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盈之出现,举着双手,立刻有几支枪锁定了他,一道光芒过后,莫闲明显看到他身体一顿,知道他已被闭了神通,不是人闭,而是对方手中一件法器。

    莫闲低声说:“你们在这里,我先出去,记住千万不要出去。”

    莫闲悄然出去,此时,对方又高声喊到:“还有一位老师,你真的忍心看着我们对付学生么?”

    莫闲现身,说:“不要对付学生,我出来!”高举着双手,别人都是没有看得出,出来的其实是莫闲的化身,见莫闲出来,一道光芒落在他身上,他浑身一软,发现元力被告锁死,各大窍穴之中有一种力量,不,是一种信息,冲和着力量发挥,大概三个时辰后,它才消磨得差不多,原来这就是原理,它不会对身体如何,却能压制你的神通,莫闲的化身铙有兴趣的观察。

    宇宙间一切都是是能量信息,但并不是宇宙的实质,宇宙本身就是无中生有,这一点虽然器修已经证实,但并没有引起注意,生命化虚无,一切归于寂灭,对积极向上的器修来说,好像并不愿。

    莫闲观察着,他身上各大窍穴都是一样,不过他小心翼翼,而是将深藏一处的窍穴放空化无,一切都在同化,包括那种信息能量,转眼之间,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莫闲一处被封窍穴被打通,他不动声色,就听见对方为首的一人说:“很好,看来,二位老师都是好老师,爱护学生,还有几位同学,却不顾同学之间友情。”

    不等他说完,莫闲却打断了他的话:“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劫持我们?”

    他一愕,接着来了兴趣:“我们是新人类,你们这些旧人类狭隘的思想怎么了解我们,我们为人类的未来,人类的进化而奋斗,结果你们这些旧人类,多方阻挠,还问我是什么人,正好,将你们带回去,实施人类改造计划。”

    “不要把你们说得那么高尚,人类的进化并不是想当然,当年生灵涂炭,许多人人不像人,兽不像兽,而且失去理智,掀起了社会大屠杀,就是你们所说的人类进化,与其如此,我宁可不要人类进化,人之所以为人,不是为了追求无上威能。”莫闲冷冷驳斥。

    “胡说!”他恼了,大叫道,手中枪举了起来,眼睛开始发红,莫闲在说话间,又开了几处窍穴,旁边一个人喝道:“够了,怒虎,你看不出他在激怒你吗!”

    又回过头,眼睛冷冷注视着莫闲,发出一阵狞笑:“很好,居然有胆量,想给外界的人以及几个学生找出我们的弱点,你真的不怕死吗?”

    “怕,当然怕,与其落到你们手上,给改造了,还不如死去,死并不是生命的终结。”莫闲说,他发现这批人心理上都是出现了偏差,也许是生命之符箓的改变,或者是长期在逃亡之中,受到打击,心理上发生了异变,莫闲考虑的是怎样保住学子还有这艘船,虽然他们的枪很厉害,甚至超过一些法宝,但他并不在乎,以他的功行,自己要走,或者是杀伤他们,不是一件难事,虽然这么做,会暴露他的实力,但这是最坏的打算,所以他得试试其他方法。

    “很好,要是你们配合,我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

    “那你来干什么?”

    “我们从你们的通讯中得知你们遇到了天魔,虽然古籍中有,但我们并不迷信,你们是真的遇到了天魔?”

    “那当然是真的,船上的监视装置可以作证。你们犯不着劫持我们。”莫闲说。

    他心中一动,想起了一个计划,本尊和化身心灵相通,本尊立刻行动起来,他首先得先破坏那牵引的元磁光束,使两艘船能在必要时分离开,然后才是逃跑计划,他想,真正的救援船正在路上,当他们相遇时,才是最佳逃脱机会,由于船上防御武器很厉害,最好逃入异空间,空间跃迁技术船上有,但准备跃迁时间长,他们行驶在星系内部,虽然远离自己的行星,不值得用跃迁技术,而跃迁技术在莫闲看来,就是一种空间遁术。

    得先和戴盈之联系,想方设法解除他的禁祻状态,另外还要救出船长等人,他对器修学习到今日,虽然层次上没有逍遥修士高,但他的手法却别出心裁,与众不同,敌人虽是新人类,但也是器修一脉,他有足够信心将船带入异空间中,但需要船的控制权,毕竟这是一件大型法器。

    想到这里,心灵传声给那三个人:“你们注意,等我的信号,要时不要犹豫,不要说话,我是心灵传声给你们,我有一项计划,如果成功,我们就自由了,即使失败,没有事比现在坏!”

    “我们需要实证,山猪,带他去数据中心,找出相应的数据资料。”那个头目冷冷的说,一个壮实的带着野性的汉子走了出来,手一推莫闲:“快走!”

    莫闲一个趔趄,撞到了戴盈之的身上,回过头来,恶狠狠的看了山猪一眼,山猪有些奇怪,自己并没有用多大的力,而且角度也不对,他怎么趔趄的撞向戴盈之,脑中怀疑一闪,刚要说话,却见他恶狠狠瞪了自己一眼,立刻火起:“妈的!还敢朝我瞪眼睛!”手中枪托就砸。

    “山猪,够了!”头目冷冷喊道,他刚感到一丝不对,却被山猪一打闹,不觉间便忘记了。

    戴盈之脸上惊诧一动,迅速低下头去,他感到就在接触的一瞬间,一股微弱却很坚韧的元力传入身体,带着丰富的信息,摧枯拉朽一样,他身上被封住的窍穴居然活了大半,他心情震惊无比,忙收敛自己的情绪,回忆着刚才的方式,心中恍然,悄悄聚集起元力,慢慢解严了剩下的窍穴,他依然装着无力的样子。

    这一切都是在无声中完成,看着莫闲被押走,他眼中精光一闪。

    莫闲在前面走着,转过了一道弯,见周围没有人,嘴角露出了笑容。(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