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公剑法,本来就擅长纵跳,蒋浩甩出扇骨,腾身而起,想远遁千里,他刚一起身,莫闲已经纵起,扇骨从脚下而过。.?

    身在空,拔剑式动,白光一道,已然临身,蒋浩只觉身体一轻,现一个无身体落了下去,好像是自己身体,他感到很诧异,神智已经模糊,不知道自己已身异处。

    莫闲也不停留,甚至连尸都不收拾,身影一闪,便消失在树木掩映之下。

    在短短的一个月以内,青丝鬼、吊死鬼、枉死鬼和小气鬼等六鬼被暗杀,阎罗殿郑国的判官,也就是郑侯百里聪大雷霆。

    但青丝鬼等并不会消失,而阎罗殿会迅补充人员,新的青丝鬼等很快会诞生。

    无影鬼和罗刹鬼看着追魂鬼的尸体,尸体已经经过防腐处理。

    “尸体是被一剑断头。”无影鬼闭起眼睛,脑浮现出现追魂鬼被杀的情景模拟,过了一会,睁开眼说:“不是我所熟知的剑法,应该不是阎罗殿的武功。”

    “能不能奏请判官进行生梦回,好重现当时情景?”罗刹鬼抛了一个媚眼给无影鬼。

    “这点小事也要判官帮忙!就连勾魂使者也不会帮忙!”

    “出了什么事?”

    “在洛山深处艳情鬼现一个地方,很有趣,可能是阵法,可惜我们十六鬼只会武功,不懂法术阵法,黑白无常去了那个地方。”

    “有这样的事,勾魂使者出动,应该能破除阵法,不知道判官是什么样的大人物?”

    “你最好不要打听!”无影鬼声音有一丝恐惧,“就连勾魂使者都不要打听是谁!”

    勾魂使者,也就是黑白无常,身具法术,平时和他们见面,也是带着面具,十六鬼,当然,目前只有二十几鬼了,不过,再过一年,应该能补足十六鬼。w?

    此时的莫闲,却到了洛邑,一个月的刺杀,他多少也受了伤,大隐隐于市,莫闲反而到了郑国都城。

    他知道阎罗殿肯定在追查他,他只是打了阎罗殿一个冷不防,自己身份一时不为阎罗殿所知,但迟早会被阎罗殿查出来,他知道阎罗殿的强大。

    但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到了判官的眼皮底下,同时,阎罗殿也没有想到,莫闲居然还活着,而且到了洛邑。

    洛邑是一个大都市,在这个时代,人口近五十万,莫闲并不住在城内,而是住在城市的边缘,杀手也是人,也要吃饭。

    这是一个小村庄,村西头有一处小庄园,占地有数亩,围墙和外界隔开,在几年前,莫闲就偷偷地买下,谁也没有告诉,是莫闲为未来打算。

    要是自己被人杀死,万事皆休,不然的话,老了有处养老的地方,他还年轻,却为将来未雨绸缪,他不想做一辈子杀手。

    房子在此处,托了一个邻居照看,在院子种着各式花草,其不乏一些名贵品种,不过并不是买来,有的是偷来,有的是在深山移栽。

    他回到房子,并不是坐吃山空,而是整理起花草,白天推着个车子,进城摆摊卖些花木,彻底将自己掩藏在人群。

    世间多个种花人,谁也不留意,但多个富翁,恐怕就很引人注目。

    他卖花,却时刻注意着江湖动态,他知道,洛邑有阎罗殿的分舵不远处,他头戴着草帽,在花市卖着花草,偶尔抬头看着半里多外的阎罗殿分舵。

    阎罗殿分舵对外是一家药堂,洛邑大名鼎鼎的慈心堂。

    又一天结束了,他推着他的独轮车出城,头上戴着草帽,遮住了他的容颜,身上的灰色布衣,背略有一些驼,就是熟悉莫闲的人,也不会将将眼前这个有些猥琐的汉子和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碎剑莫闲联系起来。

