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日后,莫闲和一帮人站在分宝岩前,这是一块体积巨大的石头,不是在外面,而是在室内。△,

    莫闲这一次获得第二名,第一名被一个叫狄长风的人,他炼制是一件双龙轮,十八层禁制。炼制手法独特,颇有创新,荣登魁首。

    令莫闲没有想到的是,归独秀也以十名的身份入选,而依于通则正好以二十名的身份占了一个名额。

    “你们是这次优胜者,在十二年一开的分宝岩,希望你们能把握住,内有传承,我就不多说了,你们上前,只管向石头走去,至于机缘,看你所掌握。”一位长老说到。

    众人齐齐施了一礼,一个接一个走向分宝岩,人一到近前,一道彩光一闪,人便不见。

    莫闲也一样,转眼之间,他置身于星空,个篆字出现在眼前,内容很简单:何为器?

    莫闲想了想,说到:“器者,道之现!”

    这是莫闲的思考,世间万物,人造为器,器有一定的功用,不管什么器,甚至是法器,都脱离不了大道,故此,莫闲说:“器者,道之现!”

    此话一出口,周天星斗一起疯狂的运动,似乎衍生出种种奥义,莫闲立刻被星空所吸引,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周天星斗似乎蕴藏着无穷的奥秘。

    而且,似乎浓缩了千万年的运动轨迹,在短短的一瞬间展现出来,莫闲似乎隔着悠长的时间,观测着星空的变化,那不仅是诸天星辰,而是大道的具现。

    莫闲似乎痴了,静静地矗立着,而与他一齐进入的人,特别是狄长风,当问及他何为器时,他的回答物之用为器,随即也出现了周天星斗运动的情景,他看了一眼,目光便集在最亮的一颗上。

    最亮的那颗星刹那间射出一道金光,他一下子愣住了,他的脑海出现一篇《禹余无相禁制真法》,他略略在用脑翻阅,见内附九篇秘符,每一篇都是一个符箓,眼一见符箓,内心自然有金色篆浮现,随着境界加深,内容也加深。

    他大喜,眼前一花,自然出现在外面,他一愣,回过望了一眼分宝岩,心有些惋惜,他知道里面的星辰似乎都有一部秘法,所以他一进入其,就选择一颗最亮的星星。

    他如愿以偿,但心到底不足。已有人过来恭喜,顺便问了一下他得到何种机缘,他想了一想,还是说出了名目。炼器殿顺手记载下来。

    好在没有进一步问他细节,他不知道,他这一部《禹余无相禁制真法》,在云峰的内门,他以为得到秘籍,其实,分宝岩存在悠久历史,据说是天外而来,而其大部分秘法,云峰都有拓本。

    随着时间的推移,内部的人陆续出来,一一问清楚他们获得的的机缘,这次几乎全部是秘笈,只有一人获得了一件法宝的配方,是一柄万象无形剑的配方。

    依于通获得了《天巧小有巫器真经》,而归独秀却获得《地妖元无器真法》,偏偏莫闲到这时还没有出来,长老很惊讶,心也充满了期望,希望他能得到一部前人没有得到的真经之类的法诀。

    莫闲依然沉浸在诸天星辰,有些星辰很遥远,有些则很尽,心情演化着从古到今,以至于未来的变化,一颗颗星辰,或古老沧桑,或妖异,或暴戾,或诡秘,星光交织,形成一篇总纲:

    器者,道之现也,而生命以之为器,有用无用皆之为器,日用而不知……

    这篇金色的篆一入脑,莫闲知道他是炼器的总纲,诸般法器炼制方法皆由此发端,但并没有结束,满天星斗刹那间变成了流星,一齐陨落,皆集于莫闲一身,刹那间,诸般技巧皆一一浮现,转眼间就消失。

    就是莫闲,也想不起来,但他又好像有些印象,但就是想不起来,他静下心来,静静的站着,天空无星,却泛起无穷的星光。

    他这样一站就是天,陡然间恍然大悟,原来这么简单,大道至简,却又永恒变化,所谓道穷则变,先贤开炼器一道,后人只会在先贤规定范围内。

    炼器手法只不过是那几种,但物的道理,化而为器,千变万化,世间凡人,生产工具,陶瓷器皿,无一不是炼器。

    器者,取其物性,无非不过有与无,空与实,锐与钝等,都是阴阳变化,器之作用,越是明确,器物功用越是具体。

    莫闲哈哈大笑,今日才算入炼器之门,原来,炼器也是大道,世界自道产生阴阳,炼器就有用武之地,大自然也是如此,太阳和月亮,还是诸多星辰,皆是自然造化而炼之器,所以功用非凡。

    大自然越是精致,如生命,皆是自然伟力所造化,所有创造与毁灭,皆是天工,这才是真正的炼器!

    莫闲的眼界一下子开阔,修道者,实质也是一种炼器,以自身为材,不断摄取天地的灵气,使自身长存于世,而道佛的区别,从炼器角度来说,道使人形神俱妙,从而超脱,而佛则偏重于人的精神面,抛弃肉身,而塑法身。

    他明白了,为什么佛家高僧遗留的**留有舍利子,而密宗更是以人身上材质为器,法器之,多用前代高僧骨骸为器。

    而普通修士,更以妖兽身上皮骨等物为原料,进行炼器,在这一刻,他全明白了,物无贵贱,只有最适合而已。

    他转身一步踏出了这人片天地,眼前一花,出现在大殿,大殿长老还有内门弟子已经疲惫,只剩下最后一个人,整整九天,而除了这个莫闲以外,别的人都在天内出来,各自获得自己应得东西,虽然他们所得,对于云峰来说,只是内门收藏的一部分,但还有一人,他会获得什么?

    莫闲一出来,长老立刻睁开的眼,在其他人还没有动之前,一个箭步出现在莫闲面前,一点也没有长老庄重的样子。

    “你在其获得了什么秘法?”(。)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