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果然不出所料,夫人,你到那里?”无影鬼得意地笑道。?

    “滚开!”绿猗冷冷地说到。

    “你不过是一个女子,以色事人,还不安分守己,判官早就料到会有余孽来救你!”

    “判官是谁?”莫闲问道。

    “判官是谁,哈哈,反正你是必死之人,我就告诉你又何妨,他就是郑侯!”无影鬼哈哈大笑。

    “我明白了,原来是他!”在这一刹那,所有不解之谜迎刃而解,莫闲声音先高,又低了下去。

    听到这话,无影鬼冷冷打量着莫闲,陡然说到:“你是爆裂鬼莫闲,果然你没有死,追魂鬼等的死是你干的?”

    “是我干的。”莫闲没有否认。

    “那你就死吧!”无影鬼说着一朵铁莲花已到莫闲面前,看似缓慢的盛开,实质迅非常。

    与此同时,莫闲手匕格剑式出,正好挡住莲花。

    无影鬼似乎很惊讶,他刚要操纵铁莲花,却被一剑格住,在几个月前,莫闲应该挡不住。

    无影鬼手指微动,天狼蛛丝流转,铁莲花一个盘旋,化为数个,不是数个,而是出现了数个幻影,向着莫闲罩了下来。

    绿如手印诀起,诛法出手,淡淡绿光闪现,幻成蛟蛇,出现在无影鬼面前,张口就咬。

    “法术!”无影鬼像一个幻影一样向后飘去,脸色大变。

    莫闲等人并没有看见他的容貌,因为无影鬼在他们眼,就像一个淡淡的影子。

    但他手的铁莲花却散出淡淡的蓝烟,天狼烟!这是一种极其珍贵药物所炼,如果不小心吸入,则浑身无力。?★?

    莫闲眼尖,看到蓝烟起,叫了起来:“当心,这是天狼烟,不要吸入!”

    手剑起洗剑式,闭着呼吸,将数朵铁莲花封了出去,人已经跃起,剑式转为刺剑式,人和剑似乎成为一体,一声暴鸣,剑光暴长,直向无影鬼追去。

    蛟蛇一口咬空,绿如手印一变,由一条幻成二条,分为左右,往前一窜,顿时将无影鬼缠住,蛟蛇一近身,无影鬼顿觉身体麻木,动作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

    不好!无影鬼大急,用力一提丹田力,不顾自身是否能承受得住,经络涨疼,类似于天魔解体**,刹那间,自身的战力提升了近一倍,蛟蛇立刻被挣开。

    这种方法即使能成功,事后身体个月内不能与人动手,同时寿命也损失。

    莫闲见他刹那间,身体暴涨,人变得清晰起来,头一瞬间有半截变白,知道他动一种秘术,手剑更是不容情。

    噗的一声,无影鬼刚刚清晰起来的身影,蛟蛇影子正在淡化,绿如脸色一刹那间变白,正在此时,剑已经得隙而入,刺了无影鬼。

    无影鬼半声怒吼,声音陡然而止,眼的鬼光立刻黯淡下去。

    “爆裂鬼,你居然敢叛出阎罗殿!”随着一声嘶哑的喝斥声,一个面带黑色面具,身穿黑衣的人现身。

    莫闲见勾魂使者黑无常现身,冷笑道:“阎罗殿视我如草芥,我早在死亡名单上,要不是我命大,尸骨已不存,只允许你杀我,却不允许我杀你,真是笑话!”

    黑无常大怒:“你一个杀手,组织要你去死,是看得起你!”口说着,一掌凌空而起,黑天大手印,这已不算一种世俗的武功,而是一种类似法术的玄妙之术。¢£,

    莫闲见一个黑色的大手印轰然而止,一咬牙,他身后是绿猗姐妹,他不能让。莫闲就这一点好,恩怨分明,对他有恩的,他当涌泉相报。

    莫闲也不示弱,虽然他知道不是黑无常的对手,但他义无反顾的一剑全力迎向大手印,一刹那,他忘记了生死,刺剑式出一道白芒,轰的一声,莫闲身体一摇,似乎要后退,却生生顶住,脚陷入泥,嘴角沁出了血丝,脸色先是一红,又变得煞白。

