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侯府的管家带领下,莫闲和绿如由偏门进入,两个人低着头,绿如手捧着一盆花,花朵含苞待放,正是佛焰兰。ww●

    有路过的仆人鄙夷看了他们一眼,这两个人畏畏缩缩,一副没有见过市面的样子,绿如更是胡乱地挽个一个髻,并不干净,多余的头披了下来,挡住小半边脸。而且,头上还带着尘土,脸上也是风尘满面,衣服更是上下一个直筒,完全没有半点显现出妙蔓的身材,还有几块补丁,让人一见,不觉将眼睛移开。

    莫闲唯唯诺诺地跟在管家身后,管家不知道的事,他的耳朵微微的动着,身上感官充分调动。

    所经之处,人员的布置,特别是对自己有威胁的对象,一一记在心。

    莫闲以前并未到过侯府,不清楚其布置,在他的感应,特别感应到杀气,几乎每隔二十步就有一处。

    他心暗惊,进入侯府,他身上只暗藏了一把匕,其余兵器没有敢带在身上,幸亏侯府没有搜身。

    他只以为这是侯府的正常情况,心盘算着,等会见到绿猗姑娘该怎么说。

    “绿猗姑娘,人已带过来,佛焰兰也一并带了过来。”管家在一处偏殿的台阶下施礼道。

    “让他们进来!”一个声音传了出来,莫闲心一动,正是绿猗的声音,绿如更是身体一抖。

    管家没有看见,恭敬地又施了一礼,退了下去,台阶上珠帘一响,玉佩声鸣,一个丫鬟出来,将两人引入房。

    莫闲和绿如磕头:“见过贵人娘娘!”

    声音一入耳,绿猗身体一抖,不禁向两人望去,这一望,眼睛现出悲苦:“起来吧,赐坐!”

    有侍女搬过绣凳,两人谢过坐下,那盆佛焰兰被侍女接过,放在桌子上。?◆?●网w▲

    “你们出去吧。”绿猗对四个侍女说。

    “绿猗姑娘,你是侯爷选定的夫人,恐怕这样做不好吧!”一个侍女说到。

    绿猗脸往下一沉:“你说什么,就算百里聪在这里,我还是这样说,给我出去!”

    她不怒自威,娇柔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刹那间,整个房间,好像只剩下她一个人,似太阳般的耀眼,谁也没有注意到,桌子上佛焰兰似乎开放了一些。

    莫闲没有料到,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一瞬间,有着帝王般的威严,连莫闲都被她的气势给震住。

    那四个侍女没有想到绿猗居然有这样的气势,一下子被慑住,不由自主地脸色白,退了出去,直到退出了门口,才觉自己不知不觉听从了绿猗的话。

    四人退出殿外,绿猗颓然坐倒在椅子上,脸色白,绿如低低地惊呼了一声:“姐姐,你怎么样了?”

    房间内的威压如潮水一样退了下去,莫闲这才看出来,绿猗的情况有些不对。

    “我被百里聪的人用封灵术封了法力,刚才我强行用法力,只有稍许威压,要是我没有被封,她们应该被我控制住。”

    “姐姐,是怎么一回事?”

    绿猗定了一下神,简单地讲述了事情的经过,着重在她被抓后,郑侯百里聪一见惊为天人,在手下封了她的修为后,准备纳为夫人,但因为丧礼的原因,目前还在丧期,所以目前在侯府,平时行动都被人监视着,她要佛焰兰,实际上想凭借佛焰兰施展幻术,以图解开封印,脱出生天,毕竟佛焰兰只有天狐一族可用,这是天狐一族的秘密。??

    “妹妹,你怎么和莫闲在一起?”

    绿如也将事情的经过简要说了一下,道:“姐姐,你修为被封,我看看能不能解开。”

    绿猗点点头:“好的,这种封灵术很奇特,好像是佛门的秘法。”

    “佛门秘法,姐,我在莫大哥那里找到一本书《牟尼盘经》,是佛门外道的法术,我来看看。”绿如一边说着,一边闭目凝神,手结出牟尼佛眼印,一股肉眼看不见的幽光照在绿猗的身上。

    莫闲没有留意这种手印,他退到一旁,身体的感官在全力的感知着殿外的动静,从细微的声音的声音,莫闲知道有许多人在向这边聚集,冥冥他感到来人之有几股强大的气息。

    见绿如闭目不动,莫闲暗暗着急,他不是一个莽撞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活到今天,虽然他不太懂法术,也知道绿如应该施展什么法术,来解开绿猗身上的封灵术。

