰熊王的元婴处,手起一指,一道白光闪过,元婴一下子呆住,就在此时,突然从元婴之射出一道青色影子,快速无比,只一闪,便不见踪影。

    元婴已没有神智,莫闲见此,拿出一蛤玉瓶,将妖婴装入,布上符箓封印,这才将打扫战场,宣花斧一入手,重达二千斤,是用雪花晶铁所造,他将尸身只留下一个头颅,其它部分炼成精元丹,果然利害,竟然得到十二颗一转精元丹,妖婴修士精元果然很足。

    他收拾好之后,开始思考那道走了的青光,难道是一种手段,结合之前的情况,莫闲隐隐觉得冰熊王和冰鹏王仅仅是别人的傀儡,看来真正幕后者只可能是一人,这就说得过去,为什么他会摆下大阵,而不必担心别的妖王。

    冰火岛是有主,一个妖王是它至高无上的主人!

    第依大王又叹了一口气,想不到冰熊王也完了,明明他的修为在莫闲之上,但却被莫闲所杀,连元婴都成了人家战战利品,而莫闲看起来不过是金丹修士,但第依大王感到奇怪的是,莫闲不同于其他人,他的身体很古怪,竟然有点像他,这是怎么回事。

    他兴趣大增,决定再派一住妖王前去探探,他想更多了解其玄妙。

    他的意识又转向他人,总共有五支队伍,其一支人类的队伍已经全灭,还有四支队伍,人类修士他很有兴趣,居然有这么多种修法,道修、巫修、武修和鬼修等,每种方式修练出来气息都有差距,他从有意识起,就听出人类是天地的宠儿,好像妖物化形大多数都以人形为目标,他对此有了兴趣。

    又一个修士陨落,尸体四分五裂,连战胜他的妖物都没有留意到,尸体散落,地面的鬼苔藓悄悄地爬满了尸块,尸块在以肉眼看得见速度分解,不一会便不见踪影。

    无数信息传了过来,一个个最小单元都相似,这点动物植物有点区别,植物多了一层如同墙壁一样的东西,而动物则没有,一个生命真是一个庞大的系统。

    他的感觉落在火焰王和冰火双蛇身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