    “咦!你居然凭世俗的武功,顶住了我的一招,不错!可惜了,今天你死定了。”黑无常看了他一眼,随意的说。

    绿如一见莫闲挡住这一招,印诀出,诛法出,一条绿色的蛟蛇张开大口,喷着毒雾,出现在黑无常的面前。

    “有趣,居然炼有邪法,敢在我面前卖弄!”黑无常一转脸,现绿如向他进攻,不以为意的说道,手结出金刚印,口“嗡”的一声言咒,一派黑光闪现,挡住了蛟蛇的进攻。

    绿如口出一声尖啸,似乎是受伤的动物的悲叫,半空之,现出一只白象,普贤菩萨端坐其上,瑞彩千条,白象抬起一只脚,照着黑无常踩了下来。

    黑无常一声冷笑,手印转为五方佛印,口诵咒,轰的一声,半空普贤像消去,这本是一种幻术,也不属于后来绿如所学《牟尼盘经》诛法。

    莫闲见绿如出手,急提丹田气,击剑式出,似一派光幕直卷过去。

    黑无常没有理睬莫闲,莫闲心一喜,在黑无常身前,陡然出现一个人,面带白色面具,身着白衣,手结明王守护印,印在光幕上,莫闲顿觉一股大力涌来,好像撞上一列火车,人顿时抛飞出去,口喷出鲜血。

    黑白无常都出现了,绿猗脸色灰败,叫道:“妹妹,快走!”

    绿猗身上法力被封灵术封住,知道今天走不了,只盼绿如能够逃走。

    “想走?既然来了,就不要走!”白无常冷笑道。

    “南无释迦牟尼佛!”一声佛号,几人惊回,两个人影飞快而来,其一个十来岁的僧人,手执一根降魔杵,身边跟着一个小沙弥,肩上扛着一根盘龙棍。

    绿猗和绿如身体一抖,她们认识那个十来岁的僧人:“惠海!”

    绿猗更是感情复杂:“你来这里干什么?”

    “南无释迦牟尼佛!两位女施主,别来无恙,我师知道你们有一场劫难,特地命我与师弟惠明来。”惠海是知道当日的事情,双手合什说。

    “惠明?”绿猗猛然提高了声音,眼睛望向他身边的小沙弥,声音苦涩的问到:“你转世了,你还好吗?”

    惠明眼露出了迷茫,他感到非常熟悉,却又非常陌生,不由问到:“你是谁?我怎么觉得你很熟悉!”

    “我是绿猗!”绿猗声音有点呜咽。

    “施主,惠明师弟为你付出一命,往事已矣,今生的他已不是你所熟识的惠明,今天他来是还因果的。”惠海声音温和,但言语间有一种疏离。

    “两个秃驴,你们是谁?私闯侯府,和夫人乱语,还不离开!”白无常冷冷开口。

    “施主,我们要将这人带走!”惠海说。

    “哈哈!屎壳郎打哈欠——口气不小,秃驴既然管闲事,你们给我留下来!”黑无常冷笑着,往前一步,手结召请印,口诵出真言:“那谟菩布哩,怛他伽哆耶”

    半空之,忽喇喇一阵黑风起,风神鬼罗刹现,带着黑气,向着众人就冲了下来。

    惠海手结金刚缚智印,口出言咒:“唵,乌伦尼,娑婆诃”,一派金光从虚空产生,化作无数光带,似无数条光蛇,纷纷卷入黑气之,一声响亮,转眼间,黑气消散。

    “好秃驴,你们找死!”白无常叫道,手从不动根本印转为外缚印,口一声暴喝:“嗡,囊莫莫多!”头顶上顿时起了一团黑雾,转眼间像山一样,压向众人。

    惠明早就忍不住了,他一声长啸,手盘龙棍一紧,棍如山,人如疯,盘龙棍一阵暴鸣,棍头之上,笼上一层金光,杀向白无常。

    白无常见此,脸上露出嘲笑,又是一个无知之辈,以为世俗的武功能够抗衡法术。

    他刚刚露出嘲笑,脸上笑容还没有完全绽开,却一下子变了,惠明的棍法不仅力大无穷,更兼一种疯狂在内,他的法术黑雾,刚一触棍头,棍头便放出金光,黑气顿时消散。

    “这怎么可能?”

    他不知道,这套棍法已越世间棍法,它是佛教之用以降魔护法的棍法,它的使用者,在佛教之,有一个响亮的名字,护法!

    白无常暗叫不好,身体急往后退,手出现金刚轮,护住面前,脸上已没有刚才看不起人的表情。

    黑无常一见,手也出现了金刚轮,祭起金刚轮,金刚轮起在空,忽溜溜的变大,刚要落下来,惠海已祭起降魔杵,一派金光,迎向了金刚轮。

    黑白无常均使用金刚轮,平时根本不使用法器,今天不得已使用,而绿猗姐妹,根本没有法器。

    莫闲已落在地上,吐出了一口鲜血,胸稍稍好过了些,但胸口生疼,知道自己负伤不轻,不过他并没有在意,因为他已不是第一次负伤。

    他悄悄运转了两个周天,缓解一下自己伤势,看到惠明如疯似魔,而白无常却步步后退,心十分惊讶,他没有想到,惠明不仅没有落在下风,反而占了上风。

    “两位大师,不可恋战!”莫闲喊到,绿如陡然醒悟过来,顿时明白莫闲的意思,一把拉住绿猗,说了声:“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