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莫闲受那一击,掉入水,他不知道,老和尚根本没有想取他性命,老和尚不想破戒,也给惠明将来还因果。?★★●网.?

    莫闲掉入水,根本没有想报复,他是一个杀手,一击不,远遁千里,这是他的保命秘笈。

    他顺着河流,没有露头,在下流数里外的芦苇丛,露出了头,胸隐隐作痛,长出了一口浊气,扯掉了蒙面巾。

    任务失败了,他并不悲伤,也不气愤,杀手只是代替上苍执行万物归属的职责,对待要杀的人,不存在感情,也不会为失败负责,能逃出一命,就感谢上苍。

    莫闲虽然有些倜伥,但他记住从小训练他的人的话,莫闲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父母,从他记事起,就在阎罗殿组织,与他一起的许多人,已经不在人世了。

    有的在训练就死了,有的是任务失败没有逃出来而死掉的,而他也经过了二次失败,不过他都幸运的活下来。

    也不能算是幸运,他很小心,一有不对,就远遁千里,这才是他活下来的秘密。

    这一次算是第次了,该回去和勾魂使者说一下情况。

    阎罗殿组织是一个杀手组织,在大安国是杀手组织的王者,洛邑是大安国内一方诸侯郑国的都城,而阎罗殿在郑国设有判官,阎罗殿最上一层为幽冥教主,其次是十殿阎罗,然后在诸侯国设判官,其下是勾魂使者,一般两人,称为黑白无常,其下是恶鬼,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杀手。

    莫闲就是其一鬼,他是爆裂鬼,江湖上称他为碎剑莫闲,但他在组织,代号却是爆裂鬼。

    但莫闲不知道的是,阎罗殿决不是这么简单,大量的组织机构,他这个层次根本不能够听闻。.★

    莫闲迅将自己留下的痕迹消除掉,消失在洛水北岸的洛山。

    ……

    洛邑,郑国的都城。

    宫殿依台而起,一位英俊的年轻人,脸色忧伤,匆匆走到郑侯的寝宫,门口的侍卫躬身行礼,宫女也下福退在一旁:“公子,您来了!”

    “父侯怎么样了?”年轻人问到,他是百里聪,现在一脸悲伤的问到。

    “君侯情况有点不妙!”从寝宫出来一位大夫,是郑国上大夫公羊野,向着百里聪双手一躬,眼睛却暗暗递了一个眼色。

    “我心为父侯担心,恨不得以身代父生病,弟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回来,唉!”百里聪说着,便进入寝宫,眼角却露出一丝意味深长,而公羊野眼睛也眨了一下。

    寝宫之,有侍女在服侍,百里聪脸带忧伤,摆摆手,示意侍女退下。

    侍女福了一福,退了出去,百里聪的脸阴沉下来。

    郑侯睁开的眼,口嗬嗬有声,但却说不出话,明显听到喉管有痰音,不过眼怀着恨意。

    “父侯,我亲爱的父侯,你怎么不断气!在等我的弟弟,那个小杂种,他回不来了!”

    “你…你这个,咳咳,孽子,你把你弟弟…”郑侯脸憋得通红,本来不能说话,却在气急之下,居然一口气冲破了痰液,断断续续的说出了一番话。??.w?

    “放心,我弟弟被智通大师带走,说起来智通多管闲事,阎罗殿想杀他,智能那个老秃驴却插了一手。”

    “智通大师,好,好,不回来也好!”郑侯好像松了一口气。

    “父侯,你快死了,现在身边的人全是我的人,反正你的儿子就我一个在你身边,你为什么还不立我为世子?”

    郑侯闭上眼睛,没有理睬他。

    “敬酒不吃吃罚酒!”百里聪冷笑一声,阴森森的说,“老东西,这是你自找的!你以为我没有办法?”

