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王正与汝则阳交手,碧水珠护定全身,至阳剑以火济火,在身外数丈内上下穿刺,他紧紧守定自身灵台,碧水珠越发湛然,两人都在寻找机会,火焰王目前主攻,占据优势,可是突然不了他的近身防御,一时也没有办法,只能更紧攻势,以期用水磨功夫和消磨汝则阳的碧水珠的防御。

    而品梅一口气飞出老远,怎么也不能出阵,她正飞之间,突然闯过一道光幕,看见柳振浩。

    柳振浩正与赤蝎王在战斗,事实上,他一开始没有遇到赤蝎王,而是遇到一群妖物,有五个,为首一个妖丹期修为,手拿一面阵旗,一手拿着一把五鬼断魂刀,其他小妖也各举刀枪。

    柳振浩一紧手断水刀,身刀合一,直接卷了过去,那个妖物手旗一指,雷电大作,直劈柳振浩。

    可是作怪,雷电一近身,突然消失得无踪无影,柳振浩来不及多想,就算劈了过来,他也不在乎,他不知道的是,他身上也有一杆旗,所以雷电不会上身。

    但柳振浩的刀光已经侵身,小妖们举兵器招架,哪里招架得住,刀光一过,小妖们连同手兵刃都分为二截,他顺手将旗收起来,他知道,这旗应该有用,虽然上一次旗合运遭到了一根手指的破坏,但证明了莫闲当初说的话。

    解决了小妖们,他正要离开,空一阵涟漪,出现一个妖王,手持股钢叉,浑身火红,身披重甲,眼放绿光,紧盯着柳振浩:“你杀了他们?”

    “是我杀的,你是哪位妖王?”

    “某家赤蝎王,你不该来此,既然来了,就不要走!”赤蝎王说着,手钢叉兜头盖脸就扎,柳振浩手断水刀相迎,当的一声响,两人一错身,柳振浩手一翻,一刀直劈他的后脑,而赤蝎王身后如鞭一样竖起倒马桩,直向柳振浩的后心就扎。

    两人同时出手,都吓了一跳,倒马桩的毒勾和断水刀相遇,又是一声响,两人才分开。

    不经意间,赤蝎王眼角跳了一跳,倒马桩差点断掉,要不是他经年累月的锻炼,早就炼成刀枪不入,坚愈精钢,恐怕就已断掉。

    柳振浩也很惊讶,断水刀他知道这是一件神兵,诸天秘魔神兵,平时稍差一些的兵刃遇上,只有一个下场,就是分成二段,居然没有削断他的倒马桩。

    赤蝎王一口毒火喷出,柳振浩根本不问,他身刀合一,罡气四溢,毒火不能侵入,一道刀光只奔赤蝎王。

    两人战在一起,一时谁也不能拿下谁,赤蝎王在遇到柳振浩之前,已经杀了泽寒,泽寒虽巫鬼厉害,但近战不行,被赤蝎王的倒马桩一勾之下,身死道消。

    之后,让第依大王挪移到其他人身边,杀掉了几名修士之后,挪移到柳振浩的身边,这次他遇到了对手,和柳振浩两人是旗逢对手,厮杀成一团。

    正在这个时候,品梅闯入其,一见柳振浩和赤蝎王杀成一团,她眼一阵黯然,随即眼精芒闪起,一声娇喝,手青离剑化作一道青芒,直指赤蝎王。

    赤蝎王与柳振浩正斗得难解难分,见青离剑飞来,钢叉一摆,将飞剑磕飞了出去。柳振浩的断水刀到,他向后退去,一时手忙脚乱。

    品梅不得不说,对付赤蝎王之类近战类型的妖精经验还是很足,知道自己正面不是他的对手,便远远的用飞剑攻击,绝不近身,她多次遇险,前一次遇险,牺牲了关凤堂,才得以脱险,她为了保险,早早将水云帕祭在头顶上,水云帕清光粼粼,护住了全身,一把青离剑,化作一道青虹,远远地往赤蝎王身上招呼。

    两人双战赤蝎王,赤蝎王抵挡不住,往后退去:“你们人类不讲规矩,那个婆娘,专会在后面暗算,不算英雄,某家不陪了。”

    说完,手钢叉一抛,在空化为万千,向两人攒射,而自身,却化作一阵红烟,消失不见。

    他一走,两人喘了一口气,柳振浩说:“你是一个人,有没有看到莫闲和关凤堂?”

    品梅脸色微变,随即露出悲伤之色:“莫道友我没有看见,但关道友他折在冰火双蛇手上,为了掩护我,关道友身陨。”

    柳振浩脸色一变,长叹一声:“瓦罐难免井边碎,将军不离阵上亡,关道友走上这一条路,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修行有几人见到飞升!你不要太伤心。”

    品梅脸色好看一些,她也是本能地做那件事,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人不同于动物,总要为自己行为找一个理由,来说服自己,不过有些人更多是骗自己。

    “不知道莫闲怎么样了,希望他没事!”柳振浩又说。

    “他会没有事的,我在跟他相处期间,看得出他是一个细致的人,而且他本领高强。”品梅说到。

    赤蝎王身为红烟,第依大王将手往空间一点,又把手两点,赤蝎王心泛起一种暴戾,身边景物一换,却看到火焰连天。

    “火焰王!”他一愣,却见火焰王回头,正好看到赤蝎王,他刚想说话,心泛起一阵潮动,他脸色一变,有人入侵他的巢穴,那央烟柱下火窟。

    莫闲站起身来,他感到有人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很有可能是第依妖王,但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莫闲看不懂,如果是为了对付自己这帮人,不应该派一个接一个妖王前来送死,完全可以依靠大阵将自己一帮人灭掉。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第依大王完全没有将他们放在眼,而且对他们所作所为很感兴趣,对他进行暗的研究。

    他正想着,感到空间又变,他被挪移了,眼前一遍热浪逼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