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落脚的海澜城,人口只有十余万,这个世界很奇怪,可以说小国寡民,天然与其他国家相隔,要进攻另一个国家,往往要经过数百里不等的海峡,除了几个方圆数千里以上的国家,别的国家,都没有能力侵占其他国度。

    民众之间,几乎只听说过有其他国家,很难看到其他国家人,但有一个,不知道是不是这方天地特有,民众还是很彪悍,甚至有些人可以肉身与妖兽相搏。

    海澜城,靠近海边,修有城墙,主要有海怪物时常袭击,倒不是为了防范人,莫闲进入城,城人根本没有在意,城有二家客栈,生意一般。

    莫闲来到海澜客栈,见伙计正在打瞌睡,莫闲一拍柜台,把他惊醒,他咕咕哝哝睁开眼睛,问到:“什么事?”

    “住店!”

    小二一下子精神来了:“客官,我们店有甲等房四套,乙等房…”

    莫闲打断了他的话:“就甲等房。”

    说完之后,掏出一锭银子,说:“够了吗?先住五天。”

    小二眉开眼笑:“够了,不用说住五天,就是住一个月也足够了,客官你跟我来。”

    小二将莫闲领到一个院子:“你看,这是我们的甲等房,单独的院子,客官,要不要佣人?”

    莫闲摇摇头说:“不用了,我休息一下,对了,要有一个叫依于通的人来找我,你来告诉我一声。”

    说完之后,便进入房,小二应了一声,便出去了。

    莫闲打量了一下院子,院子布置得很精致,有假山一阙,有莲池一方,有树几株,曲径通幽,虽不大,看得出用心布置。

    身后间正房,一间会客厅,一间书房,一间卧房,门前有木质走廊,掩映在小院,很有韵味。

    莫闲对此环境还是很满意,他自从学习炼器后,特别是领悟了总纲后,器实际上转化为对道的认识,并不是追求法宝的威能,渐渐泛化为对一切人为设施和自然事物都充满了兴趣,眼所见,都化为器。

    这实际上是一种过程,炼器之前,一器是一器;在学习之后,一器不再是一器。莫闲目前就处于这种状态,在他眼,器是泛化。

    他正品味着这其所含的玄妙,院门有人敲,他叹了一口气,说到:“进来!”

    门开了,小二带着一个人进来,该人身上有着波动,不过是炼气层的修为,见到莫闲,施了一礼:“前辈,可是莫闲师叔?”

    “我正是,你是…”莫闲不认识他,脑隐隐有数,应该和依于通相关。

    “晚辈是依师的弟子依仁,师傅前些日子说他的朋友来此。”依仁说。

    “你师父在什么地方?”莫闲问到。

    依仁突然下跪:“请莫师叔出手,救救我师傅!”

    莫闲心吓了一跳,但脸上却不动声色,手微动,一股柔力将依仁扶起:“快起来,依道兄出了什么事?”

    “师傅他前些日子和巫修麻九修起了一些摩擦,结果双双跌入一处秘境,我们想进入,却无门以入。”依仁说。

    “这里有秘境?”莫闲好奇问到,他没有听说过南诏国有什么秘境。

    “以前不知道,是在前一阶段发现在海边有些异样,又不能确定,本来等莫师叔来一起查看,不料遇到麻九修,因与师傅起了争执,结果大打出手,不知怎么回事,空突然出现一个漩涡,将两人吞入,在师傅临进入时,喊了一句话,要我前来找莫师叔,我接连几天来到这里,总算等到莫师叔。”

    “原来是这么回事,麻九修是什么人?”莫闲问到。

    依仁于是将麻九修的事告诉莫闲。

    麻九修本是一个巫修,由于道门做大,巫门已极度萎缩,但还残存着一些传承,他是玄鸟门的传人,玄鸟门信奉巫神玄鸟,擅长巫鬼术,麻九修一心重振巫门,成为一个巫修后,倒为当地人除了不少妖物,特别是海怪物。

    因为依于通以前呈学过巫门手段,而且真火又是巫门的白骨真火,但依于通却放弃了巫修身份,麻九修看不下去,屡次找他麻烦。

    依于通说,道门强大,而且是大势所趋,不肯再入巫门,两个人之间有了矛盾,道统之争很麻烦,经常一言不合,便出手,谁知这次出手惹出了麻烦。

    莫闲知道了事情的缘由,便对依仁说:“你带我去出事的地点看看。”

    依仁当然高兴,小二却不高兴了,莫闲知道缘由,笑着对他说:“这边的房子,我就不退了,你给我留着,说不定几天后我还会回到这里。”

    小二一听这话,立刻说:“我保证将这间房打扫得干干净净。”

    莫闲跟着依仁来到依于通的清修的洞府,洞府却离城约有二十余里的一处面海的山,山势陡峭,根本没有路,加上水汽很重,植被丰富,本来就没有外人来到,加之又布置了阵法,凡人根本不知道这里。

    “你师傅收了几个徒弟?”莫闲问到。

    “我师傅收了个徒弟,我是老,前面还有一个师姐和师兄,师兄叫依山尽,师姐叫依依。”依仁说。

    “你们是一个家族的?”莫闲好奇地问到。

    “我们是一个家族,都是依家,在这里,常常以家族划分,我们依家算是一大望族,但于修行,却只有我们几人。”

    莫闲点点头:“家族之有修行人也是幸事。”

    他没有多说,有了家族,往往有牵挂,对一个修行者来说,不斩断这些,终归是一大障碍。

    到了洞府,依山尽和依依早就在那里等候,一见依仁带着莫闲来到,忙上前拜见。

    “不用多礼,你们指一下依道兄在什么地方失踪?”莫闲说,他已感觉到这处有些不对劲,口说着,眼睛却望向海面上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