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在空倒飞的足有一里多,莫闲才稳住身形,双目闭了起来,心苦笑不已。

    这罪是自己找的,明知此剑有问题,自己还是没有忍住,用砍柴功去窥视其秘密,在最后一眼,总算看出一点秘密。

    这完全是全方位的压制,从身体到心灵一种全方面压制,唯有此,才能镇压这巨无霸的蛇类,莫闲不知道蛇是否还活着,就是死了,以其旺盛的生命力,恐怖的灵魂之力,历千万年而在,只有这种宝剑才能压制它。

    莫闲不是没有所得,就是刚才那眼,一种深入灵魂的恐怖几乎让莫闲为之崩溃,莫闲总算撑下来,在灵魂已产生抗体,虽然他受了伤。

    莫闲闭着眼睛,以神识的角度打量着周边,他没有动手砍伐树木,虽然这已算一种炼材,而且,莫闲现在发现,其蕴含着巴蛇的一点气息,如果炼制特殊的法器,会有意想不到的妙用。

    他进来的主要目的是找依于通,还没有发现依于通的踪影,自己就已经受了伤,真是出师不利。

    这次受伤,**上倒还好,眼睛估计二天就会好,但神魂却受了伤,还有只是一缕化身的分神,估计得将养二个月才能恢复,恢复之后,神魂会更上一层楼。

    莫闲从剑的一侧飞了出去,一路向里走,大概走了十里多,地面陡然炸开,要是在他没有受伤时,他可能早就发现,即使藏在地下,但偏偏莫闲神魂受伤,感知能力下降,只到这个妖物从地下发动攻击,他才发现。

    原来这个世界是有动物,莫闲居然想的是这个问题。

    他本能身体一躬,如一只大虾一下,一下子蹦了出去,而在地下,如同闪电般探出一头,足有丈许,头生独角,舌头分为两叉,眼睛如灯笼一样,发出暗金色光柱,随着它的出现,土石纷飞。

    大口张开一咬,莫闲已如受惊的虾一样,在空一蹦,以毫厘之差,避开了一击,身形一展,清风遁起,刹那间飞入高空。

    哞的一声兽吼,如同千万头牛在一起吼叫,全身已蹿了出来。

    莫闲也看清楚了,这一妖物足有百丈长,背上六翼,体型修长,浑身暗褐色鳞片,鼻孔之喷吐着火焰,这是一头飞遗,上古异兽。

    它起在空,张口一叫,哞的一声,莫闲脸色一变,感到到对方似在喊自己的名字,差点应答,幸好忍住,神魂受伤真是麻烦。

    莫闲稳住身形,冷冷地面对着飞遗,眼睛虽然受伤,但并不碍事,手一伸,一千二百斤一方天画戟握在手上。

    “人类,你闯入我的领地,做我的点心!”飞遗突然开口,声音巨大。

    “不知者不怪,我并不知道这是你的领地,我问你一件事,你有没有看见二个人进来?”莫闲眼光一闪问到。

    “两个人类?”飞遗口水只差流下来,它的表现被莫闲看在眼,虽然莫闲目前视力不行,但巨大的飞遗的一举一动还是看得很清楚,莫闲见它流口水,心已肯定,它没有见过,不然的话,它不会一听说两个人就流口水。

    “既然没见过,那你就受死吧!”莫闲突然说,手画戟一动,身形突然消失在它的眼,它感到一股杀意只冲它的腹部。

    飞遗体形巨大,但一动浑身皆动,异常灵活,活像一条鞭剑,巨大尾巴随着身体扭动,尾巴上尖骨陡然间笼罩上一层金属光泽,从尾部开始,像一条鞭,灵活的向莫闲抽去,虽然没有看莫闲,但这一鞭破开空间,正好与莫闲的方天画戟相撞。

    轰的一声巨响,莫闲以龙之力刺出的一戟,却被它鞭剑卸开,力道虽没有莫闲大,但却是另类技巧,身形扭动间,将莫闲的龙之力化解得一干二净。

    不仅直接卸开,而且在短瞬间力的方向发生了逆转。

    这是莫闲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景,一条飞遗,好似武道高手一样,根据自己的形体,巧妙将力道返了回来,莫闲刹那间对的就不止是龙之力。

    莫闲也是手微微后撤,戟杆带动戟尖,在刹那间画出漂亮的弧线,如果有第者看来,戟头在微小范围内,忽然向鲜花一样绽开,空气传来暴鸣声,凑成一声巨响,两方分开,莫闲脸色顿时谨慎起来。

    他没有料到,这条飞遗居然能将力量掌控入微到这个程度,这飞遗的天赋,还是飞遗经过长期锻炼而城。

    飞遗也是大吃一惊,它这一身不是人类功夫的功夫,是在那把剑意影响下逐步形成,莫闲不知道,他只是一接触到剑的威能就受伤了,而飞遗长期在剑意影响下,潜移默化,终于形成自己独特的武道,完全是根据它自己特点。

    “小虫子,你还敢抵抗!”飞遗一个盘旋,口喷出火焰,刹那间如火焰山一样。

    “五行之术,不过尔尔,你会放火,我就不会?”莫闲手指端出现符箓,火焰分开,他张口,喷出了桃都真火,在火焰流,陡然爆发,粉红色火焰挟裹着周围火焰,呼呼作响,向飞遗烧去。

    莫闲心暗叹,不知本尊什么时候形成符诏,一旦本尊形成符诏,自己就不用再画符箓,直接借本尊之力,动念之间,就会形成法术效果,比之当前又向前一步。

    飞遗一见火陡然飞出一种粉红色,接着火焰倒卷,自己的火焰居然失去控制,口一张,一颗通红的珠子喷了出来,此珠一出,莫闲感到桃都真火失去控制。

    他心一动,灵蛇盏出现,一点豆大的灯火被莫闲分了出去,晃晃悠悠向前飞去,此火一出,飞遗陡然一惊,心灵之充满了警示。

    它不敢相信,明明是一朵小火焰,怎么会让它产生这么强烈的危机感?(。)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