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兜率真火最佳,时间可以缩至九日,昧真火时间缩短到十二日,而太阳真火缩至十八日,朱雀真火缩至二十四日。

    法宝如果形成法禁,在短短的一个月内,肯定能进入前几名,比赛时间卡得正好,唯一有会这几种真火的修士能生成禁制。

    莫闲知道在来此学习的人,朱雀真火有几人修炼,但他们会比较尴尬,因为炼制时间会缩短,必须在六日内完成,这还是较早领取材料,还用防止他人的暗算。

    太阳真火也有二人修炼,他们时间比较充足,至于昧真火和兜率真火,没有人修炼,按理来说,他们会给宝物增加禁制。

    莫闲自己在动,动作之有着一种说不出韵味,似乎大道运行,他已忘记了一切,眼只有禁纹。

    “天生万灵,星四辅,法禁万物,神魔应景,摄令天地归一体,禁制成!”

    不到两个时辰,刻录到最后一道,这种禁制是人为的禁制,不同于冰风扇,那是冰鹏血所成,因为冰风扇的材料和血液完美配合,禁制生成反而省事。

    而这次刻画禁纹,完全依仗莫闲的修为,好在莫闲处在炼器的特殊状态之,倒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轰的一声巨响,连带莫闲的洞府都震动了,莫闲开着阵势,但阵居然没有挡住这声巨响,事起突然,莫闲正处在最后一划,一般人听到这声巨响,恐怕会手一抖,那么这道禁制就会报废,甚至连带法宝受损。

    但莫闲好像根本没有听见,泰山崩于眼前,而声色不动,莫闲修行不是白修的,他虽然听到这一声巨响,但他根本没有吃惊,依然完成了禁制。

    一共十八层禁制,下面就要温养,如果正常情况下,需要十六日,等法宝出炉,早就过了交作品的机会。

    他没有修行其他真火,但这难不倒莫闲,他在东海时,就已明悟了太阳真火的实质,获得了太阳真火的法则,不仅是太阳真火,连星星真火,太阴真火都是一起悟了,那不过是细微物质变成能量的一种反应。

    他手画出了一道火行符箓,火符一出,立刻耀眼的光升起,温度急剧攀升,他控制得很好,只有拳头大一团悬浮在道火阵,经过道火阵,温养着御兽铃。

    他又画了二道符箓,布下几道屏障后,才盘坐下来,进入静室之,神识时时观照。

    在离莫闲洞府不到百尺一处洞府之,一道黑烟升起,一个修士炸炉了,巨大的爆炸几乎将洞府全毁,但奇迹是人居然没事,不仅人没有事,连他炼的法宝天青钩都没有事。

    他垂头丧气,此时有许多人出来,不少修士脸上很不好看,明明正在关键时,一声巨响,不少修士手一抖,心一跳,好的法宝品质下降,坏的直接报废,气冲冲跑了出来,来找肇事者算账。

    再一看肇事者浑身漆黑,有的修士有些不好意思,但更多修士脸色更加阴沉,他们知道自己被坑了,肇事者团团作揖,脸上一付对不起的样子,低垂着头,一付认罪的样子。

    但他的眼,偶尔流露出一丝精明之光,他是故意的,自己法宝炼好以后,在炉引爆了一颗雷珠,加上他设置的阵法,声音更加巨大,而他却躲在另一间屋内,层层阵法打开,他仅受了伤,让好多竞争对手出现了失误,他心乐开了花。

    别人也不是傻子,知道他使坏,特别是法宝报废的人,心不忿,接下来的日子里,各种手段百出,就是他走在无人所在,突然挨了一棍,等他醒过来,一查自己的身上,不仅法宝天青钩没了,就连乾坤袋也不见了。他欲哭无泪,他已出局。

    外界乱成一团,但好在都是暗地里,并没有弄出人命,这一切,莫闲不知道,他处于静定之,神识始终观照着法宝。

    他不时地画出一道符箓,大概每道符箓足以维持一天,这不是对敌,而是缓慢的释放,时间一天天流逝,还在祭练法宝的,只有五个人,在他们的洞府处,阵法平稳的在运行。

    到了第十八日,莫闲终于停止了观照,御兽环上个铃铛,齐齐振动,喷射出火焰、浓烟和风沙,但只是无意的喷发,威力不足百分之一,就是这样,符箓当时被破开了二层,莫闲手执收宝诀,收住了法宝,将之放入乾坤袋、。

    他一出关,依于通与他是隔壁,立刻惊动了,过来打招呼:“莫道友,你炼了足有二十六日,炼的是什么法宝?”

    “炼了一款御兽铃,依道友,你炼的是什么?”莫闲随口问到。

    “我炼的是一柄如意。”

    “好兆头,就冲这兆头,依道友这次一定能进入前二十名。”莫闲恭喜了一句。

    依于通笑到:“多谢你的吉言,我只炼制了九天,你却炼制二十多天,看来你一定增加了禁制,法宝增加禁制,就可以多得分,不过只有五人这样做,到现在为止,还有位道友没有出来。”

    “不错,我是增加了禁制,现在我去交作品。”莫闲笑到,这也是怕东西在身边夜长梦多,所以莫闲出关后第一件事就是去交作品。

    “你倒是好运,要知道这二十天来,出现了不少人法宝丢失,还有法宝受污损的情况,你小心一些。”依于通笑到,莫闲一转身,他心不是没有动心思,但想了一想,还是没有动手,他知道,如果他一动手,那么好不容易建立的信任就土崩瓦解,以后相见,只是陌路人。

    莫闲看似没有防范,却也早有准备,他没有用神识,而是运用虚相空间法,通过智慧将周围一切掌握在其。

    莫闲踏上交作品的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