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睁开的眼睛,口犹有药的苦味。

    他以为这回必死无疑,无影鬼的真正面貌莫闲没有见过,只知道他就是一道幻影,他的铁莲花平时是一个小锤,后面以天狼蛛丝为链,莲花一现,敌手便魂归地府。

    莫闲了一击,虽然用掌力阻了一下,但还是口喷鲜血,在坠落的过程,就已经昏了过去。

    “你醒了!”一个柔柔的女声说到。

    莫闲愣了一下:“是你救了我?”

    “我和妹妹现你趴在河水,便将你带了回来。”

    莫闲这才现自己躺在床上,床靠近窗子,窗子用竹杆撑着,窗台上一盆佛焰兰,散着幽香。一个女子坐在桌子边,手绣着花,头却转了过来,莫闲一个杀手,平时见过多少美女,看到她,也短暂的失神,恍若一轮明月,以前所见美女,黯然失色,这女子身上自有一种沉静,使人不知不觉平静下来,自然忽略周围的一切。

    “莫闲多谢小姐救命之恩!”莫闲想挣扎起身,“请问小姐贵姓?”

    那女子急忙站起来,还未说话,门帘一掀,又进来一个女子:“姐姐,他醒了么?”那女子不以为意向莫闲望来,倒吃了一惊:“噫,你醒了,不要起身,你伤得很重。”

    “这是我妹妹胡绿如,奴家绿猗,莫大哥你躺好。”绿猗上前制止了莫闲。

    “这里是什么地方?”莫闲挣扎了一下,浑身巨痛,好像身体不是他的,只好依言躺好。

    “这儿在洛山深处,有一块小平原,我们这个地方叫胡家村,你大概是在上游落水,被水冲下来。”绿猗说。

    莫闲不知道鹰嘴崖下是什么,他上鹰嘴崖从另一端上,山势虽陡,但有路可上,背后悬崖万丈,终年云雾,他从来没有深究过,鹰嘴崖只是他闲下来所居,而他大部分时间,却是在外奔波。▼.?

    他相信了绿猗姐妹所说,并没有在意许多不合理的地方。

    “莫大哥,你是如何落水的?”绿如姿色不下于姐姐,只是没有姐姐那种沉稳,眼跳动着好奇问到。

    “我是采摘一种草药,不小心坠下山崖,谢谢二位小姐救了我。”莫闲扯了一个慌。

    “我们当不起小姐这个称呼,就叫我们姑娘吧,我们的爹娘外出,家只有我们俩。”绿如眼一闪,莫闲并没有留意,但绿猗却看见了。

    两姐妹又关照了一会,走出了房间,莫闲又沉沉的睡去。

    “姐姐,莫大哥在说谎!”

    “妹妹,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才没有,姐姐!”绿如撒娇的说。

    绿猗叹了一口气:“他肯定是在说谎,他应该是一个江湖人,要不是我们这里有阵法护住,他掉下来早就没有命了,而且他内脏破裂,身上又有多处骨折,要不是遇到我族,早就没有命了。”

    “姐姐,莫大哥长得很英俊,我们躲在深山,平时根本见不到人。”

    “这种人你不能惹,人类这个种族狡黠阴险,如果你喜欢上他,我就杀了他。”

    “姐姐,姐夫不是一个人类吗?他能为你死,人类不是你所说的!”

    “不要提你姐夫!”绿猗脸色陡然转厉,声音也高了起来。

    绿如一见姐姐变色,不由得露出害怕的神色,绿猗知道自己反应过激,口气放缓:“姐姐不该爱上一个出家人,连带他转世。”

    绿猗姐妹沉默下来,绿猗不由回想起他,一个叫惠明的和尚,是她害得他轮回重修。★w?

    绿如没有说话,但脸上却带着一丝倔强,绿猗却没有留意,她沉浸在往事之。

    她不知道,惠明已经重新回到师门,此时的惠明小和尚只有八岁,正在敲着木驴,口念诵着《阿含经》,心突然涌起一阵情思。

    惠明的经声微微一顿,在佛堂,只有智通老和尚,眉头微微一皱,惠明虽然转世归来,但他的前生并没有达到阿罗汉,更不用说菩萨,虽然在他的护持下,依然有胎之迷,能糊涂记得他的本来面貌,已是侥天之幸。

    现在惠明只能算是一名小沙弥,而且是驱乌沙弥,初入佛门,未受具足戒的不能称为比丘,也就是常说的和尚。

    “惠明,有什么心事?”

