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莫大哥!”

    “不用谢我,你们曾经救过我的命。”

    “莫大哥,你练过武?”

    莫闲点点头,说:“乡下人的把式,不值得一提,绿如姑娘,你也练过武?”

    “我没有。”

    “哦!”莫闲微微一皱眉。

    “不过,我练过一些法术,莫大哥,你房间那本《牟尼盘经》是怎么回事?”绿如语气一转,问到。

    莫闲心一动,说:“你懂法术,那么看得懂那本书!那本书还有《黄庭经》是我离开你们的时候,在山见到一个道人,不过他已经受伤死了,我在他身上得到。”

    莫闲没有说实话,道人受伤是事实,但被他所杀。

    “是这样,我想抄录一份,可以吗?”绿如不自觉地用渴望的口气恳求。

    “行,我反正也看不懂,古古怪怪的。”莫闲不以为意地说到。

    “傻哥哥,修行法术其有些术语,说开了,也很简单。”

    “很简单吗?”

    “很简单,《牟尼盘经》是佛门称为外道的一个门派的秘传,根本不与常规的武功类同,如果是道家的书籍,你可能看得懂。”

    “道家的?我还有一本《黄庭经》,我翻了一下,神神道道的,说人体有好多神。”

    “那本不是法术,而是道家的一类修行,主要是用想象想体内出现各神,越清晰越好,当然,也可以诵读,这点倒与《牟尼盘经》上的观想有些类似,但《牟尼盘经》可不上这些,还有气脉运行,意念出窍等等。”

    “气脉运行?它的经脉完全不同于我所学习的十二正经,以及奇经.w▲”

    “当然不同,它把人体分为左右脉,而且在脉上结如莲花脉轮,共分为轮,海底轮四瓣,脐轮六瓣……”绿如详细地给莫闲解惑。

    听她这么一说,莫闲这才明白,自己为什么看不懂。

    “不过,这本《牟尼盘经》是牟尼教的基础,高深一些的法术在《二宗际经》和《佛说大云经》,那才是牟尼教的高深经。”绿如又说到,“莫大哥,你也可以试试。”

    “以后再说吧,明天我们还要以献花的名义去看一下是不是你姐姐。”莫闲笑到,“你的身体没有大碍吧?”

    “没有事,不过是一些皮外伤。”绿如也笑到,她没有说自己的伤在法术下已经全部好了。

    晚饭后,两人回房,莫闲倒没有去绿如的房间,而是就在西厢一间空房住下,而绿如却在抄录那本《牟尼盘经》,经书并不厚,花了近二个时辰,书已抄好。

    绿如盘坐在床上,心想着一些事,明天的事,还有莫闲哥哥似乎本源受损,等将姐姐救出来,再来报答他,好像洛山归雁峰的玉芝还有灵溪的阴阳归元莲都有补生机的作用。

    她想了很多,姐姐是不是同意自己与莫大哥在一起,不想了,还是抓紧时间修练,虽然此处与山不能比,但修行《牟尼盘经》上诛法应该可行,先打下一个基础。

    莫闲不知道,这一夜,绿如就没有躺下,而是在床上盘坐了一夜。

    天还没有亮,莫闲起身,走了一路形意拳,又练了一路猿公剑,至于他以前所学的武技,他已经好久没有练了,那种技艺,虽然诡异莫测,但在耗费他的生命潜力,他目前在调养之,感到自己在一天天好转,虽然很慢,照此下去,也许能活个二十年。

    他在院子里一动,绿如也睁开了眼睛,梳洗打扮后,莫闲已经生火煮早饭,等她梳洗好了,早饭也好了。●.★

    一边吃早饭,莫闲一边说:“绿如姑娘,你这样打扮可不成。”

    “为什么?”绿如不解地问。

    “你这样打扮,可不是一个花匠身份。”莫闲看着她说到,绿如衣着简朴,但那种美丽是掩盖不住的,身上衣料明眼人一眼可以看出,不是普通人家所用,虽然她衣着简朴。

    绿如恍然有悟,她说:“我明白了,我还以为是在家。”

    吃过饭,绿如重新妆扮,这一次,却有点蓬头垢面,将美丽收尽,衣服也不再合体。

    ……

    边春山,一座佛寺在绿树掩映下,隐约可见在半山腰,山有兽,形如猿,不断出如人的嘻笑声,在绿树攀沿,它的名叫幽頞,性能通灵,常常捉弄于人。

    自从智通来到这座古华寺,讲经说法,幽頞们好像受了感化,便在寺外的树上安了家,也不捉弄于人,当地人都传说智通神通广大。

    智通正在沉浸在定境之,深入四禅境地,陡然在定境之,窥见一线天机,脱出定境,吩咐身边的和尚道:“将惠明师弟请过来。”

    惠明来到跟前,拜见过师傅,智通说:“惠明,你上山已有数月,不知修行怎么样了?”

