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手一指,一剑直向前方地下而去,这里明显是冰火双蛇所幻化,不管他如何幻化,本质上来讲,都是他体内,就是说,一切都是**所幻化。¢£,

    一道朱虹当的一声,莫闲莫名惊诧,一道居然没有刺入地面,而且发出金铁交鸣的声音,这不可能!难道他真的是铜肚铁胃,还是他的炼体功夫到了浑身尽是金刚的程度?

    莫闲心不由得大寒,正在这时,远远的前方一团火光飞射而来,一下子将周围化为火海。

    莫闲身上内部本来是火,是他主动用水火来锻炼他的身体。在短时间内,不可能伤到他,莫闲陷入沉思,冰火双蛇体内居然是火海,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你以为我的肚子是弱点,告诉你,我的任何地方都一样,根本没有弱点,我全身上下,就是一体,完全是由太阳金魄所打成。”冰火双蛇洋洋得意的声音传来。

    莫闲眉头一皱,一个生命怎么可能是由金属打成?不对,不能落入成见,自己已不知多少次吃过这个苦,以自己的所知来推其他,这就是所知障,修行过程之一,就是不断破除所知障。

    他一念及此,恍然有悟,不怪自己之前用拳头打他,如击洪钟,这样一来,就可以解释,他的全身必是所谓太阳金魄所打,他难道不是生灵成精,是一件器物?

    他正在想着,火有一股寒意,他一抬头,心立刻明白,不怪叫冰火双蛇,其居然有一股股流体,正是那火之水,他心一喜,自己正嫌所吞噬的水火不够,来的正好,正好从外到内淬炼身躯。

    水火既济,要是他人,不懂阴阳炼体术,在此状态下,也许早已化作飞灰,但莫闲却越活越精神。

    身体各个细胞都沉浸在庞大能量之,力量在一分一分增长,终于达到龙之力,他心想到,兵器又嫌轻了,一千二百斤的方天画戟嫌轻了,要来画戟就嫌轻,看来事后得把几件兵器融在一起,炼成神兵才成。

    现在面临着一个问题,该怎样出去,怎样战胜他,冰火蛇既然浑身为太阳金魄所炼,可以说**几乎没有办法打杀,就是能打杀,也不是短时间能所能解决。

    那么既然成精,对了神魂,他的神魂已结成妖婴,如果针对他的神魂,把他的神魂给灭掉,那么身体不是任由莫闲摆弄,甚至可以得到太阳金魄,听此名,就知道这是一种非常高级的炼材。

    想到这里,莫闲笑了,他手出现了六魂幡,想了想,咬破手指,在其一尾上用精血写上冰火双蛇,人幡合一,用力一摇,这是莫闲第一次全力发挥六魂幡的威能,凭莫闲的修为,这一摇,全身的功力便如决堤的水一样,一下子去了九层多,差点瘫软在地。

    他一个踉跄,就听到惊天动地的嘶叫声,间夹杂着尖锐的咝咝声,随着声音响起,莫闲只觉得天眩地转,身体呼的一声,从冰火双蛇的腹被喷出,速度惊人,轰的一声,嵌入那株大树内,树声上留下一个人形凹陷坑,树受此一击,开始摇晃起来。

    莫闲幸亏炼体有成,不然的话,就这一下,就要了他的命,他一挣,身边树的组织纷纷崩散,虽然没有受伤,但还是很疼,身体强度上去了,可是感觉却没有上去。

    半晌功夫,他挣扎出来,再一看冰火双蛇,哪里有冰火双蛇,地面的一个灯盏,两则是灯把,灯把是一红一白两条蛇。两蛇下半身互相缠绕在一起,渐渐化为一体,莫闲一下子怔住,他手一招,灯盏飞起,落在他的手。

    他细细查看这个灯盏,把灯盏翻过来,看到一行篆字:灵蛇灯。

    这难道是一件法宝?莫闲心想,他顾不得现在功力并没有恢复,神识侵入灯内,半晌之后,灯盏化成一道影子,在他掌消失。

    他脸上露出古怪之色,这盏灯本是九天灵宝,流落人间,灯火分离,那冰火岛上异状可以说与它有极大关系,冲天而起的烟柱以及熔岩,还有先天火灵,却是它当初一点先天火苗所化,火焰王,只不过是一个小妖神魂偶尔占据一点火气所成,真正的火灵,在滚滚岩浆。

    而偏偏它落入冰火岛后,一条冰蛇被它砸死,这条冰蛇已经修炼数百年,开了灵智,神魂为灯盏所吸,遂自成精,便以冰火双蛇为号。

    由于他是妖灵,虽然借助灵蛇灯修至妖婴,并未真正理解灵蛇灯,被莫闲占了一个便宜,不怪汝则阳说,得到冰火双蛇的水火珠,可以收伏先天火灵。

    哪里是得到水火双珠,恐怕他们不知道什么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不错,杀了冰火双蛇是可以收伏先天火灵,但一般修士能杀死冰火双蛇么?

    莫闲吞数颗精元丹,滚滚灵气顿生,在冰火岛上,要想通过打坐等方法恢复消耗,速度极其缓慢,不如由丹药生成,精元丹补充元气和寿元,一入肚,莫闲的寿元本来充足,只是补充消耗而已。

    莫闲站起身,而第依大王却陷入沉思,他也不知道,冰火双蛇的真身居然是一盏灯,看来是个宝物,但他并不放在心上,能够被莫闲打出原形,这样的宝物不要也罢。

    再说,他的兴趣根本不在宝物上,他没有受人类污染,对于外物根本不在乎,他只是一看而已,再说,冰火双蛇的神魂有他的一个分身,分身他已收回,这个过程莫闲没有看到,他对莫闲兴趣更浓了。

    他微微一笑,只是为了兴趣,他虽然成为霸主,对那冲天烟柱也有兴趣,虽然他控制了火焰王,自身也深入岩浆,但还是有一处,他无法探测,按道理来说,那处温度并不高,当然是比岩浆而言,每次一到那里,他心都莫名起了忌惮,正好有一个人选,不过,他先得过火焰王这道关。

    第依大王很体贴,他想,自己给莫闲足够的休整的时间同,至于其他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体现出他们的价值。(。)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