    “不行,姐,我解不开。”突然间在绿猗和绿如间亮起肉眼可见的波纹,两人身体一摇,绿如更是后退了两步,浑身衣服一涨,颓然地说。

    “绿猗,本候许你夫人的名号,你居然背着我做这些小动作!”百里聪大踏步走入殿,他身边一众高手环绕。

    莫闲站在旁边,好像并不重要,百里聪把他忽略,眼睛盯着绿猗姐妹。

    “姐,你快走,我来阻挡他们!”绿如一推绿猗,绿如到底不太通世事,在她的眼,世间王侯也好,与普通人差不多。

    不能说她这种想法错,但侯府之,特别是一个诸侯国的君主,身边的奇人异士还是不少,武功高强的人士也有。

    “原来是你妹妹绿如,看不出,化妆了吧,既然来了,不如留下来,姐妹俩一起留在侯府享福。”百里聪哈哈大笑。

    绿如早已结印,诛邪印出,随着言咒,绿光从她手飞射而出,化作一条半蛟半蛇的怪物,张开大口,直咬百里聪。

    百里聪哈哈大笑:“好烈的性子,我喜欢!”

    手结出一印,却是镇狱印,一下子镇住绿如的半蛟半蛇的怪物,绿如修行诛法只有一夜时间,虽然她有根基,但还是时间太短,当下怪物呜咽一声,就此消散。

    绿如脸上一白,百里聪得意的哈哈大笑,正在这时,一旁的莫闲出手了。

    莫闲选的时机正好,谁也没有注意这一个看起来很猥琐的男人,不自觉把他忽略,这也是莫闲作为一个杀手的本能。

    就在百里聪刚刚大笑的时候,莫闲一个灵猴上树,双手带着风声已经劈到,同时脚也踹到,百里聪的笑声一下子被打断,身体往后一退,口一声怒吼:“大胆!”

    他法力流转,刚要迸,莫闲已经如移影换形一般,脚一落地,右拳崩出。

    “呯”的一声,百里聪挨了一拳,幸亏百里聪已经结印,身化大黑天金刚,就是这样,还是五内翻腾,一时间不能出手。

    “主上!”旁边的众人一声惊呼,数柄刀剑向莫闲劈来,莫闲往后一缩,手往怀里一摸,匕在手,虽然短,但他一个洗剑式,将数柄刀剑卸开。

    跟着他大喊一声:“快走!”手的匕陡然爆出强光,在紧急关头,他又一次使用了日剑,他本来已经不再使用那种耗损根本的剑法,但此时危急,他也顾不上了,损失几年性命与丢掉性命两者孰轻孰重,莫闲根本没有迟疑,直接轰出了日剑,这一剑,他好不容易补回来的生命又耗损一空。

    “日剑!他是爆裂鬼莫闲,不要放走他!”一遍强光,一个声音叫到,对莫闲来说,声音很陌生,但莫闲知道,他应该是十六鬼的一员,外人不会知道他是爆裂鬼,最多叫他碎剑莫闲。

    难道百里聪也是阎罗殿的一员,这个念头一出现就疯狂的滋生,如果百里聪是阎罗殿的一员,而且是高层人士,那么一切都好解释。

    强光还未散尽,淡淡的幽香陡然浓郁起来,他看到绿如冲着他笑,不觉之间,他现绿如是如此美丽,好像一切都显得不重要了,绿如就在眼前,巧笑倩兮,微笑着投怀送抱,闭着眼睛,仰着头,红唇是那么的诱人,他忍不住低下头,就要吻下去。

    自己不能亵渎绿如姑娘,自己是一个杀手,生命也不过十年左右,不能给绿如姑娘幸福,不能这样干!

    一念及此,他清醒过来,他还在殿房之,不过百里聪和他的手下却是丑态百出,有的抱着椅子啃着,有的抱着柱子,百里聪也不由自主抱着一个手下……

    这是怎么一回事,清醒过来的莫闲望向绿如姐妹,绿如姐妹也望向莫闲,心很惊异,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低声的说:“我用幻术控制了他们,趁这个机会把他们干掉!”

    刚说到这里,听到殿外有声音,人的脚步声杂乱,急冲冲向这边走,莫闲听到其有几个人脚步虽快,但落地很稳,而且步伐很均匀。

    “不好,快走!”莫闲一把拉住绿如,人悄悄从殿后溜了出去,莫闲没有留意,桌子上的佛焰兰花开的正艳,如同一朵纯正佛焰,幽香四溢。

    刚才佛焰兰还是含苞待放,此时却盛开,这种现象谁也不曾注意到,佛焰兰,又叫迷幻兰,甚至本名叫迷幻兰,除了天狐一族,并没有外人知道这一点,它是天狐幻术专用的凭依。

    出了后殿,没走多远,莫闲站住了,因为一个人阻住了去路,依稀是个幻影,他是无影鬼。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