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空一声响亮,惠海的降魔杵由上往下打,带着万道金光,将起在空的泛着黄光的金刚轮一下子压了下去。.w▲

    黑无常脸带面具,看不出他的表情,但他的身子明显一晃,口闷哼了一声,金刚轮摇摇欲坠,他还在勉力支撑。

    惠明的盘龙棍一棍之下,砸在白无常的金刚轮,看似惠明年幼,白无常却踉跄退出几步,惠明得理不饶人,棍一摆,一式力劈华山,棍子带着金光,呼啸向白无常劈去。

    白无常仓促之间,手金刚轮脱手而出,砸向惠明。

    他想和惠明同归于尽,惠明棍头一转,划出一道弧,棍势化为拨草寻蛇,当的一声,将金刚轮崩飞出去。

    正在这时,听到莫闲的喊声,两人步伐稍一顿,黑白无常也后退,而莫闲的后面已经人声沸扬,许多人往这边赶来。

    惠海和惠明对望一眼,惠海一声佛号,声如狮吼,面前的黑白无常顿觉如霹雳一样,耳嗡嗡作响,脑袋一遍空白。

    而惠海却将袍袖一扬,金光顿起,香风匝地,罩住莫闲等人,轰的一声,光明一灭,几人已无踪迹。

    百里聪及手下刚到,见金光一闪,人已经消失,他的黑日如来大手印已经印到,黑褐色的丈许方圆一只大手轰的一声,却扑了一个空。

    百里聪带着怒火:“佛光遁!他们是谁?”

    “是惠海和惠明,两人将人救走。w?”黑无常咳嗽了一声,说到。

    “废物!”百里聪冷冷训斥手下,强压着怒火:“是古华寺的智通老秃驴,仗着他是上座部的领袖,居然和我作对,我要灭了古华寺!”

    “君上,不可!佛宗势大,内部虽分大小乘,相互之间屡有矛盾,但一致对外,小乘的上座部、大众部,大乘的法相宗、论宗、天台宗、华严宗、禅宗、净土宗、真言宗、律宗等,天下宗教,佛教占四分之,明面上遵从王化,实际上已成独立王国,大安所不能制,何况我仍大安国一个诸侯,要对付它,恐怕是天下佛门公敌,再等一段时间。”白无常强忍住伤势说道。

    “我郑国的尊严,还有我阎罗殿的尊严就这样被践踏!忍下这口气?”百里明从牙缝几乎一字一句。

    “我阎罗殿虽秉承佛的正统奈何被佛教的那帮邪师称为外道,见不得天日,让佛法重归正统,这正是我阎罗殿的目标,佛佗说,末法时代,邪师说法,如恒河沙,天魔的子孙披上袈裟,道貌岸然,坏我佛法,信众归为魔民。”

    百里聪脸色阴阳不定,他想起了幽冥教主说过,在末法时代,佛将化为黑日如来,行忿怒金刚之事,以大净世咒净世,但怜悯众生,故派下金刚护法,是以幽冥教主出世,以杀止杀。

    百里聪阴恻恻地笑了:“那个计划进行的怎么样了?”

    “君上,一切都按计划进行!”

    在洛邑城外里左右,一派金光闪现,出现了五个人,莫闲只觉金光一闪,便天旋地转,有点恶心,待定下神来,现眼前变了天地。???.★

    他还愣着,绿猗早已施礼:“多谢两位师傅!”

    惠海也脸色苍白,他以佛光遁带人,自身也消耗颇大,他一声佛号:“南无释迦牟尼佛,施主不要多礼,这是我佛门还以前的因果。”

    “惠海大师,你能不能解开姐姐身上的封灵术?”绿如说道。

    “这是外道的一种封锁灵力的法术,南无释迦牟尼佛!”惠海看了看绿猗,手结出俱舍通灵印,一道佛光罩向绿猗,绿猗身上黑光闪了几闪,便自消失,绿猗一运灵力,浑身上下,通畅无阻。

    绿猗又福了一福,惠海一摆手:“不用谢,绿猗姑娘,你与我师弟缘份已尽,我师弟已两世为人,孽缘已还,多保重!”

    惠明在一旁,似乎努力地回想,但始终想不起来,只知道似乎要彻底失去一件心爱的东西,眉头紧皱,在一旁出神。

    “什么缘份已尽!姐姐为了他付出多少,他只知道自杀,再说,姐姐为了他,都犯下族规,真情已付,一句话缘尽,就彻底了结,你算什么,要说也得他自己说!”绿如脸色变了,为她姐姐鸣不平。

    莫闲在一旁,隐隐知道绿猗和那个小和尚似乎有关系,他认出了惠明,就是那个百里明,心惭愧,当日是他出手,差点杀了他,好在他当时蒙着面,一时也没有说话。

    “师弟,你认识这位姑娘?”惠海回过头问惠明。

    惠明正低着头,口默念经,一时间没有回味过来,一抬头,望着绿猗,眼透出迷茫:“好像不认识!”

    绿猗陡然身体一摇,口沁出一丝鲜血,脸色煞白。

    “姐姐,你怎么了?”绿如急了。

    莫闲看不过去,说:“两位大师,我虽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这样对付绿猗姑娘是否太过份?”

    “南无释迦牟尼佛,施主,你自身生命亏损,恐怕寿命不足十年,而且,你杀孽过重,种下了恶因,不如皈依我佛,诵经忏悔,以求来生果。”惠海没有回答莫闲的问题,反而将莫闲的问题提到明面上。

    绿猗却开口笑了:“多谢两位大师相救,至于莫闲的事,你们就不要担心,我姐妹这点方术还是有点。”

    她虽然笑了,脸色很平静,但眼浓浓的绝望之色,令人不忍相睹。

    “那好,我们就此告别。”惠海眼很平静,口吻也很平常,双手合什,宣了一声佛,和惠明走远,惠明想回头,但终于没有回。

    绿猗站在那里,默默地站着,目送两人远去,直至看不见,她才回过头,嘴一张,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心郁闷,吐了一口血,好多了。”

    “绿猗姑娘,你是不是在侯府受了伤?”莫闲说。

    “不是,受了一些刺激,多谢莫少侠相救。”

    “不要这样说,我以前也是阎罗殿的杀手,后来受阎罗殿追杀,多亏两位姑娘救了我,才得以活命,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再说,凭我的本事,也没有在这件事起多大作用。”莫闲说。

    “我妹妹对你有好感,莫少侠,你的意思?”

    “姐!”绿如不依的叫了起来。

    “多谢绿如姑娘厚爱,但我不能。”

    “为什么?难道是我们是异类?”绿猗说到。

    “不是!绿如姑娘看得上我,是我的荣幸,但我不能害了她,我的寿命不足十年,我要在有生之年,阎罗殿不会放过我,这种情况下,说不定明天就会暴死街头,我现在所能做的事,就是给阎罗殿一个教训。”

    “你不怕阎罗殿这个庞然大物?”绿猗问。

    “我死都不怕,可惜,不能够铲除它。”

    “你一个人起不了多大作用,我和它也有深仇大恨,我们胡家庄就毁在它手,加上惠明却又离我而去。”绿猗平静地说,眼却透出深深的悲哀,“对了,有一种方法,也许能补充你的亏损。”

    “什么方法?”莫闲问到,他乍闻之下,心也不仅大喜,人毕竟是好生恶死。

    “在洛山深处,有一座归雁峰,常年云雾缭绕,据说其有千年玉芝,得到这种灵药,可以补充亏损。”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