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火双蛇?”

    “正是某家,我们刚才杀了一个道修,让那个女的逃走,正好拿你来凑数。”语气之带着咝咝声。

    莫闲一惊,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品梅,毕竟女修并不多,进入此岛的女修就莫闲所知,就是品梅一个,他说的道修,那么不是柳振浩,是关凤堂还是别人,他不知道。

    莫闲心涌起一阵悲愤,这不关他杀死了谁,而是关于他杀死同类的悲愤,他冷冷地望着冰火双蛇:“只怕你的下场与冰熊王一样。”

    “不要拿我们与那个夯货相提并论,他只是具有几斤蛮力而已,和他并列是我们的耻辱!”他的语气始终有咝咝声。

    “你知道我最想做什么?”莫闲不言苟笑,“你讨厌的咝咝声真的很难听。”

    这句话激怒了他,他猛然向前一步,咝咝声大作,莫闲脸色一变,他感觉到自己陷入蛇窝,从视觉到触觉全面陷落,他摇摇头,说:“就这种玩意,冰熊王比你强得多!以为幻觉能欺骗得我,从人的五根入手,可惜,你不知道,对我来说,一切都是假的。”

    莫闲一边说,眼睛之,似有无穷的符箓在运转,只一转,莫闲感到一切都褪去,世界完全是另一付模样,幻觉终究是幻觉,连虚拟的符箓都没有出现。

    而冰火双蛇却感到一种意志将他的意志驱散,他心一阵恍惚,心灵之出现了一丝破绽,他一惊:“不可能!”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他的眼发现莫闲化作一只数十丈的大鹏金翅鸟,一声鸣叫,本能有一种畏惧,这是对天敌的畏惧。

    莫闲并没有化身大鹏金翅鸟,而是他的意志在冰火双蛇的心灵之的投影,冰火双蛇先前是这样做的,不过他的意志为莫闲所破,那些蛇不过是他意志的投影。

    现在不曾想,莫闲以其人之道,还制彼人之身。

    两人在意识交了一次手,莫闲这是取巧,借助体内的六魂幡,他的意志才生成,便以六魂幡为引,冰火双蛇的意志虽强,但不知不觉为六魂幡所吞,当然吃了一个暗亏。

    冰火双蛇身体一摇,两个蛇头往回一缩,莫闲见到此,脚下一动,已到了冰火双蛇的身前,冰火双蛇还没有摆脱幻觉,莫闲一拳已到,如击洪钟一样,冰火双蛇一下子飞了过去,两介蛇头各喷出数丈火焰和冰雾。

    不对,不应该是这样,怎么如击铜钟,不应该是**么?

    莫闲这一拳,反而将冰火双蛇打醒,虽然受了一击,但不知怎么回事,居然没有受多大伤,莫闲倒吃了一惊。

    这一拳莫闲虽不能说出了全力,但力量也达到一龙之力,仅仅是将冰火双蛇打飞,冰火双蛇好像一点事也没有。

    “我铜头铁骨,你以为仅靠蛮力就能对付我,你以为我看不起夯货,是开玩笑么?”冰火双蛇一转眼重新立稳了身体,“倒是你敢用大鹏金翅鸟来吓唬我,我要生吃了你!”

    话一落,两个蛇头猛然变大,转眼之间,如同小山头一样,两头一冷一热,口喷射出两颗珠子,一火一冷,在空一撞,形成一个太极球,直向莫闲砸来。

    劲分阴阳,相互交击,绽放出水火,水有火,火有水,混成一团。别人见到此物,避之不及,莫闲见到它,哈哈大笑:“来得好!”

    他想起了阴阳锻体术的最初版本,水火锻体术,这不是一种水火,不过莫闲感到奇怪,冰火双蛇究竟什么来历,阴阳之气衍生出水火,这点倒是可以应用于他的先天阴阳大擒拿手,而且水火是如此完全,他不由动起了淬练身体的想法。

    莫闲一张口,太极球衍生的水火被他口一道青气裹住,急剧缩小,吞入体内,刚吞了下去,莫闲脸上露出痛苦之色,从全身的毛孔,喷出细细的火焰,还有水气。

    整个人似乎淹没于火焰白气之,莫闲只觉得周身都一个细胞都在燃烧,腹直接一团火焰,周身沿着一条玄妙的路径,水火的无比玄妙的信息改变着他周身的细胞。

    冰火双蛇见他吞下太极球,也吓了一跳,接着发现他周身火发,似乎从内部发作,不由得幸灾乐祸:“我以为你有多么了不起,敢吞下我发出的水火合击,谁知玩大了,我都不要动手,你就完了。”

    但随着时间推移,他发现情况不对,好像他在全力压制,好像在炼一种特殊的功夫,他顿时惊了起来,随即出手,一只大掌印陡然出现,一掌印在莫闲身上,莫闲啊了一声,身体飞了起来,火焰从口鼻喷出尺有余。

    如果细看,火焰之带着水一样,水有火,火有水。

    但这一掌,不仅没有使莫闲受伤,反而相当于有人替莫闲排打身体,看起来虽然口鼻喷火,却让莫闲体内一阵舒畅。

    冰火双蛇一阵猛打,发现莫闲不仅没有痛苦的表情,反而脸上露出享受的神情,知道情况不对,好像被莫闲利用了。

    他停下手,红色蛇头嘴一张,变得小山一样,用力一吸,没有吸到莫闲,接着便大嘴一张,吞了莫闲。

    在外面你有办法,现在进入到里面,冰火双蛇就在外面先看着,他从来没有到,自己有一天会进入蛇腹。

    一入蛇腹,莫闲惊讶的发现,这与他想像的事完全不同,蛇腹之,完全是另一付天地,一点也没有动物腹情景,反而四周光滑,远远地似看见前方有一团火焰。

    既然来到这里,莫闲就准备破出蛇的腹部,他调出了朱蟾剑,剑在头顶上盘旋,好像在起。

    朱蟾剑,他明白,只要是**,朱蟾剑就能够将肉身化为血水,他准备用剑破开冰火双蛇的腹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