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对,这棵葫芦藤有些不对劲,在这个古怪地方,葫芦生长的地方好像是地脉所在,偏偏葫芦给人感觉很普通。◎,

    莫闲心一动,转身向那处走去。

    “莫道友,你去干什么?”柳振浩问到。

    “我见位道友砍伐炼材,在此也没有什么时候事,在周围走动一下。”莫闲笑着说,他没有说实话。

    “自己当心点!”柳振浩正在用断水刀砍树,顺便关照了一句。

    莫闲一笑,挥挥手,便走入森林。

    他来到葫芦前,果然奇怪,此地地势突起,在数丈外有灵气泄出,但到了跟前,却感觉不到丝毫灵气,看起来就是一棵普通的葫芦藤,但莫闲越发觉得他不简单。

    莫闲小心地向四周看去,如果是天生宝物,说不定有守护异兽之类,不过这株葫芦同周围并无什么守护异兽,倒是有天然阵法。

    对于阵法,人为阵法还好破,因为摆阵的人有意无意都留有破绽,要不然他一旦陷身阵内,也无法可施。

    但天然阵法,却不考虑这些,而是由自然形成,逐渐成长完善,一般情况下,除非对阵法极端熟悉,深通阵法的奥秘,才能从容破解,不然的话,就只有暴力破除这一条路。

    莫闲皱起眉头,他对也阵法只能说是粗通,看来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暴力破解,还没有等他出手,天空之传来破空声,莫闲一回头,却是一个熟人,青羊观的犹树子。

    他一见下面一个人,眼睛往下一望,见是莫闲,脸色一怒:“好贼子,正是天堂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钻。”

    也不等莫闲开口,青龙剑发,一条青龙直奔莫闲。

    莫闲也不说话,一道朱虹亮起,奇快无比,居然后发先至,他吓了一跳,顶上现出一颗山河珠,光华下卷,现出层层山河之相,有空间妙用,刹那间,莫闲的朱蟾剑在空似乎停住了,这不是朱蟾剑停住,而是空间不同,仿佛隔着千山万水。

    而他的青龙剑所化青龙,已到莫闲身边,莫闲身上升起一环,天矶环,宝光层层,轰的一声,青龙剑被阻,撞击的风压向四周而去,撞在那株葫芦藤的天然之阵上,一派青光如城,间夹着咫尺天涯的太宇妙用。

    犹树子一下子发现了奥秘,一抽宝剑,喊到:“不打了,此处有宝,见者有份!”

    他不顾有没有阵法,收回青龙剑,身剑合一,不理睬莫闲,直奔葫芦而去。

    莫闲见此,心一动,也收回了朱蟾剑,他要看看天生阵法到底怎么样。

    轰的一声,犹树子被反弹出去,在空翻了几个跟头,稳住了身形,眼睛一转:“莫闲道友,你如果助我拿到葫芦,我既往不咎。”

    对于犹树子知道自己,莫闲一点也不奇怪,柳振浩在之前说过,他们去青羊观,找青羊观的长老们评理,犹树子虽说没有见到,他肯定已知,何况,修行界对于知道对方身份手段很多,是以莫闲一点也不奇怪,犹树子知道他的身份。

    莫闲摇摇头:“此处是我发现。”

    “但此洞天是青羊观的专有洞天,里面一切物质都是青羊观的!”犹树子脸色一沉,又拖出了青羊观的名号。

    莫闲脸露讥讽:“洞天已不知有多少时间,巨大的刀剑山峰同学有巨大无比的妖物尸体,这些都化为山岳,天空飞行的金乌,恐怕青羊观都没有弄明白它的来历。”

    犹树子想要发火,但转念一想,笑了:“莫闲,此处虽是你所发现,也不过在我之前,你也拿不到葫芦,不如我们合作,给你一个葫芦,怎么样?”

    莫闲笑了:“正好相反,我两个,你一个,怎么样?”

    “不行,干脆我们先破开阵势,然后各凭本事,谁抢到归谁!”犹树子一狠心,说出了这番话。

    天空之又响起了破空声,两人脸色一变,天空之,一位着绛紫仙衣的女修御遁光飞来,一貌如花,但身上很冷,直奔此地而来,她一见莫闲,想了起来:“是你杀了归独秀?”

    “不错,是我,你是谁?”莫闲见她一付兴师问罪的样子,淡淡的开口。

    “我是玉虚宫麻姑峰的内门长老千歌凝,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杀归独秀,还不自杀以谢!”千歌凝冷冷的口气充满杀气。

    莫闲还没有说话,犹树子笑了:“莫闲,你真该死,见过千道友,千道友如果想杀他,再好不过,我可以当作看不见!”

    犹树子很高兴,莫闲真该死,给过他机会,居然和我讨价还价,现在两对一,看你往什么地方跑!

    莫闲脸一沉,他开始估摸着两人实力,如果和千歌凝动手,可以想象,犹树子肯定会落井下石,自己杀了归独秀,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个女人,和归独秀是什么关系?

    “你与归独秀是什么关系?”莫闲问到。

    莫闲不知道,千歌凝却不好说,因为归独秀是千歌凝的面首之一,所以得知莫闲杀了归独秀,她很气愤。

    归独秀是她的面首不假,这也是归独秀内心的痛苦之一,他所以明知化婴诀有诸多弊病,也修化婴诀,归独秀不甘心,虽然千歌凝很漂亮,但年纪要比归独秀大得多,加上又不是他一个面首,归独秀早想脱离他,从他炼制地妖修罗图宁可自己耗尽储蓄,也不愿找她可以看出。

    千歌凝虽对莫闲杀归独秀很恼火,不是她多爱归独秀,而是感到她的面子受到极大污辱,所以对莫闲充满了杀机,但对莫闲的问题,却是不好回答。

    “一个将死之人,要知道这么多干什么!”千歌凝冷笑到,霓虹针发,一共二十支,化成二十朵细小的星花,依据不同的轨迹,直袭莫闲。

    莫闲冷哼一声,一圈清光荡起,天矶环出现在头顶上,一道朱虹直如万千剑丝所成,奇快无比,只一闪,便到了她的面前。

    这一剑快捷无比,隐含一剑破万法的威能,莫闲一剑不出则矣,出则就要一剑见功,不要忘记,他身边还有一个犹树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