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如睁开了眼睛,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一支蜡烛已经剩下小半截,透过纱帐,她现一个人正在桌子前看书。w●

    房间之,充满了药味,她嗅得出,这是一种伤药,在墙边的小火炉上,一个长耳陶锅熬着药。

    她刚一动,莫闲立刻抬起头:“绿如姑娘,你醒了!”

    绿如脑走马灯一样,数日来的遭遇又涌上心头:“这儿是哪里?谢谢你救了我!”

    “不用担心,这里是我家,你安心养伤。”莫闲说着站了起来,放下书,将炉子上熬的药倒在碗,“你受伤了,先喝药!”

    绿如费力地想爬起来,现身上的伤已经包裹好。莫闲见她想起身,忙上前用枕头垫在她的后背,小心地扶着她半倚着,说:“你躺着,我来喂你。”

    “莫大哥,姐姐她被抓走了。”绿如好像找到了亲人,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莫闲一边用汤匙喂着药,一边安慰着说:“不要着急,慢慢说。”

    绿如断断续续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虽然描述的不大清楚,莫闲总算弄清楚了,一群人袭击了村庄,杀人放火,绿猗为了掩护她,被他们抓住了,而绿如受了伤,突出重围,敌人追杀,只要被莫闲所救。

    绿如虽然没有说是谁干的,但莫闲从听出,那不是一般强盗所为,居然有正规军队,而且还有一伙人,莫闲很熟悉,那就是阎罗殿的人。

    什么时候,阎罗殿杀手组织和官方走在一起?莫闲陷入沉思,难道是?

    莫闲有一点不太好的预感,他想起了自己那次刺杀,结果受到阎罗殿的追杀,他只是一粒身不由己的棋子,根本不了解组织上层是怎么回事。★w?

    “绿猗姑娘怎么样了?你有没有她的消息?”莫闲心一动,问道。

    “姐姐被他们抓走了,我听一个人说,他们要把姐姐献给郑侯。”

    莫闲想起那个如花如月一样的女子,她的美丽似乎不染尘埃,不觉有些心疼,安慰说:“你在这里养伤,天亮以后我去打听一下,你放心,就算拚掉这条命,我也要将绿猗姑娘救出来。”

    “莫大哥,你真好。”

    莫闲心有一种内疚,是他给她们带来的灾难,他以为是他在那里养伤,让阎罗殿给现了,才给她们带去了灾难,看来,自己没有死,这种秘密已给阎罗殿知道了。

    他不知道,根本不是这么回事,阎罗殿现那里,完全是一种巧合,那个地方被阵法所掩,本来不会被现,恰恰是绿如不小心,进出时无意间被人现,才引起阎罗殿的注意。

    天亮以后,莫闲吩咐了一声,自己出门,他以卖花为名,进城打探消息。

    莫闲一走,绿如立刻盘坐而起,手结成印诀,一股淡淡的白雾从她的鼻冒出,渐渐地笼罩全身,浑身的伤口在收敛。

    一个时辰过去了,白雾渐渐消失,她的身上根本看不到伤痕。

    她缓缓下床,打量着房间,房间里面并不奢华,幕帷半开,几扇屏风将房间分成两个部分。

    屏风外边是一张八仙桌,上面一个茶壶和四个茶杯,靠墙角有一个红泥小火炉,并没有梳妆台,墙边有一个书橱,里面没有几本书,好像是为了装样子。

    看起来是一个普通的富商之家,并没有仆人。

    绿如走到书橱边,里面只有八本书,绿如眼睛一扫,陡然僵住了,她看到两本书,一本是《黄庭经》,一本是《牟尼盘经》,对于《黄庭经》她没有留意,但对于《牟尼盘经》,她听说过,知道这是一本佛教称之为外道的牟尼教的法术书箱,牟尼教已经不现于世,但在这里,居然看到这本书。.?

    难道莫闲是牟尼教的人?也不像,他如果是牟尼教的人。应该对这本书很重视,不应该随便将它放在书橱,而且,莫大哥是懂武术,但绿如看得出,他应该不懂法术。

    还是这本书并不是牟尼教的,仅仅是书名相同?

