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段路并不长,加之又是白天,莫闲心想,应该没有人会下手。⊙,但他高估的人类的道德。

    走了没有半里路,他就发现有人跟着,莫闲心一声冷笑,来得好,正好拿你们试试法宝的威力。

    山势陡峭,只有山间小道,几乎直上直下,平时在山道上人很多,但近来人很少,时常有事情发生,只要不闹出人命,都没有人问。

    前面转过一块巨石,巨石后面是一块平地,还有一间木屋,平时有人在这里观赏风景,甚至有人在此饮酒谈道,但今日面前有一人,阻住了莫闲的去路,莫闲认识他,功行刚入元婴,但也只止步于元婴。

    因为他的元婴是取巧所得,在一次出任务期间,他无意间获得了一本道书,书上有化婴法,可以将他人或妖物元婴化入自身,不同于第二元婴,而是和自身元气相融,从而一举突破元婴期。

    这种方法不是没有弊端,化婴法只是取巧,窃取他人的感悟,由于每个人感悟不同,强行融入自身,虽然能突破元婴期,但要化他人的感悟为自己所有,那就得下大功夫,不然进阶化神无望。

    但元婴已是修行界少有的高手,金丹就已算是高手,化神那个阶段可以说万名修士,也许会出二名,所以他得到之后,马上修炼,不久后,在任务,数名金丹修士在一名元婴帮助下,杀了一名妖婴的蛇精,也是他的运气,妖婴正好走在他的方向。

    他运起化婴诀,成功将妖婴融入体内,从而突破的元婴,不过他的元婴身上,有明显的鳞纹,化婴诀接下来要花大量时间打磨元婴,尽可能减少原来元婴对自身影响。

    他见元婴有鳞纹,开始还打磨,但后来发现,鳞纹居然让他的元婴在防御上比一般元婴强,他便动了心思,不知自从他动了心思起,化神就与他无缘了。

    莫闲认识他,一起在云峰学习炼器,人与人之间低头不见抬头见,于是笑到:“归道友,为何阻住我的路?”

    归独秀淡淡地说:“莫道友,你这是去哪?”

    “炼器堂,去交我的作品。”莫闲脸带微笑,眼底却透出一丝冷光。

    “看来莫道友很满意自己作品,不如拿出来大家见识一番!”归独秀表示出很感兴趣的样子,周围有几个修士,一起看向两人。

    “请道友让开道路,几天后自然知道。”莫闲脸色转冷,他发现后面人感了上来。

    “看来不给我的面子了!”归独秀脸色一变,冷冷地说到。

    “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资格要看我的东西,滚开!”莫闲也不客气,他不屑再与归独秀虚以委蛇,直接脸色一冷,口气冰冷地说。

    “好,好!莫闲,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归独秀也勃然大怒,手出现了金光镜,祭了起来,一道金光直落莫闲,他一直信奉打人不过先下手。

    金光镜,人如果此金光,就会昏迷于地,任对方摆布。

    归独秀刚祭起金光镜,莫闲手上已经出现御兽铃,看着天空向他射来的金光,一声冷笑,一个铃铛响了,刹那间浓烟顿起,整个平台上顿时对面不见人。

    金光一遇到烟雾,顿时阻住,而烟一接触到人,归独秀浑身顿时疲软下去,栽倒在地,元婴之居然害怕无比,而莫闲身后的人,刚赶到这里,也同样被他放倒在地。

    莫闲冷笑一声,他没有想要他们的性命,要不然就不是仅仅软了下去,空的金光镜跌落下来,莫闲看了一眼,连一层禁制也没有,明明金光正大光明,却被他炼成旁门法宝,他摇摇头,也不再理睬几人,扬长而去。

    半天之后,几个人才缓了过来,归独秀恨恨地说:“莫闲,我一定要给你好看!”

    “归兄,不至于吧,这场争斗按理来说,没有什么,不过争二十个进入分宝岩的名额。”一个瘫软在地的修士说。

    “是啊,每十二年一次分宝岩之争,莫闲不一定会进入二十名之,还有许多当年修行者返回来参赛。”

    “蠢货,人虽多,你没有见到,到目前才交作品的不过五六人,肯定是添加的禁制,他不过刚来一年多的人,就不把我们放在眼,让他得到传承,还不知道他的尾巴会翘到天上去。”归独秀恨恨地说,他心有些明白,这件宝物应该克制他,但他不知道什么原因。

    事实上,御兽铃对妖物有更大的克制力,毕竟御兽铃是由御兽圈和枚铃铛组成,对妖物天然相克,而偏偏归独秀利用了化婴诀进阶元婴,对御兽铃有着天然的反感。

    莫闲交了作品,这件法宝他并没有炼化,但他相信他法宝的威能,今日一试,果然没有令他失望。

    “还有几人没有交作品?”一个资深的炼器宗师级长老问到。

    “还有四人,这些作品应该是成长型法宝,按时间来说,应该在近两日完成。”一句炼器堂的内门弟子说到。

    “按你的眼光,看看他们的水平怎么样?”

    “大部分算是会炼器,炼制一些常用的法器法宝没有问题,但要炼制出精品,在这次法宝,大多数是下品,难得有几件品,这一件御兽铃倒是不错,而且是有十八层禁制,算是一件精品,能达到内门弟子的水准。”

    “不要骄傲,把御兽铃给我看看。”长老说,内门弟子立刻把御兽铃奉上。

    “是用心了,的确达到内门弟子的水准,没有浪费材料,不对,连材料的杂质也用了起来,妙!一点也没有浪费配料,这十八层禁制也很完美,此人是谁,已有资格进入内门。”炼器师击节赞叹,不是为御兽铃的炼制水平,而是为他废物利用。

    炼制手法上,倒没有什么惊艳的地方,完全规举,看得出,此人基本功很扎实,思想很活,但炼制手法上,有些墨守成规。

    莫闲不知道对他的评价,就算知道,也不以为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