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回到云峰,又投入学习炼器之,这次收获不少,几支队伍因为出现了远他们能力的妖怪,为了补偿他们,几支队伍都获得得满功德值,这些本来是给其一支队伍的。

    这样一来,柳振浩就不上交那些妖物的尸,便将材料折算给了莫闲,他不知道,莫闲收获更大。

    莫闲静下心,先将功德值换成材料,再将几具妖身分解,他答应过给人炼制冰风扇,他对冰鹏尸身进行了处理,羽毛全部扒下,作为扇面材料,用不了那么多。

    他惊异的现,许多羽毛上有数一种奇异的符纹,幸亏他对符箓早已登堂入室,换一个人,也许不留意,但莫闲却现其细微的差别。

    这是一种天生的符箓,有细微的差别,莫闲现,这些符箓大体相同,但在细微处有差别,而且有着一种规律,以适应体形巨大的冰鹏身体各部位的细小差别。

    莫闲就选择不同的羽毛,按照一定规律排列,以冰鹏的翅骨经过处理为扇骨,以柔银丝为络,编织成一把扇子,又加上风玉、寒冰钻,锻成一体。

    因冰鹏羽毛能调整用风的法则和寒的法则,所以天生就是法宝,再加上风玉和寒冰钻,他一口气炼了把,分列才,如把冰风扇组成阵势,冰风在刹那间,可以让一切都静止,物质完全没有热量,一切细微的物质都在冰风静止。

    他炼好后,心还是有些不满意,看着这把冰风扇,心一动,拿起一把扇子,在扇骨处刻上几个符箓,如果有人细心辨认,可以看出,它是篆字的天的变种,整个字如果细看,根本看不清,好像有云雾缠绕。

    他又拿起另外的扇子,分别刻上一个地字和一个人字,这样把扇子分别可以命名为天扇、地扇和人扇,扇子分为把,分为才。

    还有最后一步,实际到目前为止,冰风扇已经完成,而且成为法宝,但这是冰鹏羽毛所具有的特点,不算莫闲的能力,最多莫闲挑选了配套的羽毛,并且精心安排顺序编织而已。

    莫闲想使冰风扇能够随拥有者的成长而成长,必须有禁制,只是目前莫闲还做不到炼制法宝,让法宝自生禁制,只能用另一种方法生成禁制。

    法器禁制分为两种,一种是人为,实则为伪禁制,最多八十一层,是炼制者与拥有者共同努力而成,它的尽头是成就十二层地煞禁制,还有九层天罡,再多不成;另一种却不是人为,炼制者在炼制过程,有意或无意符合天道,法器生成禁制,神妙无方,毫无人为迹象,是为法禁,理论上最多可达一百零八层天罡地煞禁制,但这种禁制往往可遇不可求。

    所以一般禁制均为炼制者有意所为,模仿天然而成,到底是人为生成,在效果大不如先天生成的禁制。

    莫闲把扇子按天地人放好,取出了冰鹏体内鲜血,冰鹏为妖婴修士,又加之为异禽,血液早已不同于普通生物,虽然依旧是红色,但有着一种馨香,没有一丝血腥味。纵然死去多日,依然有活劲,一滴血有着不可名说的力量。

    莫闲感受着血的力量,如果以之为原料,炼成丹药,也是不可多得的丹药,虽然炼丹多是植物性灵草,但可以推敲一下丹方。不过,如果炼制精元丹,则不需要多花上心思。

    他手上打出繁复无比的印诀,口念诵:

    “天生万灵,星四辅,法禁万物,神魔应景,摄令天地归一体,禁制成!”

    随着咒语,血液在手印下形成复杂无比的图案,渐渐归于扇面,灵光一闪,便消失不见,把冰风扇陡然竖起,冰风立生,激荡成其寒无比的风刃,互相激荡,旋风起,莫闲见此,手上灵光闪现,画出一道符箓,将把扇子给封印在狭小的空间之。

    此宝需要十六天才成,在之前已花费数日,剩下的时间,给它自己完善法禁,在相互交击完善自身。

    接下来日子就不关莫闲的事,他只是每日加固一下他们封印,冰风扇日趋完善,莫闲依然在听讲,去典籍堂看书,闲暇之时,逛逛坊市,和依于通等人讨论一下炼器之道,不知不觉,十六日过去。

    柳振浩和品梅来到莫闲的居所,这是莫闲事先吩咐的,今日是他炼好冰风扇的日子,也是他第一次运用法器之间相互磨砺以提高法器的品质。

    二人进入炼器室内,见炼器室,一个数丈的空间,把冰风扇正在相互追逐。见到扇子似乎有了生命一样,不住的冰旋风生成,空气之,时不时的有风刃生成,扇子神出鬼没,不断有冰风和风刃打在外围的光幕之上,打得光幕在剧烈的晃动。

    “这就是把冰风扇,你们一人一把,至于另一把,柳道友,你将它送给关道友的亲人,现在我撤了封印,准备好了吧!”莫闲说。

    二人点头,柳振浩问到:“莫道友,你只炼了把?”

    “我只炼了把。”

    “那么你自己的了?”

    “我目前并不需要,我已有法宝,如果我自己需要,我自己会炼。”莫闲说。

    莫闲手诀起,轰的一声,封印消失,把扇子趟了个方向,向往急闯,被个人拦住。

    莫闲手一摄,扇子振动着,刚要生成冰旋风,已被他摄在手,手上灵光一闪,扇子立刻乖乖落在他的手。

    柳振浩很直接,手一伸,直接向前抓去。扇子一扇,冰风立起,如刀一样,直向柳振浩攻去。

    柳振浩根本不闻不问,他身上灵光乍现,只是薄薄的一层,冰风一到,灵光立破,他身上如击闷鼓一样,很显然,他挡住了,蒲扇般大手就握住另一把冰风扇,手上灵光现,他也得到了一把冰风扇。

    品梅更干脆,头抬起,眼放出精光,一头银一闪,直接缠住了冰风扇,身上亮起灵光,紧接着,手往前一拍,灵光一闪,直接破开了冰风扇出的冰风刃,将冰风扇摘在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