    听到这话,郑侯睁开了眼睛,目光之,陡然露出恐惧之色,百里聪的脑后出现了黑褐色光环。

    “你,你这是…”

    “父侯,不要以为智通老秃驴有神通,佛家可不是他一家,更有秘传,你儿子可是皈依大黑天金刚,修行了黑日如来秘法,是阎罗殿在郑国的判官。”百里聪说着,眼睛之出现了卍字标志,郑侯神智一阵模糊……

    日后,郑侯薨,百里聪继位,颁布旨意,追查当日刺杀百里明的杀手。

    同时,郑侯子百里睿和百里智出奔,百里睿奔齐国,百里智奔随国而去。

    ……

    莫闲花了四天时间,回到洛山深处的鹰嘴崖,这是莫闲自成为阎罗殿的爆裂鬼后,一次任务失败后,遁入山,无意间现的一处险地,但风景秀丽,适合他练武,便在此筑庐而居。

    鹰嘴崖下临深渊,云雾缭绕,草庐背靠悬崖,时常有一丝云雾飘上来。

    一切都很宁静,好像世外桃源,然而,莫闲却停下了脚步,背微躬,好像受惊的小兽,眼露出骇人的光芒。

    莫闲凭借他多年杀手的经验,直觉感到一股杀气,好像一个赤身裸体的婴儿置身猛兽群。

    “果然给你现了!”茅庐的门缓缓打开。

    “是你,追魂鬼,你来这里干什么?”莫闲目光紧盯着他的面部,追魂鬼在阎罗殿十六以鬼为代号的杀手排名第十。

    追魂鬼手摇着折扇,拍的一声,扇面打开,一面是骷髅,另一面却是一个美人,轻轻的扇着,浑身透着一股诡异之色。

    “我来送你一程!”追魂鬼微笑着冲着莫闲摇了一下扇子,莫闲脸色一变,头往后一昂,几缕极淡的蓝色幽光的细针带着淡淡的腥味从他的脸旁掠过。

    一柄剑出现在莫闲的手上,一道光华刺目而起,莫闲手剑炸开了,追魂鬼立刻向后退去,手扇子一下子展开,挡在面前,扇子上美人变成了骷髅,似乎要离扇跃出,莫闲的细长的剑正刺在骷髅上。

    剑立刻如火烧的一样,一股炎热将剑的半截变得通红,刹那红颜,芳华散尽,一种诡异的诡异的功夫,莫闲都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绝技。

    不过,莫闲到底排在追魂鬼之前,追魂鬼脸陡然一红,接着又一白,一张嘴,喷出一口血,眼却露出的笑意。

    莫闲身体也一晃,看着追魂鬼退了二步,刚想追击,身体左后方一紧,心暗叫不好,向着右前方就翻了过去,一根细长的分水刺幽光一闪,噗的一声,将左腰间的衣衫划了一条口子。

    一股阴寒从腰间一掠而过,罗刹鬼遗憾的摇摇头,娇笑到:“爆裂鬼,你倒机灵!”

    莫闲没有望腰间,罗刹鬼位列第四,貌美如花,长得纤纤弱弱,浑身娇滴滴,但她表面的一切都是假像,谁要心存怜惜,那么就离死不远。

    “为什么?”莫闲知道今天可能交代在这里,作为一个杀手,他早就明白有这一天,但没有想到,居然杀他的人是阎罗殿的人。

    “勾魂使者要你死,你就准备死!”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人却没有出现。

    莫闲脸一变,苦笑说:“居然是大名鼎鼎的无影鬼,对付我一个,来了鬼,按理说,我死也值得了,但我不甘心!”

    说完之后,手细剑嗡的一声,陡然放出夺目的光华,剑锋一转,剑分两道,分别刺向追魂鬼和罗刹鬼。

    “你居然炼成了日剑,我倒小看了你!纵你炼成日剑又如何,强炼伤身,恐怕你的寿命不足十年,反正你迟早要死,不如我送你一程!”话音一落,一个人影出现在莫闲面前,手似乎丝线一闪。

    莫闲明明刺向追魂鬼和罗刹鬼的两剑,陡然被一种看不清的丝线缠住,莫闲陡然放手,倒纵而出。

    “迟了!”无影鬼轻哂,一朵铁莲花凌空向莫闲击去。

    莫闲吼了一声,手向莲花按去,莲花微微一顿,划了一个弧度,正击在莫闲腹部,莫闲大叫一声,口鲜血狂喷,飞出悬崖,向云雾深处坠落下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