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点走,不要磨磨蹭蹭的!”山猪骂道。

    “我有点走不动了,你干脆解开我的禁制!”莫闲说。

    “做梦!”山猪嘴中妈妈奶奶的骂着,手中枪用枪托想揍莫闲,他心中没有想。他一个筑基修士,不过进行生命符箓的改造,皮糙肉厚,力量比一般修士大得多,甚至有自发的神通,就是孕神期修士遇到他,也不一定能胜,所以他押着一个筑基修士,他的上司很放心。

    他手中的枪托就要砸了下来,莫闲陡然一个错步,手没有任何烟火之气往他的咽喉处一抹,他一下子怔着,口中嗬嗬有声,声音一翻,人就到倒下去。莫闲上前一步,扶住了他,念头一闪,一缕念头投入他的身体,他的身体摇了一摇,站着了,目光之中一刹那充满了嘲笑:“好了!你下手太重了,他的咽喉里面都是烂了,我说话都不利索!”

    山猪用嘶哑的声音说,他已变成莫闲的傀儡。

    “你不会修整一下,把嘴角的血擦干净。”莫闲说,山猪一笑,伸出舌头一舔,咕咚一声,直接咽了下肚,咽喉之处鼓了两次,暂时理顺了,这不是恶心人,而是念头顺着这个身体的本能,血中有生命符箓,迅速在脑中展开,传给了莫闲,莫闲知道了,那头目为什么喊他山猪,他的身上生命符箓中有野猪的符箓,他的自然神通是口吞天下。莫闲看了他一眼,手上微弱白光一闪,没入他的咽喉,这是圣光,他的声音正常起来,又押送莫闲向前走。

    与此同时,莫闲的本尊潜到船长室,看见陈代船长还有大副等被人看守着,莫闲不敢用神念查看,怕惊动另外船上的高手,他不知道,那艘船上有没有元神以上的人,他不敢冒险,只是被动接收着信息,在心目中推演,形成了虚相空间。

    可惜信息不足,在飞船中,到处是能阻隔神识的墙壁,如果主动探索,也许这些墙壁阻挡的效果有限,可是莫闲料敌从宽的角度出发,那只能就目光所接,现场有三人,都端着枪,正看管着十几个工作人员,他们都是筑基修为,不见莫闲从他们细节上发现,他们都是改造人类,实力应在孕神期,当然是指他们的体术和自然的神通,并不能在全面上和孕神期相比,莫闲思维中演化着不同方案。

    刹那间,莫闲确定一个方案,在这里打斗,既不能惊动其他人,也不能损坏船长室,限制太多。三个人呈三角形,没有死角,一个人受袭,其他两人必定知道,如果出现枪声,那就会惊动他人,而且,不能用波动太大的法术,这样一来,完全限制了莫闲,他要保证学生一个不会受损,这是一个老师的责任。

    他动了,身体出现在一个劫匪后面,没有丝毫犹豫,就是一拳,他没有用法术,而是采用了武术,并且他这一拳并不是正对着他,而是有一点偏差,另外两人看到了这一幕,还没有出声,那人就感到不对,说什么他也是筑基修士,并且经过改造,他往旁边一闪,回头,却未曾想,拳头却正中他,他要是不动,反而不会正好打中他。

    莫闲的虚相空间中完整展现了这一幕,一毫不差再现在现实空间中,一拳之下,就将他打飞,撞向另一个人,而莫闲却似鬼魅般的出现在第三个人身边,真是电光石火,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莫闲轻飘飘的一掌已落在他身上,他眼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最后一个人看着队友飞了过来,举枪就要扣动扳机,突然身上一寒,像有阴物附体,手一僵,队友已撞在身上,一投大力涌出,如雷击一样,他委顿下去,整个过程不到一秒,莫闲就控制了场面。

    莫闲以自身的念头投影,暂时控制第二人,第二人才感觉到身上一寒,失去了控制,莫闲眼光一闪,二枚念头投入二个人身中,需要第二个人却已经站稳了,当然是已经身陨,站起来的是尸身,他是第一个被控制的,莫闲以念头控制住他们,他人都是已丧命,念头控制虽好,但念头分出一多,控制的难度越大,目前他已控制四人。

    其他人正要叫唤,莫闲嘘了一声,他们以为那三人没有死,见那三人站在莫闲的身边,却没有进一步动作,不仅面面相觑。莫闲来不及解释,迅速解开了他们身上禁制,意念一起,三人警戒。

    到这时,再蠢的人也知道,这三人被莫闲所控制住,莫闲松了一口气,陈代说:“还有二个人,现在上厕所去了。”

    刚说到这里,莫闲已有感应,并不是莫闲,而是他的念头控制的尸身,把枪举起来,对准门口,门口走进二人,看到三支枪口对准自己,一怔,骂道:“蟒蛇,你们搞什么,怎么将枪口对准了自己人!”

    他们还没有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莫闲已然出现在他们的身边,两人一愣,感到有些不对,已经迟了,莫闲已经出手,这两个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两人委顿下去,莫闲一手扶一个,接着从头顶上升起两枚念头,进入他们的大脑,两人又站了起来。

    莫闲这才说明自己的计划,陈代船长等思考一下,便同意了,纷纷给出自己的控制权,在船期上,就是船长也不可能取得整艘船的完全控制权,但莫闲取得了。

    他的神念从接口处切入船体,刹那间流遍了整艘船,船上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清清楚楚,莫闲感到自己完全化身为船,顺带他的六具念头分身也灵活不少,船体外是无垠的宇宙,一束元磁神光紧紧地束缚着这艘船,莫闲心中一动,神识悄悄顺着元磁神光,小心翼翼的侵入另一艘船中。

    很快他看到另一艘中的人,在另一艘船中,新人类组织的左右护法正在船上,两人都是半步逍遥修士,他们的修法已与正统修法有所不同,陡然两人脸色一变,同时向外看去。(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