    来到城门口,一阵马蹄声,莫闲微微抬头,眼精光一闪,便低下头,推着独轮车让到了路旁,他从这个人身上,感受到一种熟悉感觉,他知道应该是无影鬼。

    无影鬼最为神秘,莫闲从未见过他的面目,几次遇见他,他都是如影子般的存在,飘忽不定,但一个人气质在不留意时根本没有想到隐藏。

    他来到这里,难道出了什么事?莫闲想到。

    莫闲不好直接跟下去,如果自己有异动,很容易引起无影鬼的注意。

    莫闲化身为普通人的一员,就是想让阎罗殿的人不留意自己,时间已近晚,莫闲虽然好奇,但他还是推着车出城…

    莫闲身着夜行衣,蒙着脸,在夜色掩护下,准备越墙而过。

    他决定夜探慈心堂,他没有忘记他的目的,阎罗殿,他要搅得它不得安宁。

    他往下一蹋腰,运起6地飞腾法,身形像一支箭一样,悄无声息地留出一系列幻影,幸亏是在夜晚,不然的话,未免惊世骇俗。

    他刚走了不远,忽见前方一个影子一闪,有点眼熟,他心一动,见道旁有些树木,身影一闪,避到树后。

    在夜晚,莫闲虽然练过夜视,也只能模糊看见形象,细节之类的看不清。

    莫闲凝神定睛,人影已经不见,正在仔细搜索,耳边传来衣衫带风的声音,又有人来,而且不是普通人。

    两道身影在不远处停下,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夜游鬼,你确定那个妖女就在这里?”

    “罗刹鬼,你不相信我的追踪术,她已受伤,跑不了多远,她应该在这附近,小心些,她可是会使妖术。”

    “不要担心,她已受勾魂使者一击,自身难保,要不是勾魂使者要活的,哪容得她跑!”

    莫闲在树后,小心地躲藏好,夜游鬼,排名第,位置仅在莫闲之下,而罗刹鬼位置更在莫闲之上,不过,莫闲自忖目前的自己并不用怕他们。

    因为阎罗殿的十六鬼所练的功夫都阴诡异常,缺陷也大,并不是那种堂堂正正的武功,而是一击必杀的技巧,并且,其多借助各种机巧上,要是堂堂正正的战斗,他们并不强。

    就在这时,一道浅碧光华一闪,风沙顿起,直向二人扑去。

    “正要你来!”罗刹鬼好像知道是的,抛出一物,刹那间,风沙平息,在路边的树丛,一个女子扑了过来。

    莫闲一下子惊呆了,是她!是绿如姑娘,她怎么惹了阎罗殿!

    想也没有想,脚下大脚趾一抓地,身体如施了缩地法一样,出现在二人之后,拔剑式出,在黑夜,打了一个亮闪,剑光已经临头。

    事出突然,但两人反应也很迅,罗刹鬼手的分水刺一转,身体一矮,在黑夜,一丝幽影扎向莫闲,身影却像无形的水一样,卷向莫闲,不管头上的剑光,她要与莫闲同归于尽。

    她的功夫称为姹女**功,身体锻炼得与水一样,分水刺只有进攻,没有防守,往往一击而成。

    而夜游鬼却使了一对吴钩,哼了一声,眼睛在黑夜之,陡然像狼眼一样,放出碧光,莫闲只觉自己的眼睛似乎受到了一击,眼一闭,身体像龙一样一扭,拔剑式的剑光在空一转,整个人诡异避开了罗刹鬼的分水刺。

    剑光却已落到夜游鬼的头上,夜游鬼双钩往上一封,想锁拿着莫闲的剑,却锁拿了一个空,他身体一怔,忽然间,身体分为了二半。

    夜游鬼练习的是一种瞳术,配合他的吴钩,往往人所不能防,不过,这种瞳术虽已近法术,但还不能算法术,莫闲在听到夜游鬼的名字时,就已经提防到这一点,而夜游鬼却没有想到,他们以为已经死了的莫闲,正是眼前的蒙面人。

    拔剑式看起来简单,但这一招,莫闲不知练了多少万遍,人往往见其光,却不知道,已经迟了,莫闲这一招,虽没有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其威力已不是一般人所想像,而且,拔剑式据那本书说,根本没有尽头,在拔剑之,随着功力加深,其奥秘越是无穷。

    在莫闲解决掉夜游鬼时,绿如已经扑到罗刹鬼的身后,十指弹出了数寸长,向着罗刹鬼就抓,可惜莫闲却闭着双眼,他用耳朵听着一举一动,并没有看到这一切。

    罗刹鬼身体一个起伏,绿如的攻势落到空处,手往后刺,分水刺眼看就要刺入绿如的腹。

    莫闲剑转刺剑式,一道剑光闪过,罗刹鬼的分水刺刚到了绿如腹部,在这个时候,她已将要活捉绿如的念头抛得一干二净,不能活捉,那么就杀死。

    但她的身体陡然一僵,莫闲的剑已经刺入她的咽喉,她带着不解,究竟是谁杀了她。

    绿如身体摇了摇,在法术被破的情况下,连着数日逃亡,她已经油尽灯枯。

    但她还强撑着,眼充满了疲劳,但满怀警意看着眼前这个身着夜行衣,蒙着脸的人。

    “绿如,是我!”莫闲一下子扯下蒙在脸上的面巾。

    绿如一见,神情立刻松了下来,虽然在夜间,但两人相隔不远,借助星光,再听到那个声音,绿如喃喃地说:“莫大哥!”

    身体一晃,莫闲立刻上前,她的身体软了下去,整个人昏了过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