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径上,一个人正在蹒跚而来,看得出他风尘仆仆,身上衣衫已经破损,但疲惫之却带着一种倔强,一种坚不可摧的信念。.w?

    他正走着,一阵隐隐马蹄声传来,他叹了一口气,该死的阎罗殿,又来了。

    这个人就是莫闲,自从当日与绿猗姐妹分别后,虽然他看得出绿如眼的爱意,但他还是狠狠心走了。

    他直奔自己的住宅,这个地方已经不保险,莫闲知道,迟早百里聪会找到这个地方,他得趁百里聪未查到时,将一些东西给取走。

    他没有想到,阎罗殿的人这么快,就在他刚刚将几本书,还有一些金银收好,阎罗殿的人已经到了。

    来的人显然也没有想到他在这里,莫闲身似鬼魅,一剑将闯入一个冒失鬼结果了,从后门突了出去,甩开了追兵。

    接下来的日子,莫闲边逃边向洛山深处而去,也许阎罗殿并没有将一个叛徒看得多重,开始并没有多重视,但随着莫闲杀的人增多,阎罗殿派出的杀手越来越强,莫闲成了阎罗殿检验杀手的工具。

    阎罗殿的用意如此,只是没有想到,莫闲也越战越强。

    自从莫闲见识了惠明的疯魔棍法,见惠明居然凭借一套棍法压着勾魂使者的白无常打,让他的法术无用武之地,这件事对莫闲触动很大。

    在此之前,莫闲根本没有想过,单凭世间的武技,居然和白无常的法术能抗衡,经此一事,他隐隐有悟,世间各种技艺,如果到了一定层次,都很了不起。

    他一边逃,一边将他身边的几本书翻了一遍又一遍,特别是将那本《牟尼盘经》翻了又翻,自从绿如解开了关键,他已经知道该怎样修练,可惜的是,他没有时间,而且也没有静室。.?

    不过,对法术有了一些认识,他所认识的法术,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偏于旁门左道,对书所说的观想法门,还有独特的气脉方法,由于和他自己武功的经络相差太大,他一时不知道该不该修行。

    另一个好处,就是对自己的《猿公剑法》上了一个台阶,既然惠明的疯魔棍法能抗衡法术,自己剑法也应该可以,他甚至隐约觉察到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道韵。

    他这些日子很疲惫,毕竟多日休息不好,阎罗殿可不问你休息不休息,杀手得隙就入,他得时时保持警惕。

    他耳朵一动,隐隐听到马蹄声,他往两边一看,身体投入树丛,消失不见。

    他将全身放松下来,眼睛眯成一条缝,呼吸似有似无,剑握在手,剑尖低垂,身边的气流轻轻搅动着身上毛,他感觉到他似乎能通过这些感应到周围的一切,而别人却不能感应到他,他悄悄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

    战马嘶鸣,来人好像并不是追杀他,腰间虽然挂着剑,但来人显然是一个主人,还有四个奴仆,只是匆匆而过。

    莫闲目送他们远去,刚刚松了一口气,突然之间,身体一冷,一物向他袭来。

    莫闲在一瞬间,身体向猿猴一样,先是一团,后又长身而起,陡然一个转折,猴子登枝,这是形意十二形技法,手剑也击了出去,明明向前一个直刺,却因身法变换,剑划出了一条玄妙的曲线,噗的一声,一条尺许长的蜈蚣被扎在剑上。

    五毒鬼!据说他擅长使用五毒,一身毒功神妙莫测,莫闲只听其名,而没有见过。

    莫闲一振剑,将尺许长的蜈蚣给甩掉,身体不丁不八落在地上,剑向下斜指,眼睛猛然间眯了起来,身体不由自主地将毛孔闭住,一股淡蓝色的烟雾从四面八方向莫闲聚拢过来,地面沙沙声大作,无数蝎子、蛇、壁虎、蜈蚣、蟾蜍向着莫闲围了上来。.■

    莫闲陡然一纵身,身子拔地而起,纵起有两丈多高,落在一棵树的枝杈上,只是一垫脚,身体向离弦的箭,剑上放出淡淡的光华,嗡嗡作响,和身体形成一体,向着一个方向落了过去。

