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惊诧高阶修士无以伦比的破坏力,转眼间,冰火岛已经陆沉,海水壁立而起,向四周而去。△,

    就在众人目瞪口呆之时,个人影现身,二个身上有伤,名长老现身,众人参拜,莫闲感到奇怪,不是说四位,难到那一位陨落?

    “不用多礼,这次是我们失误,没有想到那妖魔如此凶残,我的一位同伴不幸陨落,妖魔已除。”那位没有受伤的人对众人说。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居然陨落了一位长老,莫闲心更是掀起惊涛,这四位长老最低层次是化神,化神修士已经是很难陨落,元神成就,不同于元婴,元婴离体之后很脆弱,但化神修士,元神已如同生人,而且随着功行加深,分化不定,只要逃出一缕元神,就不算陨落,一句话,化神修士极其难杀。

    那位长老说完,眼睛向莫闲看来:“这位道友,你暂留一下,我们有些事问你一下。”

    众人一下子将目光集在他身上,莫闲心暗暗叫苦,以莫闲的眼力,根本看不出他的深浅,他微微一怔,装着不解且受宠若惊的样子。

    其他人陆续飞走,莫闲来到位长老身边,没有受伤的长老说:“你见过第依妖王?”

    莫闲点点头:“我见过,不过他根本没有将我放在眼,一见面,我浑身便被禁祻。”

    “你用什么方法让那片天地恢复了正常?”

    “我没有用任何方法,我到央烟柱下,战胜了火焰王,火焰王化作火猿坠入了岩浆,那处便山崩地裂,接着第依妖王便出现,我便不能动了。”莫闲说,他自己给自己催眠,自己内心都相信了这话,至于灵蛇盏的事,他根本没有提,他在赌,之前他都在蚩尤雾障雨师天雷阵,此阵为上古奇阵,应该能挡住他们的目光。

    他不相信他们,他更愿意相信一个具有赤子之心的妖魔。

    “这倒奇怪了,第依难道是自己弄的,妖王的心思真没有办法猜。”他自言自语的说,他们只看到阵破后的情景,莫闲孤身一人被定在空,而后第依大王便走到他的身边,还做了下来。

    “第依妖王说了什么?”

    “第依妖王他报了姓名,让我放心,说用我来钓什么人,并结成云椅,坐在那里,但很奇怪,他只有眼黑,没有眼白,说了一些话,说什么他的修法大成,从今之后,天下之大,尽可去得,再也不要冰火岛庇护之类的话。”莫闲连自己都相信自己的假话。

    “果然这里是他弄出来,此处有宝,他肯定取走了,所以此处崩坍,想不到第依大王如此狡猾。”旁边一个人说。

    莫闲心恍然,原来他们知道此处有宝,但对是什么又不知道,加上第依又布置了蚩尤雾障雨师天雷阵,他们不敢深入,生怕一个不小心,了第依的圈套,他们想了一个办法,让众人前来试探。

    莫闲猜的差不多是事实,连岛上有先天火灵都是他们泄露出来,他们在无间得知央峰下有宝,本来就来取,结束让第依将一个化神修士打得只剩下几缕元神逃走。

    第依自从那以后,布置了蚩尤雾障雨师天雷阵,不过平时并没有运转,在他们得到消息后,便想来取宝,但一入岛后,被第依强大的神念所惊,迅速退出,便发现岛上布置了阵法,遂发布任务,以高功德值为吸引。

    他们不知道的是,第依赤子之心,根本无善无恶,对天地万物生灵,都视这刍狗,只是怀着一颗好奇的心而已,并不想占有宝物,甚至他发现宝物为莫闲所得,也不以为意,许多事情他们不知道,认为第依占据宝物,现在拿了宝物逃走了。

    此宝肯定威能重大,他们以自己来推测第依,以为莫闲根本不知道宝物,哪里想到,灵蛇灯就在莫闲灵台处温养。

    “第依妖王是什么成怪?”莫闲又问到。

    莫闲问这个话,是想知道他们知道不知道第依的真相,他们要是知道第依的本相,说不定会想到第依的特性,修行到化神,智慧是有的,莫闲不会小看任何一个人。

    “好像是变形虫一类的精怪成精,具体是何种类,在没有抓住他之前,就不好说了。”长老无间间随口一句,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眼凶光一现。

    莫闲正好将他的表情看在眼,心暗叫不好,他不该问这个问题,倒不是长老疑心,而是关乎他们的面子,连对方是什么都没有看清,而且还让他跑了,不怪心生杀意。眼光一扫,看见远远地在空站着柳振浩和品梅,心又放下,他们不至于当面杀人。

    “原来是变形虫,难怪很难杀死,是低等动物,生命比较顽强。”莫闲好像没有发现,松了一口气说到。

    他这一说,长老也是一松:“你记住,不要将今天谈话泄露出去。”

    “我以道心发誓,绝不将今日的谈话说出去。”莫闲立刻以道心起誓,这一道关总算过了,还好,有不远处有人盯着,他们没有直接搜魂,不怪第依说,他感到一股强烈的恶意,连莫闲都感受到,道不同不相为谋,人与人之间差距,甚至比人与妖之间差距更大。

    莫闲和柳振浩、品梅人一起,走了数个时辰,傍晚来到,他们落到一个小岛上,莫闲从身上掏出了地衣,地衣生命力还很旺盛,随手抛在小岛上。

    脑突然传来一串声音:“谢谢!”

    这是第依的声音,他看见地衣迅速融入地面,开始扩散,他微微点头,不再关心地衣。

    “我们四个人去,回来却是个人,关道友的尸骨都没有了,真是转眼间物是人非。”柳振浩叹到。

    “不要悲伤,这不是你的错,你看看别的队伍,有些全灭,而汝则阳的队伍,五个人只剩下两个人,我们算是幸运的,天意如此。”莫闲劝到。

    品梅低头不说话,柳振浩说:“关道友虽陨落,但给他的东西往是给他的家人。”

    “应该的。”莫闲应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