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区,众人又一次会面,连依于通在内,共有五支队伍,全都聚到此,不过各支队伍现人都已减员,除了赤霞一个人除外,现场只有十五人,算起来莫闲这一支人最多,不过,要算实力就难说,他们之有二个筑基期的,会拖累他们。

    而莫山紫这一队只剩下二人,一个炼神武修,一个是金丹道修;陈无结这一队还剩下人,除了陈无结外,还有一个元婴修士和一个鬼修,境界是鬼丹;至于智光上人一队,本来人最多,有人,现在剩下四人,二个是佛修,智光上人达到了四禅境界,六识已开五识,相当于道家元婴略强,另一个人也达到了四禅境地,六识开了四识,不过是一个头陀打扮,相当于道家元婴,另二个一个是巫修,身时有巫鬼出没,相当于道家金丹,还有一个是武修,达到炼髓的层次,略等同道家金丹微弱一点。

    路边有一块石碑,上书几个篆字:潮音洞。

    但并没有山洞之类,而是一群大殿,现在众人正在最前面的一座外殿前,令人奇怪的是,殿前一对风火轮悬在空,下面烈焰熊熊,火并一火,空火、石火和人火,正是昧真火。

    众人眼睛如放在上面,莫闲本尊修有昧真火,一眼看出,这是火种,自古修炼昧真火者,除非师承,火种代代相授,其他人都面面临一个难题,就是要收集种火,而且火要协调,稍不留神,真火失衡,反噬自身,弄不好会**其身。

    而这里居然有火种,如果得到昧火的修法,那么成就昧真火是顺理成章的事,除莫闲外,众人眼睛都放在昧真火。

    莫闲却看出了实质,昧真火是在此温养风火轮,那么风火轮就是灵宝,不知多少年了,风火轮恐怕已经禁制完善。

    莫闲身怀炼器总刚,当然看得出,这是一种特殊方法,借助昧真火温养灵宝,他甚至能推断出,风火轮的本质很普通,但经过千万年昧真火的温养,材质发生了惊天动地的改变,已完全不同,配得上灵宝的实质。

    “莫道友,你怎么盯住风火轮?”于崇阿问到。

    莫闲脸色严肃:“这是一件后天灵宝,经过千万年昧真火薰陶,恐怕是此第一宝物!”

    “什么!”于崇阿叫了起来,他们谈话声音虽低,但在场的哪里一个不是耳聪目明,刚才众人都注意了昧真火的火种,现在目光一下子集在这对风火轮上。

    “不对,是后天灵宝,想不到我依于通能有缘得见灵宝。”依于通先前没有注意到风火轮,现在听莫闲一说,他也是一个炼器行家,立刻辨认出后天灵宝,众人的呼吸一下子沉重起来。

    风火轮,后天灵宝,只要初步炼化,就会知道它的用途,后天灵宝,能称上一下灵字,不仅是法则与外界勾连,动则惊天地,而且,法宝渐生元灵,虽然不如生灵那样,有些机械,但一经祭炼,甚至能做到自动护主,而且威力因牵动外界法则,绝对强于一般法宝。

    虽然还看用途,有些后天灵宝本不是争斗之物,在争斗上不一定强于法宝,但肯定有一方面强于法宝。

    看那风火轮,传说大神哪咤脚下之物,动则风雷相随,速度远超一般腾云,而且,可作攻击法器,能焚山煮海,众人的眼光像贴在其上。

    “此宝是我佛门之宝,理应归我佛门!”智光上人眼睛露出贪婪之色,道貌岸然的说。

    “上人的话不对,此间已废弃,此宝有德者得之。”陈无结不客气说到。

    一时间,各人情绪都激动起来,因为有佛光禁制相隔,虽然激动,但还是口头上相争。

    莫山紫说:“各位,眼前禁制相阻,还是想办法破除禁制!”

    众人将目光放在智光上人身上,智光上人说:“看我又不能破除禁制?”

    莫闲笑到:“此及佛家禁制,难道佛门人也破不了?”

    一句话出,智光上人脸通红,他真的破不了,口却说:“我佛门许多功法失传,本来可以破除的。”

    “罢了,我们强攻罢!”莫闲说,抬手就是一拳,拳罡出,这是武修的手段,他对武修,境界虽了解,但真实练过的仅是大力牛魔拳,但他对武道了解却是很深,又身负龙之力,不过他未用全力,只用了一龙之力,一道如凝的罡力正轰在佛光罩上。

    佛光罩上,无数符箓开始显现,整个像水一样,发出悦耳的声音,好像春风过林,随着涟漪扩大,声音越发悦耳动听,但在悦耳声,一拳就这样消解。

    莫闲一时怔住,在他的耳,却传来世俗繁华的声音,有集市的吵闹声,朝堂上的威严声,小人的阿谀奉承声,君子的坦荡声,贩夫走卒的叫卖声,夫妻间的呢喃声,晚辈的进孝声和长辈的慈爱声,还有诸多数不清的声响,好似世间的声响在那一刻全部在心灵显现。

    莫闲猛地被这诸多数不清的声音灌入脑,幸好他已到元婴,才没有迷失自己,无数的声音让莫闲似乎在一瞬间经历了各种人生。

    观世音,莫闲一瞬间明白了观世音的含义,世间种种皆在元神展开,虽然他根本没有显现元神,他的境界还不足。

    声音之有的欢愉,有的悲痛,有的愤闷,有的惊恐,有的平常,世间所有的声音如在耳,众生是自己镜子,众生如己,己如众生,原来世间众生皆是如此。

    莫闲一时间沉在内心,而莫山紫却一拳出,青龙现,长达数十丈的青龙轰在佛光罩上,佛光罩也剧烈的波动,无数声音直入他的心灵之。

    莫山紫大喝一声,他心志异常坚固,诸多声音浩浩荡荡,但他愣是斩了出来,后退两步,口喷出鲜血,随着他的鲜血,无数声音一下子淹没了众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