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令飞遗没有想到的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感,珠子居然失去了和它之间的联系,落入火焰,转眼之间,就化为雾气升起,一滴通红的水滴一样东西随着雾气升起而越来越纯粹。

    它大叫一声,眼都是红了,这颗珠子是它性命交修的产物,内含它的精华,能让它不着急,忘记了恐惧,和身扑了上来。

    它一口将小火焰和水滴吞了下去,转身想逃。

    陡然间,周身火发,不是它卖弄神通,而是真实的燃烧起来,从内部燃烧起来。

    它嘶吼着,在空翻滚着,六翅连翻,已燃成一个巨大的火龙,只听到啪的一声轻响,它的身形逐渐缩小,渐渐身形化为二道相互缠绕的气体,渐渐凝练,莫闲手一招,落到手上,这两道气息已凝练成形,时间已过去几个时辰。

    莫闲看到一条长达百丈的飞遗,最后被炼成一尺多长两道气息,其一道,闪烁着灵光,锐意无比,是庚金之气,莫闲不禁望向那把巨剑,飞遗长期处于这种情况下,不怪身据庚金之气,这也解释了它之前那一招鞭剑为什么这么厉害。

    也许是本尊的阴符剑机会,用庚金之气形成禁制,不仅锋利无比,而且和肺气相合,甚至能自生法域。

    他将庚金之气封印好,装入玉盒之,至于另一道是什么时候气息,乌黑发亮,他认了半天,才将它认了出来,这是一种煞气,很奇怪的是,一种几乎绝迹的煞气,巴蛇煞,这是由于巴蛇死时一口不甘心,与自身尸骨相合,在地下九幽煞气催化下,形成的一种煞气,很稀少,不属于千地煞之列,而是一种特殊的变种。

    这种煞气是炼制法宝的一种不可多得的材料,敌人如果了此种煞气,一时刻自然化为污血。

    莫闲没有留意的是,那朵火苗返回时,带着一小滴通红的质如红宝石的东西,自然流入灯盏之内,火焰好像稳定了一些。

    莫闲收了灵蛇盏,他回过头,看看那巨大的宝剑,心有一种冲动,是不是用灵蛇盏将它还原成庚金之气。

    他的心估算着,要用灵蛇盏先天火灵锻炼这座剑峰,摇摇头,不过百丈的飞遗花了几个时辰,那在地面上长达数十里的剑峰,恐怕那一点先天火灵不足以将剑峰炼化成庚金之气。

    要将之炼化,要等到找到灯油再说,灵蛇盏是谁的法宝,莫闲又一次糊涂了,难道在九天之上的仙界所用的宝物这么强?

    灵蛇盏跌入人间,很可能是在一次仙界之争,跌入人间,而且很狼狈,那么,究竟是何种伟力才使它这样?

    天色已渐渐晚了,莫闲离开了剑峰,正行之间,却碰到了熟人,是谁?

    正是柳振浩、品梅和一个不认识的青年,他们的出现,让莫闲非常惊讶,难道间和外面相连?

    柳振浩他们遇到莫闲很意外,见莫闲一个人,柳振浩问:“莫道友,你怎么也来了?”

    “我是寻找一位朋友才进入其间,你们是怎么来的?”莫闲心充满了疑惑,问到。

    “不仅是我们,还有许多人都进入这里,我们是从老君山青羊观进入这个洞天,这是一个投影空间,有扶桑树的投影在这个空间之,但扶桑树却不是我们所能触摸的。”

    “什么,你们是从青羊观进入,你们不是和青羊观的犹树子有恩怨吗?”莫闲心起了波澜,不是为犹树子,而是好奇这处洞天空间有几处门。

    “我们就是到青羊观找长老们评理,犹树子的事拖着也不是办法,与其隐瞒,不如到青羊观说清楚,这样的话,我们站在理上,免得犹树子以后借助宗门之名报复,到了青羊观,正好青羊观发出任务,到洞天之,采集炼器材料,我们就进来了,我们已经采集了不少树木,都是平常低级材料,我们是深入里面,碰碰运气,如果找到剑木之类的上等炼材,我们就发了。你是怎么到里面的?”柳振浩说。

    莫闲把自己到南诏国遇到依仁师兄弟的情况一说,他们惊讶了,品梅说:“想不到,还有一个与外界相通的道路,从老君山到南诏国之间有数万里,居然有此通路。”

    “你们有没有留意一些特殊的山峰,形状像刀剑?”莫闲问。

    “这一点青羊观早就说了,传说在远古时,十日并出,妖物横行,大地一片枯槁,有神人射下九日,天帝派下天兵围剿妖兽,那些山峰是妖兽所化,剑峰之类的是天将的兵器。”

    莫闲明白了,问到:“既然是天兵天将所为,为什么在一个洞天留下,而外面却没有?”

    “这我们就不清楚了。”柳振浩说到,“你既然要找依于通,不如和我们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好的,你们要到哪里去?”

    “我们前往狮驼峰去碰碰运气。”柳振浩手一指远方那座山峰,那座山峰像一只狮子趴在那里。

    莫闲点点头,在里面又没有地图,先跟柳振浩他们在一起,也可以熟悉一下怀,四人御起遁光,柳振浩依然驾御着眼虫,那个青年人,居然是巫修,叫做歧风山。

    他们到达狮驼峰,莫闲看到满山都类似于柳树,还有大量藤蔓,莫闲心一动,问这边柳振浩:“每座山峰是不是主要树种都不同?”

    “不错,都不相同,这边主要是柳丝木。”柳振浩说到,几个人取出飞剑,莫闲没有动。

    树木很不错,莫闲看看时间,见几个人即使用飞剑,还要数剑才砍断一根,

    趁众人砍树,莫闲闲着无事,用神识笼罩全山,一个地方有些异常,那是什么?不就是一棵葫芦藤蔓,藤蔓上有个葫芦。

    莫闲一见没有留意,他神识就要溜过去,陡然觉得不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