    她一伸手,将书取到手,翻开一看,虽然她没有见过《牟尼盘经》,但可以肯定,就是《牟尼盘经》。

    绿如并不是人,而是山天狐,化为人形,所谓胡家村,根本就是一个狐狸窝,平时不现于世。

    莫闲坠入悬崖,恰在胡家村上方,绿猗和绿如看到一个人坠入下来,心善念,才施法救下他,而此时,莫闲却已陷入昏迷之,要不是绿猗相救,莫闲早已粉身碎骨,而莫闲醒后所见一切,不过是一种幻相。

    由于山平时根本没有人来,绿如对莫闲有了好感,而莫闲知道自己的事,半夜偷偷而别。

    绿猗旁观者清,见莫闲走了,才松了一口气,不料在无意,引起了阎罗殿的注意,勾魂使者懂得法术,破解了掩映在外的阵法。

    而天狐虽然通一些法术,只不过是一种本能,结果绿猗被抓,绿如由于绿猗的帮助下,才得以逃生。

    这一切,莫闲都不知道,要不是他遇到无影鬼进城,准备夜探慈心堂,他才在无意救下了绿如。

    他所使用的是猿公剑法,绿如对他会武并不奇怪,但现了一本《牟尼盘经》才感到奇怪。

    绿如是懂行的,书所讲,对她来说,并没有多少疑问,绿如自身修行不过是其本能,并没有多少系统的学习过,这是第一本修行典籍,其各种法术,还有符箓她都细细的看,记入脑。

    书上还有药方,看到药材,她回想起昨夜莫闲给她所喝的药物,摇摇头,药材根本没有精炼,看来,他并不懂法术,药物不精炼就使用,虽然有效果,却与精炼的药物相比,效果天壤之别。

    她放下书,又回想一遍,只记得十之二,看来,要将这本书抄下来才行,不过,要问一下莫大哥。

    她走出了房间,来到堂屋,出乎她意料的是,桌子上用纱罩罩住饭菜,已经凉了,她明白了,早晨莫闲出门时说过,饭只要将桌子上东西热一下。

    现在时间还没有到午,她走出堂屋,外面是一个大花园,各式各样的鲜花争奇斗艳,她的目光集一株兰花上。

    这是株佛焰兰,花朵含苞待放,世人见它花形如火焰,大安国信奉佛教和道教,尤其以佛教为甚,甚至有“国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的诗句,兰花幽香怡人,品种很多,其有一种,十分稀少,称之为佛焰兰。

    但世人不知的是,它还有另一个名称,称为迷幻兰,而天狐一族却用它来迷惑人,甚至有一种法术,使男子以为真实交欢,实际上却是了法术,其就用到这种兰花为媒介。

    一见到迷幻兰,绿如不禁想到了她的姐姐,不知道她怎么样了,自己应该去救她,可是一个狐女,根本不熟悉人间的一切,等莫大哥回来,看他打听到什么。

    她想起了书橱的书,好像还有一本《黄庭经》,听说是道家经典,她心一动,又回到房间。

    《黄庭经》她翻看了一遍,不禁有些失望,只是一本存想法门,主要是存想体内诸神,她摇摇头,不见得多么高明,还不如《牟尼盘经》,放下书,又拿起《牟尼盘经》,在默默地记忆。

    傍晚,莫闲推着独轮车,回到家,又带了些药材,车上还有两盆花未卖掉。

    将东西摆好,现花草已浇过水,莫闲说:“绿如,你伤还未好,怎么劳作?”

    “不要紧,活又不重,有没有姐姐的消息?”

    “绿猗姑娘应该活着,我在集市上打听,郑侯要纳妾,妃子千娇百媚,名字就叫绿猗,不过目前在国丧期间,还有四个多月,才能纳妾,但我没有见到她,不能确定一定是你姐姐。”

    按大安国朝礼义规定,帝王葬礼当年,诸侯应该守礼一年,但大安国立国四百多年,诸侯早就不遵礼节,不过葬礼还没有人突破半年,所以莫闲说还有四个月,郑侯才能纳妾。

    “能不能见她一面?”绿如说到,她也知道,如果是她姐姐成为郑侯的细君,见到她并不容易。

    诸侯的妾室称为细君。

    “这你不用担心,有一个机会,市场传说,绿猗姑娘喜欢兰花,特别是喜欢佛焰兰,佛焰兰产在深山,市场根本没有,不过,我这里倒有一株,我借着献兰花的名义,想办法见她一面。”莫闲并不担心,现在主要任务是确认那个绿猗是不是绿如的姐姐。

    “是她,肯定是姐姐!”绿如激动起来,“姐姐喜欢佛焰兰!”

    莫闲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佛焰兰很名贵,女子喜欢它,也很正常。

    而绿如已肯定,只有天狐一族,才能利用佛焰兰的特性,姐姐并不想当什么郑侯妃子,肯定是想利用佛焰兰来施展幻术,姐姐只喜欢一个人,那就是为她而死的惠明。

    “明天你乔装一下,和我一起去送佛焰兰,如果是你姐姐,问问是怎么一回事。”莫闲想了想对绿如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