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振浩没有看出来,品梅却暗叹了一口气,虽然她对莫闲得到一件宝物,心有些不甘,但看样子,他们之间交情恐怕也淡了许多,一时间陷入得失之。

    歧风山看着他的离去,眼光芒一闪,他是不服气,怎么莫闲这么运气好,自己人和莫闲一起来到,偏偏他发现了宝物,更气人的是,居然没有自己的份,要是自己发现,也许就有自己的份。

    他没有想过,凭他一个金丹初成的家伙,如果是他最初发现,恐怕已经尸横当场。

    莫闲想了想,柳振浩他们来的方向应该没有,不然他会告诉莫闲,而其它方向可就难说,莫闲站在高空之,向其他方向看去。

    他的虚相空间暂时不能用,这是由于他神魂受伤,虚相空间运用要大量的计算,在神魂受伤的情况下,还是不用为好,不然的话,倒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试试,说不定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他极目远眺,发现一个方向似乎有法力的痕迹,他一纵遁光,向这个方向飞去。

    于崇阿是个独行客,用道家修为层次来说,当属于元婴,不过他不属于道家,也不是武修与巫修,他记得师傅跟他说,他这一门历代单传,融汇各方,其既有巫修,也有武修,亦有佛修,但主要成份是道修,一般情况下,他就冒充一名道修。

    他师傅功力极深,几乎超脱这个世界,但在天劫陨灭,他于体内生成了婴儿,却不同于道修,婴儿不是那么脆弱,出壳之后,自有宝物护住,而且,他一出壳,身体和婴儿二分,两者都能保持神智。

    他干脆就道家通常划分,说自己是一个元婴修士。

    因为他功力深厚,他通常行动是独自一人,不与其他人合伙,因此得了个外号独行仙。

    他以完成任务的形式进入洞天,他听师傅说过这里面的情景,此洞天称为扶桑洞天,有一株扶桑木,是大宗的一个秘密,据说扶桑葚含太阳法则,可以修成太阳真火,但世间从未见过扶桑葚。

    他早就炼成了大日如来真火,是太阳真火的一个变种,属于佛家密宗的真火,这是师傅告诉他的,他进入里面,就是想见识一下扶桑。

    他并不知道扶桑在什么地方,但有一个印象,扶桑与金乌相关,他一进入洞天,就根据金乌的轨迹,直接跟着金乌跑。

    但偏偏在一座山,受到大量蛊虫的攻击,他被迫落了下来,再一看,却是二个人在争斗,其一个是巫修,而另一个有巫修的影子,更多的是利用法宝之力。

    蛊虫并不是针对他,甚至不是两个人所发,而是脚下山岭之有着遮天闭日的毒虫,已经进化为蛊,但奇怪的是,只在这一片山林,出了山林一里,就没有蛊虫。

    于崇阿冷哼了一声,一****日冉冉升起,所过之处,大量的蛊虫化为飞灰,但蛊虫何止万亿,悍不畏死,前赴后继,死后尸体冒起一股黑气,虽然被大日一烧,但十股黑气,有一二股逃去,往后面的蛊虫身上一合,蛊虫立刻发生了变异,更大更凶,也更耐热浪。

    蛊虫居然在飞快的进化,等于崇阿发现,已能在大日光辉支持二息,于崇阿来了兴趣,他这一门,本来就是杂取诸家而成,但据师傅说,自从道门一家独大后,连带这一门都发展缓慢,不得不另辟傒径。

    他一来的兴趣,开始有意控制大日,有大日如来真火护身,他根本无惧蛊虫,就在这时,他听到一阵似厉鬼悲鸣的声音,身子不由得一个哆嗦,差点心境被破。

    低头一看,见那个巫修口波纹不断,身边大量的巫鬼结成墨云,构成虚幻的世界,那些蛊虫一入其间,立刻的发生异变,一个个长出各色的头颅,有人头、马头、羊头、更有无穷鬼怪的头颅,一个个张大的嘴巴,口烟雾狂喷,形成一个虚幻而真实的领域。

    他居然能够构成虚拟的鬼界,不知多少年了,于崇阿只听说过这种境界,虽然他也懂巫修手段,巫修主修巫术,不修元神,分为多种,大多数以阴诡莫测闻名,特别是诅咒与蛊虫两支。

    传说在远古时期,大巫师可以沟通神界和阴府,一身修为鬼神莫测,能入鬼界和神界,不过这是远古时期的传说,而他已有一点传说的模样。

    而他的对手,却是一柄如意高悬,散放着青光,将身体裹住,似乎在惊风骇浪的小舟,时时有颠覆的可能,但偏偏一点事没有,人在其,不断打出一道道阴雷之光,轰隆隆响成一片。

    两人在下方山林激战,所过之处,山崩地裂,但一时谁也奈何不了谁。

    于崇阿发现,这两人好像并未用全力,显然他的到来,让争斗的两人有了顾忌,两人都未尽全力。

    正在这时,天空传来破空之声,莫闲出现在上空。

    莫闲往下望去,见山岳俨然是一条硕大的天蜈蚣,但它却被一只钯子钉在地上,已经断成两截。

    莫闲见有个人,其一人正是依于通,不用说,正与他对敌的是麻九修,莫闲可以肯定,见他身边阴去笼罩,好似另一个国度,一个阴间国度,而在其,依于通以如意护身,正在里面向外猛打。

    莫闲一眼看出,目前依于通处于下风,但麻九修未尽全力,显然由于一个人的存在。

    而另一个人头顶着大日,身边数丈范围内,任何物质一进入其内,都化作飞灰,这种威能,就是莫闲也不敢轻试其锋。

    他既然在,莫闲把手一拱:“莫闲见过道友,敢问道友姓名?”

    “原来是莫道友,于崇阿有礼了!”于崇阿身边陡然一亮,人已消失,出现在莫闲对面。

    莫闲看出于崇阿使用的是天足通,刹那间出了蛊虫的围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