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地方,莫闲迅速运用各种感官,智慧开始运转,转眼间虚相空间和实相空间一致,周围一切都在意识生成。@,

    这里居然是实相,是在央烟柱下,是火焰王的巢穴!

    自己被挪移到这里来,为什么?自己刚得到灵蛇盏,想收伏先天火灵,居然这么快就变成事实,如果是第依大王所为,那么他是在帮他,还是什么原因,甚至都不可能是第依大王,难道还有其他势力?

    要插手蚩尤雾障雨师天雷阵,他是怎样做到的?还是就没有其他人插手,难道第依大王疯了吗?

    明显对他不利,还是有什么阴谋,信息太少,而第依妖王决不会发疯,自己只好走一步看一步,莫闲打定主意。

    刚打定主意,眼前红光一闪,一个人形出现,带着火焰,浑身赤红,连头发都是赤红,看起来很高大,但莫闲一眼就看出,这是假相,甚至他都没有化形。

    莫闲心想起了《诸天万物考》的记载:火猿,天生火种,常居于火山之内,天生控火。

    这是一头火猿,但奇怪的是,身上有些在方并没有全部赤红,难道火猿的血统不纯,在《诸天万物考》,对火猿由来说法很多,其一种是猿类得到火气,有百分之一的可能转化为火猿,那么,这只火猿是不是也如此。

    火焰王在那里困住汝则阳,见到赤蝎王,以为只是巧合,并没有当回事,甚至还准备招呼他一声,与他联手对付汝则阳。

    谁知心一突,莫名感到自己巢穴之出了变顾,一撤火焰,转身便瞬移而去,他不知道,这是他的元婴深处的第依分神起了作用,包括他的预感,都是第依搞的鬼。

    赤蝎王莫名其妙,而一道火红的剑光直向他的头顶上落了下来,他刚才败得很不服气,此时一见又是一道剑光,不禁勃然大怒:“卑鄙,你们人类就是卑鄙无耻,又在后面偷袭!”

    手钢叉一击,将至阳剑击飞了过去,倒马桩一竖,直向汝则阳就是一蜇。

    汝则阳没有看清楚,陡然火焰全消,他只看到一个赤红的身影在那里,不问青红皂白,手一指,至阳剑化作一条火虹就射了过去。

    火焰王和赤蝎王全是赤红的身影,他把赤蝎王当成火焰王,等赤蝎王一钢叉将飞剑击开,他才知道,自己搞错了。

    不过,弄错就弄错,反正都是妖王,遇上了当然不会放过。

    赤蝎王的倒马桩一下子就在蜇在汝则阳的碧水珠的光幕上,光幕剧烈的波动,倒马桩被挡回来了,赤蝎王大怒,手钢叉祭起,口念念有词,钢叉在空滴溜溜的一转,化成无数柄,铺天盖地的钢叉向着汝则阳攒射。

    汝则阳脸上一苦,拼命地将真元往碧水珠输,勉强挡住无数钢叉的攒射,手一指至阳剑,化作一道火红的剑光,向着赤蝎王的头颅而来。

    不提他们怎样战斗,却说莫闲面对着火焰妖王,火焰妖王见巢穴多了一个人,口一张,一口气喷出,轰的一声,如火山一样,在他的巢穴,他是王者,调用火性元气更是得心应手。

    莫闲见火山崩坍一样,也是吓了一跳,这种火可不是冰火双蛇的那种水火既济,莫闲也不想自找苦吃,当下画出一道避火符,往身上一拍,不管火势如何,只要进入莫闲身前尺,火焰唯恐避之不及,仿佛有生命一样。

    手一动,灵蛇灯出现,随手祭起,运用摄字诀,灯盏迅速变大,往下一合,就听见火焰王一声惨叫,身体的一缕先天火气被摄了出来,身上火焰迅速消散,而灯盏却归到莫闲手。

    先天火气一去,再想指挥火焰,却是不如意,他急了,和身扑了上来,想抢莫闲手的灵蛇盏。

    莫闲手灵蛇盏消失,出现了一杆戟,在莫闲手,显得轻飘飘的,手戟往前一送,扎入他的腹。

    随手一翻,改刺为横切,身体立刻断为两截,血液流出,虽然先天火气消失,但常年在先天火气浸染下,早就如同岩浆一样滚烫,落到地面,泛起红蓝色火焰。

    一声响,元婴出现,望空急走。

    火焰王本来不是这样窝囊,连一招都未在莫闲手走过,主要是莫闲手无意间得到了宝物,而此宝恰恰正是他的克星,他连一招都未能走过。

    元婴刚升上天空,莫闲动了,清风一起,他后发先至,居然比元婴抢先一步,拦在他的面前,这一回,他手举灵蛇盏,全身真元像流水一样注入灵蛇盏当,口大把精元丹融入口,汇成灵气流。

    灯上蛇头动了,一口将元婴吞下,灯盏起在空,大地震动,巨大烟柱形成的蚩尤旗忽然倒吸,烟柱如倒流一样,灯盏继续在扩大,整座岛在颤抖,央山峰轰然倒坍,无穷岩浆迅速分离,一团先天火灵咆哮着,挣扎着,被灯盏罩住,渐渐归于灯盏之上。

    蚩尤旗一消,大阵立刻出现了漏洞,无数雾气在消失,闪电骤然响成一片,从空向雨点般向地面打去,地面上无数动物还有植物都遭了殃。

    阵剩余的人顿觉雾气消散,赤蝎王一见之下大惊,而汝则阳也是大惊,但看到赤蝎王吃惊的样子,立刻知道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

    柳振浩和品梅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在空乱飞,突然之间,看到了赤蝎王和汝则阳,柳振浩大喝一声,身刀合一,气势猛长,武道真意在这一刹那暴发。

    赤蝎王头一抬,见天空一只大鹏向他扑了过来,人未到,一股令人心底发寒的威势降临,借助大阵被破开的威势,柳振浩彻底爆发了。

    汝则阳一见大喜,手一指,至阳剑顿时缠住他的钢叉,断水刀已到,他本能地竖起倒马桩,却没有阻挡住断水刀,刀光一过,倒马桩从分开,赤蝎王大叫一声,刀光并未停留,而是真真切入赤蝎王的身体。(。)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