    “师傅,不知怎么的,心好像有一种牵挂,说不清道不明。”

    “你到这里没有几日,还没有修行,我让你熟读《阿含经》,此经是我上座部的经典,是佛亲自所讲,分为长阿含经、阿含经、杂阿含经和增一阿含经。以四圣谛为基础,一切法不离四圣谛,一切法摄入四圣谛。苦与集表示迷妄世界之果与因,而灭与道表示证悟世界之果与因;即世间有漏之果为苦谛,世间有漏之因为集谛,出世无漏之果为灭谛,出世无漏之因为道谛。你心有牵挂,就是苦集二谛的体现,贪、爱、欲,种种**都包括在爱欲,由此产生分离之苦,爱欲包含在集谛之,以此为因,而产生分离求不得之苦。惠明,你可明白?”智通和蔼地对惠明说。

    而惠明一头雾水,觉得很高深的样子。

    智通望见惠明迷惘的表情,知道自己操之过急,叹了一口气:“怪不得你,是我太心急了,今日之你和前世的你,在智慧未通之前,根本是两人,你先熟读《阿含经》吧。”

    “师傅,我到这里已经数日,整天就是念经,你不是说传我佛法?”惠明抬头望着智通老和尚。

    智通老和尚有点不悦,脸上一动,忽然笑了:“也好,我今天传你十助道品四念处,你附耳过来。”

    惠明立刻从蒲团上跳了进来,跑到智通老和尚的身边,老和尚细细在他的耳边讲解,这是佛门上座部的一门**,佛门上座部,世俗之人也称之为小乘佛法,教义完全根据佛祖释迦牟尼相传。

    四念处又称为四念住,要义为如实观察,即“观身如身、观受如受、观心如心、观法如法”,四念处的精神在如实的观照,什么是“如实”,就是“照它实际的面貌来认知”,如实的观照是紧紧地贴近于具体的身、受、心、法的当下,不需要透过任何解释的纯然体验,唯有这样,才可以当下看见真相,也才会真正放下内心的执取,有效地解除苦恼和不安。——不可执著“如实”,再生假象,去除“自以为是”是关键,虚心而待物!

    包括身念处、受念处、心念处和法念处及总相念处。

    智通将其关窍一一说透,惠明大喜,向师傅叩。

    智通满眼慈爱看着这个弟子,心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确。

    绿猗不知道她曾经爱过的男人已经重新回到师门之,只能算一个沙弥,而绿如却在莫闲的身前出现次数明显增多,莫闲也看出苗头,但他是一个杀手,不想这对秀色人间稀少的丽人卷入江湖恩怨之。

    莫闲虽是一个杀手,那只是谋生的手段,他已经预知自己的结局,不知哪一天他会尸骨无存,再说,他记得无影鬼说过的一句话,他的寿命已不足十年,和绿如相爱,那是害了她。

    要说一个这样的丽人在眼前,说不动心,那是假话,但爱一个人,不一定和她在一起。

    这不足十年间,他要做的事是向阎罗殿报复,他对阎罗殿没有归属感,他练的武功完全是那种激生命的潜力,这一点他知道,但他没有想到,他只剩下不到十年,阎罗殿能做出初一,那就不怪他做出十五。

    他知道阎罗殿高手如云,但他现在处于暗处,阎罗殿应该以为他死了,反正他已经活不过十年,即使不能颠覆阎罗殿,也要让对方知道切肤之痛。

    他很有礼貌对待绿猗姐妹,保持一定的距离,绿如私下对他又爱又恨,几次想对他下手,但又舍不得下手,莫闲装作看不见。

    这倒使绿猗起了一点好奇心,倒让她松了一口气。

    莫闲已能下床走动,走出门来,见到山村的原貌,只有十来户人家,但房屋建筑很不错,比得上一些繁华的镇子,村前一条宽阔的河流,水流很急。

    村子在群山环绕之,莫闲不知道洛山之居然有这样一处近似世外桃源的地方,想看看鹰嘴崖在什么地方,居然不见踪影,看来,真如绿猗所说,他是命大,掉入悬崖之下的河流,随波逐流,被绿猗救起。

    经过二个多月的养伤,村里的人很朴实,也没有人说废话,村甚至有一个教书先生,教几个后辈识些字。

    莫闲与村民们的关系很好,不知不觉,把一些不合理的事情给遗忘了,村根本没有青年人,除了绿猗姐妹。

    倒是绿如经常一脸幽怨地望着他,他只好狠心地装着根本不在乎她。

    而绿猗依然是老样子,莫闲感到她虽救了自己,却对自己表面上热情,这种感觉一直萦绕在心头。

    绿猗和绿如两姐妹对莫闲是两个态度,莫闲心对她们很感激,心更对绿猗有一丝绮念,不过他心很惭愧,他有点弄不懂自己,他对自己感到不齿。

    他决定离开这里,忘掉这里,他写了一封信,坦言自己的身份,希望她们能忘掉自己,并再次感谢她们。放在桌子上,乘着夜色,离开的山村。

    他不知道,他一离开房间,一个人便出现在他的房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