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门人,菩萨当年走时,只吩咐一句,有缘者自然得,今天我本来在此睡觉,被尔等吵醒,你们闲话少说。”守山尊者并没有将佛门放在眼,莫闲感到奇怪,这个佛门守山尊者好像对佛门并无好感,听说佛门有许多修士,有的是妖族强迫渡化,他是不是其一个。

    莫山紫一见,哼了一声,他从背后抽出他的宝剑,剑体黝黑,而且没有开锋,拿在手,就是一剑,一道剑气勃然而生。

    守山尊者冷笑一声,手棍上迎,轰的一声,空间一亮,莫闲眼睛一下子睁大,寒山尊者只是身体一摇,而莫山紫却向后蹬蹬的连退八步。

    两人只交了一手,莫闲却看出看似平常一击,莫山紫的剑气陡然而发,干脆利落,发出比本身十倍的力道,要是一般人,早已饮恨当场。

    而守山尊者却仗着力大,并没用什么技巧,硬是将他的剑罡挡住,莫山紫的力量大概有一龙以上,但借助技巧,那道剑气却有十龙以上,在短短的一瞬间,他的剑来回震荡了十次以上,好精妙的手法,不愧为炼神武修。

    但守山尊者却凭着单纯的力道,更重要的是,两者相交,应该波及到其他人,但守山尊者却在无形消弥了这种影响,一句话,守山尊者的境界远远在莫山紫之上。

    他一摆镔铁棒,冷冷的说到:“你们一起上,省得我一个个解决!”

    众人见此,难免打退堂鼓,但进入到其,眼看这片天地,间收获很大,就不说里面的珍藏,单眼前这座山的紫竹林,眼尖的发现,间许多竹子紫光莹莹,本身已经不凡,不需祭炼,已抵得上法器。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一声喊,一涌而上,其人直接围上,分别是莫山紫、莫闲和于崇阿,莫闲手持方天戟,而于崇阿却使一支锏,人围上守山尊者,而后面诸人却各施神通,赤霞身体一动,绿云黑雾,众多巫鬼还有蛊虫疯狂向守山尊者扑去,而她的手上却出现一个手鼓,随着鼓声荡起,众人只觉身上一振,而敌人闻之,却觉得心烦意乱。

    而陈无结祭起黑风铃,一团黑风向守山尊者刮去,飞砂走石;而依于通也祭起一只白骨环,一圈接一圈骨白色光环向他套去,还有其他人,就连智光上人,也取出一个木鱼,重重敲击着,每敲一下,现出一尊青面獠牙的护法神,手执法器,向守山尊者乱打。

    各人自展神通,其像巫鬼黑风蛊虫之类,根本不分敌我,连带莫闲人一起招呼在其内。

    莫闲知道他们的心思,主要打击守山尊者,顺带兼顾人,而莫闲等人身上也亮起护体灵光,各摆兵刃,向守山尊者杀去。

    守山尊者口诵真言,身边勃然而起一圈佛光,所有巫鬼蛊虫之类,根本一接触佛光,立刻化作青烟消散。

    手棍一摆,身子一摇,又长出两个头,四只手,棍子也变成根,照着人劈头盖脸就打了过来。

    莫闲将手戟一晃,身随戟进,尽量不是与他的棍接触,因为知道他的棍最起码有十龙之力,自己只有龙之力,乒乓的两声响,两个人又飞了出去,是于崇阿和莫山紫,而莫闲由于戟并未与他正面相撞,乒乒乓乓,戟头不断伸缩,身体不断走出弧线,暂时没有落败。

    守山尊者显然意外,不见打飞了两人后,根棒一齐向莫闲砸来,莫闲一见形势不对,身体一缩,倒拖着戟就走。

    此时,两个被崩飞出去的人,一声吼,于崇阿的锏又打了过来,他嘴角带着血丝,受了点伤,而莫山紫却一声暴喝,一拳击出,空气罡气现,一条数十丈长的青龙咆哮着冲向守山尊者。

    而莫闲猛然回头,倒拖着戟陡然跃来,化作数十道戟影,如戟山一般,眼现出了诸天符箓,时间在一瞬间变慢,在他的眼,守山尊者化为一道立体的符箓,他一戟正好戳在符箓的关键处,符箓一闪,开始崩溃。

    在其他眼,莫闲以拖戟计猛然一击,而于崇阿的锏又到了,莫山紫的一拳罡气所化的青龙也已轰到,加上智光上人的护法神各种法器打击下,守山尊者一愣,接着化为光点,轰然而散。

    众人欢呼一声,一齐涌上落伽山,紫竹林紫竹幽幽放着紫光,连依于通的个徒弟都在进入紫竹林,好在竹子甚多,而莫闲却落在后面,因为他的脑海在不断回忆着那个立体的符箓,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他一想,还真的想了起来,是本尊在炼功时所见,周身五百万亿的生命,心就是这种符箓,一种复杂的双螺旋结构,而且相互折叠,形成复杂的空间结构,这是生命物质的基础,它会分裂,虽然有些细节上不同,但大同小异。

    原来如此,这个尊者说他是一缕投影,真是大道无边,居然是这样。

    要是自己观想出这个符箓,会不会也有投影?莫闲心一动,不过这个消息应该传给本尊,让他去研究。

    他在这边想着,动作上慢了一步,再看时,身边已无人,一个个深入紫竹林,莫闲摇摇头,找了一个方向,也进入紫竹林。

    一棵棵紫竹在微风摇曳,竹叶间发出悦耳的声音,似乎此有至理,而且心宁静下来,似乎有人在耳边念清心咒。

    不愧为菩萨的紫竹林,他想到,眼光打量着身边的竹子,他准备选一根竹子,紫竹能算上一种灵根,用来炼器,能有想不到妙处,另外,他还想取一截竹鞭,但他不愿过多取紫竹,这片竹林这么幽深,还使人宁静,莫闲也不愿意焚琴煮鹤。

    他不知道,他这种想法,别人也一样,他没有觉察到,紫竹林那似清心咒的声音,已不知不觉影响了所有的人,不过别人都没有留神那声音。(。)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