    “师傅,我日诵佛经,夜修四念处,感到自己智慧渐生。”惠明说道。

    智通看着他好一会,叹了口气,说:“你刚入门,却有一个人需要你出手,你前生身为佛门护法,佛法精深,今生虽已觉醒,但智慧神通未复,而此人是你命魔星,也罢,借你前生法力,你去救她一救,一旦救出,不许多问,迅回山,千万不要重蹈前生覆辙。”

    “师傅,她是谁?”惠明心一痛,但又不知道是什么。

    “你不要问,她现在是郑侯要娶的小夫人,你跟哈奴去后山一座舍利塔,去取一件兵器来。”智通说道。

    惠明向智通一拜,跟随幽頞哈奴向后山而去,哈奴是智通讲经时所收,算是一个精怪。

    惠明一头雾水,哈奴在前面一蹦一跳,来到后山,树上很多幽頞见到哈奴,出嘻嘻声,哈奴一声嘻笑,幽頞纷纷向后山而去,转过了几道弯,绿树掩映下,藤蔓滋生,居然有一座舍利塔,以前怎么没有看见,惠明不觉出神。

    舍利塔前,一根盘龙棍半插在地面石头上,惠明一见盘龙棍,心好像见到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不觉双手握了上去。

    双手一接触到盘龙棍,立刻有一种骨肉相融的感觉,好像棍子是肢体的延伸,他用力一拔棍子,棍子没有动,他又拔了一下,棍子还是没有拔出。

    他恋恋不舍地放手,又有点不甘心,再看向眼前这座舍利塔,塔并不高,他看到塔上几个字:惠明舍利塔。

    他一愣,随即恍然,这是他前生的舍利塔,居然不在塔林,而是孤零零的在这里,他听师傅说过,前生的他是死于悔恨,但他不知道,居然有舍利塔。

    既然是前生的塔,自己还是拜拜,虽然自己拜自己有些奇怪,不过,听说大乘佛教有观世音菩萨,有一个传说,有信徒见到她在自己的佛像前拜自己,很奇怪,问她这样做的原因,观世音说,求人不如求己。

    虽然是传说,倒也是至理名言,惠明不觉脸上露出微笑,在自己的舍利塔前拜了下去,这一拜下去,听到塔咔嚓一声,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颗舍利射了出来,惠明只觉脑海轰的一声,人呆住了。

    哈奴和幽頞们只看到舍利塔陡然放出万道金光,惠明身上也放射出金光,一刹那,哈奴和幽頞便纷纷拜倒在地。

    惠明只觉浑身力量无穷,不由自主地一转身,手搭在盘龙棍上,一声吼,棍子上一串金光流淌过,盘龙棍应手而起。

    智通见到山后金光闪起,脸上露出笑容。

    惠明拖着盘龙棍,飞快地跑了过来。

    智通鼓掌笑道:

    “前生种因今生果,了却有情得无生;

    今日又见盘龙棍,大道得成性归真!”

    又说到:“徒儿,你既得盘龙棍,可有棍法?”

    “师傅,徒儿在未出家时,曾随良将端木良练过武,棍法也曾习过。”惠明说。

    “你练给我看看。”

    “是,师傅,我学的是战阵十棍。”惠明说着,便演练起来,打、揭、劈、盖、压、云,扫、穿、托、挑、撩、拨和戳,端是一路好棍法。

    “不错,在战场上倒是好棍法,但与佛家不同,俗语说,枪似游龙棍如雨,我有护法棍法一套,如疯似魔,称为疯魔棍,和你这套棍法相得益彰,待我传授与你,在佛力下,谁人能抗衡!”智通眼冒出一股兴奋。

    “请师傅传授!”惠明高兴道,他在这几个月来,整天念经打坐,早就厌倦了,听说师傅要传授棍法,立刻雀跃说到。

    智通传授棍法,也许是前生的慧根,只要稍加点拨,惠明立刻能上手,手盘龙棍更是密集如雨,放出道道金光。

    “惠海,你与惠明下山一趟,去往洛邑,救出人后,立刻回山,不得有误。”智通对一位年轻的和尚说到。

    惠海双手合什:“南无释迦牟尼佛,弟子遵命!”

    惠明毕竟只有八岁,而惠海却已经十多岁,由惠海出面,带着一个小沙弥,并不显得突兀。

    一大一小二个身影在路上越走越远,小沙弥却扛着一根比他高得多的盘龙棍。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