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一个月的讲课,真正让书本上的东西转换成自己的东西。

    莫闲离开云峰,向南方而去,他去南诏国。

    南诏国是一个半蛮荒的岛屿,巫风很重,从依于通身上就可以知道。莫闲也是好奇,他进入其他世界,最重要的是游历,通过游历而增长知见。

    修者越往后,要求底子较厚,这也是大多数修士到了一定程度,都不约而同离开原来宗门而选择游历的原因。

    莫闲刚走了一天,一个人在前面等他。

    此人正是归独秀,他自从得到《地妖元无器真法》,炼成了法宝地妖修罗图,修成二十四道禁制,神妙无方,他信心大增,决定在路上解决莫闲,不然,他的意难平。

    “莫闲,你当日在云峰羞辱我,今日来跟你借一件东西,你的脑袋!”归独秀眼含暴戾,却又止不住得意。

    “你当日要抢我的法宝,不想不进行反思,真是无可救药!”莫闲看着他一身杀意,摇头说。

    归独秀脸涨得通红,出现了一张图,暴喝:“休要张狂,我看你往什么地方逃!”图修罗口喷出一道青黑色气息,直向莫闲刷来。

    莫闲身体一晃,人消失不见,对方刷了一个空,待出现,已到他的右侧,一拳打去,呯的一声,在拳头前方出现一个修罗,轰在修罗身上,将修罗打散,地妖修罗图一阵波动,光华明灭数次,居然没有破,另一个修罗出现,一道青黑色光华刷了过来。

    莫闲这回没有动,而是现出了天矶环,一环护住了身体,对方刷了出来,没有刷动,莫闲手出现了一张弓,千里云烟弓,此弓经莫闲又一次改造,论威能,恐怕已不下本尊手上的万里落日弓,不过落日弓因为材料非常好,还有极大提升空间,而千里云烟弓恐怕就到此为止,材料已以挥到极致,禁制也增至十六层,莫闲掌握得非常快,现在已经形成二十层禁制。

    既然材料已发挥到极致,那么莫闲就在箭上用功夫,这次改造重点是在箭上,箭尾的羽毛采用冰鹏的大羽,箭头采用星陨铁,呈棱形,威力比以前提高了十倍不止。

    开弓搭箭,一道白茫茫光略带彩出现,一箭出,如同闪电一样,射落了归独秀头顶的地妖修罗图。

    修罗图一落,归独秀脸色大变,他没想到自己所炼的地妖修罗图被对方一箭射落,连带他的神识都受到重创。

    不好,他勉强御起飞剑,想要溜走,莫闲的先天阴阳一气大擒拿手已从空落下,莫闲没有存留手的观点,对方既然带着恶意来,那就去死吧!

    一声惨叫传来,莫闲脸无表情,他取死有二,一是根本不知道莫闲的底细,以为莫闲只是一个普通的元婴修士,而他的元婴强于一般元婴,莫闲一向不喜欢张扬,还以二年前旧眼光来看莫闲,却不知道莫闲先天阴阳一气大擒拿手是对付元婴的好手段,一落入其,阴阳二气消磨,元婴也不过一气所成。

    二是自以为得到了《地妖元无器真法》,又炼制了地妖修罗图这样顶级法宝,几乎耗尽了他的身家,不曾想莫闲直接得到总纲,更要命的是,莫闲在数个月内,将藏经阁书全部记入脑海,其当然有《地妖元无器真法》,莫闲对他所炼的地妖修罗图一清二楚,有什么优点,有什么破绽都知道。

    莫闲从他一出手,便知道他的地妖修罗图没有成功,地妖修罗图以千载以上鳇鱼皮为主料,间涉及多种难得材料,特别是阴极石,几乎难寻,想不到他能找到。

    炼成之后,形成五方修罗,勾连修罗狱,拘拿修罗,这还没有成功,另需要以五个灵魂为祭,通常是妖魂,这才成功。

    成功之后,此宝能化实为虚,在虚实之间转换,修罗得到妖魂相助,也能出入幽冥和现实,口吐青黑色光芒,一刷之下,对方就落入幽冥之,纵是你成就仙体,也难逃这一劫。

    可是对方仅仅炼到勾连修罗狱,后面功夫没来得及做,便来急冲冲找莫闲,大概是想用莫闲的灵魂做五个妖魂之一。

    因未竟全功,人与宝之间联系很明显,没有达到人宝合一的程度,所以被莫闲一箭射落,神识因之而受重创,埋下了败亡的因素。

    莫闲杀了归独秀,将他的乾坤袋东西一查,不觉摇头,很显然,他为了炼地妖修罗图,几乎倾尽的所有财产,除了几块下品灵玉外,几乎没有什么东西。

    那把飞剑还有地妖修罗图,莫闲顺手将它们抛入乾坤袋,御遁光飞起,转眼远逝。

    在他走后不久,一道遁光停在刚才的地方,现出一个女修,绛紫仙衣,云髻高耸,看着地面一片混乱,现场没有尸体,她眼似有不祥之感,手放出一道青光,口念念有辞,现场似乎时间在倒流。

    莫闲正在飞行,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窥视他,他一惊,回过头往四周看了几遍,没有东西,陡然他想起一事,脸色一变,随手打乱天机。

    而女修身边,出现了场景产,间将两人争斗一一展示出来,她盯着莫闲的影像,眼露出杀意,突然之间,影像一糊,她的脸上也露出诧异,不过随即脸上露出森森的杀意。

    窥视感消失,莫闲脸沉如水,大意了,谁知一个归独秀,居然有人为他出头,他不过是客座外门弟子,自己真的大意了,不是他应该不应该杀,而是杀了以后,应该立刻打乱天机,自己好长时间没有这么做。

    主要是在这片天地,没有了像阎罗殿那样的组织,事实给他上了一课,他反省自己所作所为,特别是在自己破解了藏经阁法器的秘密后,自己有些得意忘形。

    修行果然是逆水行舟,一步不能大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