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崇阿说:“反正没有恶意,不用多想,眼前有条路,我们走哪一条?”

    “就选左边一条,大部分人往间去了,我们就选左边一条。”莫闲说。

    “那就这么定了。”依于通说,他也不想和他们相争。

    几人踏上左边的一条路,转过了几道弯,眼前豁然开朗,一片莲花盛开,朵朵放射着彩光,在莲池的那一边,有数间水榭。

    于崇阿说:“原来是莲池,来对了,莲花池的莲花,虽不入先天,但也是后开难得,传说菩萨的莲台就是莲花池莲花所炼,有清心炼神,能防御外魔的作用。池莲藕,也是难得的妙品,更兼得此处莲池的水,混合了阴阳净水,池底的泥,是传说八宝功德泥。”

    他这一说,几人立刻眼睛放光,依仁脚最快,脚下一用力,身体飘起,就往池一朵白莲而来。

    “慢点,小心!”于崇阿喊到,已经迟了,莲池之,一柱水花耸起,直扑依仁。

    依仁的手正伸向一株莲花,眼角余光发现水花猛然蹿起,念头还没有转过来,水花已沾在身上,只觉神魂之内一寒,人立刻僵住,从水升出一柄九瓣紫金锤,一锤正打在依仁的胸前。

    依于通的白骨环,于崇阿的分水珠,莫闲的朱蟾剑在依于通大喊的“不”的声,已到水柱面前,而依仁却口鲜血狂喷,倒飞了出去。

    分水珠一到,水柱立刻分开,现一个妖怪,头带金盔,身披黄金锁子甲,腰围簇花宝带,足踏烟黄履,鼻子高耸如桥,嘴角两缕肉须,口钢牙外露,眼睛灼圆而暴突,手执九瓣紫金锤,略一摆,金光亮起,耀人双目。

    见般法宝飞来,也不惊慌,手锤往上一迎,金光耀目,护住全身,先是分水珠,撞在他的锤上,轰的一声响,分水珠飞回,接着白骨环到,一圈圈骨白色圆光,想套住他的锤,但被他锤上金光一冲,白骨环只是乱转,落不下去。

    朱蟾剑的朱虹已到,但却被他一锤封住,莫闲手一指,朱虹上下飞舞,但他的手上锤显然是一件神兵,往空一扔,化为数个,不仅挡住了朱蟾剑,连分水珠和白骨环一样敌住。

    旁边传来的依依和依山尽的悲愤叫声:“他杀了师弟!”

    依仁从莲花池倒飞出来,依山尽急忙上前,一把抱住了依仁,但依仁已经气绝身亡,那一锤之下,不仅胸骨尽碎,连带内脏也粉碎,身在空,已然气绝。

    “你是什么人?”莫闲问到。

    “我是怜波大王,此池此境是我的,你们侵入此地,那个人是你们的榜样,还不退去!”怜波冷冷的说。

    “此地是当年菩萨留下,何曾是你的?”于崇阿冷哂到。

    “哈哈,什么菩萨,他既然离开,我就是主人,你们给我死来!”怜波说着,身边黑气起,间现出各色各样的妖魂,如章鱼的触手一样,飞速延伸,转眼间越过相争的锤剑之物,它一近身,几人变色,怨气如山,完全是魔道手段。

    莫闲将腰间的吞天葫芦一拍,揭开的盖子,一条数十丈长的巨蛇出现,一口吞下,无尽的妖魂之类,投入口。

    吞吃了黑气,巴蛇并没有缩回葫芦,而是蛇口大张,咽喉处现出一个黑洞,往怜波一吸,怜波本见自己数百年来捕杀海生物炼制的黑气,被对方从葫芦放出一条蛇吞了,刚要发怒,却猛然觉得自己立不住脚,往蛇口投去。

    怜波大骇,挣扎着急叫饶命,已经迟了,被蛇一口吞下,身体缩小,莫闲一把将葫芦塞子盖上,而他的九瓣紫金锤掉落下去,却浮在水面上。

    莫闲手一引,御物术出,却没有引动,当下一愣,于崇阿和依于通见状也是一愣,于崇阿随即以御物之术,想引动此锤,锤依然没有动,这一下,几个人看出问题。

    莫闲眼符箓一闪,却见一朵莲花朵正浮在水面上,莲瓣上有道道符箓,他明白了,原来此妖以莲花朵为料,运炼成兵,说到:“这是一朵莲花朵,被此妖祭炼成兵,看来此池的莲花之类,的确不凡。“

    莫闲这一说,两人这才明白,他们小心地查探一番,见周围并没有什么妖物,才放心,而依仁的尸体却已被依山尽收入乾坤袋,几个刚采摘了几朵莲花,陡然,旁边传来爆炸声,那是雷珠爆炸声。

    他们一愣,迅速飞起,却见右前边一处云烟飞腾,无数佛光照耀,其烈焰飞腾,与此同时,整个洞府之因为佛光升起,好像起了连锁反应,在他们的脚下的莲花池,也腾腾升直佛光。

    甚至有几处听到惨叫声,莫闲转头向此处看去,见几处都有遁光升起,但他们的脚下,佛光之,也有人挣扎,不一会都平静了。

    莫闲看了一下,共有处有佛光升起,央一处最盛,却没有办法到达,因为它的佛光勾连着一处,那处人最多,也就是刚才雷珠爆炸声传来之处。

    莫闲五人落了下来,眼前的莲池一派佛光罩定,于崇阿试了试强度,摇摇头说:“如果用真火炼,大概需要九日,才能将佛光禁制完全炼化。此处洞府听依道友说,只是开放一个月,我们已经进来大半天。”

    “有没有其他方法?”依山尽问到。

    “有!就是我们用法宝攻击,如果运气好,可以攻开佛光禁制一个洞,但佛光禁制在一刻后,又将重新填满,你要做的事,就必须在一刻钟内完成,不然陷身于危险。”

    “用法宝攻击,多长时间可能打开?”

    “这看法宝的威力,我身上有一件法宝九天元阳尺,攻击时大概一个时辰就可以攻破,一般法宝就得几天。”于崇阿淡淡地说。

    “此处没有必要再打开,不过是些炼器炼丹的材料,我们还是去核心大殿,进入里面,看看有什么。”莫闲直接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