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刚想直起身,眼角余光看见竹根下有着青苔地衣,他不仅想起了第依大王,一时愣住。

    正在发愣时,地面的地衣陡然起了变化,不一会,第依出现,一拱手:“莫闲道友,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你!”

    莫闲惊讶看着了看四周:“你居然进入到这里?”

    “不是我进入,我用神念扫描,在这个世界,所有地衣是我的一部分。”第依说。

    “你以前不是说,只在冰火岛?”

    “那是以前,我出了冰火岛,发现这个世界,地衣种类很多,却没有灵智,本来我想以自己繁殖来扩展自己,偶然的机会,我发现只要我的神念接触过的地衣,我本质上可以附在此,这个真有趣,但这里地衣似乎含有一种佛力,它们有依稀的记忆,但内容很少。”第依说。

    “你是不是也进入扶桑洞天?”

    “那个地方我不没有留意,难道有什么独到的地方?”第依的眼睛是幽深的黑色,没有一点眼白,很有兴趣望着莫闲。

    “你有空去看看,里面很独特,我在其,吃了一个亏。”莫闲说着,用心音妙语将自己在洞天所见所闻传给了他。

    他愣了一下,笑到:“世间居然有如此地方,有趣!”

    “你要不要去看一下?”

    “我已经在看,里面地衣很少,不要紧,我会使它们增生,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不然我会错过这么有趣的东西,该怎么感谢你呢?”第依陷入沉思。

    “举手之劳都算不上,哪里敢要第依道友的谢意!”莫闲笑到。

    “我近来遍布整个整个世界,这个世界像一朵莲花,外面有地膜包裹,我暂时出不去,不过不要紧,总有一****会出去。在人间我见识了不少感谢的方法,对了,我在此间的地衣见识了两种妙法,不太完整,我增加了我的见解,就送给你,作为谢礼。”第依想了一会说到,他以心音妙语的方式在元神说,莫闲只觉得大脑之浩浩荡荡多了两种方法。

    他一凝神,居然是六字大明咒和掌佛国,六字大明咒,又称观世音大明咒,常人修行,第一步需念诵至少百万遍,以形成念力,但其关键是在于其音,六音振动身体脉络,常人无法找准咒音,咒音可能与正常读音差别较大,而且,每人都有自己的咒音,不是跟师傅学样就行。

    需多次念诵,细察周身,咒音准时,会形成一种振荡,从而进入无想无念,身体血脉受咒音影响,从而发生微妙的改变,形成念力,从而内护其身,外辟群魔。

    对于莫闲来说,形成自己咒音,只需一二日足矣,但还没有结束。

    一般人修行此步足矣,但第二步却是每字咒音念时,配合观想,形成独特的光色和种字,此步一成,可以降魔伏妖。

    第步,进一步观想,形成诸天伽蓝,怒目金刚以及慈悲佛陀,与己身一体,达到自己就是金刚,这一步,耗时比较常,观想之物要清清楚楚,纤毫毕现才成。

    六字大明咒倒与莫闲本尊所修行的神霄雷法类似,比神霄雷法更加繁复。

    而掌佛国,却是一种太宇之术的变化,精神感应空间,形成一种虚拟空间后,观想佛陀诸天群生,进驻其,从而开辟一个空间,亦可用法宝为载体,与道家的袖乾坤并称为道佛两大太宇之术。

    莫闲谢过第依,第依一笑,又还原成地衣,绝大多数时间,莫闲对他来说,根本不在意,好似人与细菌之间,不过这两个不同层次的生命因为机缘巧合发生了关系,对于第依来说,恐怕只是他亿万思绪的一缕,他不过随意而为罢了。

    在之后,他便不留意莫闲,莫闲也觉得地衣应该走了,他才继续向前,走出了紫竹林,一出紫竹林,他回过头,听到悦耳的紫竹在风喃喃,有几个人从紫竹林走出,他看到了于崇阿。

    一问之下,于崇阿在紫竹林也只取了一株紫竹,正好,依山尽也出来,不过依于通没有出来,一问依山尽,他也取了一株紫竹,个人都取了一株,莫闲一下子惊醒,再回想自己在紫竹林的经历,他一下子汗下来,很明显,自己不知不觉,就了紫竹林类似清心咒的法术。

    “道友,怎么了?”于崇阿见到莫闲冒汗,心奇怪,像他们这种修行层次,就是泰山在眼前崩塌,也不会流汗。

    莫闲也知道在知道真像的一瞬间,他的心防失守,幸亏没有什么情况发生,他一瞬间,身体的控制权又一次掌握,汗水立刻消失。

    “太可怕,在不知不觉了招,你们不觉得只取一株紫竹有点奇怪么?”莫闲一说,于崇阿一想果然异常,他受莫闲提醒,一下子就明白了,脸色苍白,汗水也冒了出来。

    只有依山尽迷茫无知,于崇阿长叹到:“今天方知自己的渺小,原来佛门妙法果然利害,在不知不觉就招了,还好,菩萨没有坏心思,不然我们就惨了。”

    “两位前辈,你们在说什么,怎么我听不懂?”依山尽一头雾水。

    “你去问问其他人,他们是不是都取了一根紫竹?”于崇阿说到。

    依山尽带着疑惑问了几个人,果然如莫闲所料,但究竟为什么,他想不通,回过头,想问莫闲,却见依于通与依依和依仁出来,他们脸上带着笑容,一见几人,笑着打招呼。

    “师傅,你们是不是也只采了一根紫竹?”

    “当然,竹子那么好,多采于心不仁,我们人都选择了一株,怎么?有问题么?”依于通说,他有点奇怪。

    “师傅,我问过其他人,他们也采了一株,其是否有什么问题?”依山尽问到。

    “都采了一株,怎么可能,难道紫竹林,有什么阵法?我怎么一点也没有感应到,莫兄和于兄,你们知道什么回事?”依于通脸色一变。(。)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