    一声惨叫,血光崩现,莫闲摇摇头,原来不是五毒鬼,只能算是预备五毒鬼,能力不足五毒鬼的五分之一。

    阎罗殿只有十六鬼,但并不是,就十六鬼,就像莫闲,被称为爆裂鬼,但进行爆裂鬼训练的,莫闲知道的就有人,阎罗殿并不怕损失,莫闲叛变,但爆裂鬼并不会叛变。

    莫闲迅离开了,在他走后不久,一个人出现,看着尸体,细细检查起来,过了许久,站起身,取出了笔,在一张纸上记住:莫闲,近盗之特级,属上,言行同盗二人,或勾魂使手……

    这段话的意思是:莫闲,实力已经达到杀手的特级,属于最高级,建议出动同级杀手两人,或者由勾魂使者出手……

    写完之后,取出一只信鸽,系好之后,便自放飞。

    莫闲当然并不知道这一切,他如果知道,他已成为阎罗殿考核杀手的工具,不知道会是怎样的表情,由此可见,阎罗殿的实力和组织的严密性。

    莫闲又经过了两天,这两天很平静,平静地让一路上受到阎罗殿不休的追杀的莫闲都感到很诧异,是阎罗殿放弃了,还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莫闲倾向于后者,他一边加快了步伐,一边在心将猿公剑法和形意**拳一遍遍的整理,经过了这些天的厮杀,他对搏杀有了新的认识。

    猿公剑法堂堂正正,看起来很简单,但威力却很大,特别是其有着一种说不清的感觉,他见识惠明的疯魔棍,一经舞动,上面笼罩上一层金光,剑传说,剑仙能御剑杀人,他在出招时,不自觉感受到,肢体有热流而动,不需要他有意引导,剑好像有了灵性。

    莫闲不知道,猿公剑法本是猿公门仙剑术的入门剑法,招式本有引导作用,被他杀掉的那个身负重伤的那个人,身具法术,身上有两本看似武功秘笈的形意拳谱和猿公剑法,并不止是世间武功,也是仙道的基本功法,这一点连绿如都不知道。

    莫闲却不知道,将两者勤加练习,反而将过去生命的亏损缓慢的补充回来,要不是他又一次使用日剑的禁忌招式,有个二十年,说不定真的能享天年。

    莫闲知道,他以前在阎罗殿所练习的日剑,是一种能激生命潜能,从他有记忆开始,他就在一个秘密地方,每时每刻都接受着死亡,身边的人一个个被别人杀死,他也满手鲜血,拼命的练功,身体上损伤根本不过问,性格都出现了扭曲。

    也许是幸运,他在一次刺杀过程,看到了人间的真情,父子争着替对方去死,要莫闲放过另一个人,他在那一刻迟疑了,幸好有一个侠士出手相助,莫闲趁机退去。

    他的任务虽然失败,却让他起了叛变阎罗殿的想法,在其后,他默默的注视着人间普通人,开始感受着他并不懂的普通人的感情,就在这时候,他偷偷购买了洛邑郊区的那处房子,融入普通人,而不是像其他十五鬼,他们花天酒地,根本没有明天。

    他抬头望着远处那座山峰,云雾缭绕,应该是归雁峰,在云雾时隐时现。

    他站了下来,两个人出现在他的面前,还有半里多路,但身上杀气已经郁郁勃。

    莫闲眼睛一缩,这两个人明显是冲着他来的。

    地面传来沙沙声,数只蝎子和蜈蚣从草丛爬了出来,莫闲明白了,其一个是五毒鬼,相隔半里多路,还能指挥毒物,只有正牌的五毒鬼才有此能。

    远处的两人还在静静的等,但身上杀意更甚,他们在蓄积杀气,不知道哪一个是五毒鬼,还有一位是什么鬼?

    莫闲吸了一口气,还有半里路,在这么远的距离上,五毒鬼不会施放毒气,眼见地面的毒虫越来越多,莫闲一跃而起,身体如灵猿一般,起在空,脚尖在旁边的小树上一点,并不落地,向着两人飞纵而去,几个起落间,已经接近不少。

    两人的一人,手出现了一根骨笛,放在嘴边,随着刺耳之极骨笛声响起,好像鬼哭狼嚎一般,地面数条黑影弹射而起,有蛇,有蜈蚣,更多的毒物却已经竖起身体。

    莫闲将身体一球,手剑化作数道寒光,准确地点在毒物身上,毒物在空一顿,便垂直坠下,嘭的一声,接近地面时,炸成粉末。

    莫闲身体一展,身形似马奔腾,往下一落,马踏鸡踩,落地之时,脚下使劲,几条毒物被踩得粉身碎骨。

    旁边毒物刚要进攻,莫闲身体又一次纵起。

    五毒鬼手一扬,空气响起啾啾声,数点微蓝的寒星带着破空声罩了过来。

    莫闲在空似乎化入剑光之,剑嗡嗡作响,在这一刻,莫闲感到自己似乎与剑合为一体,剑高振荡,这并不是他有意如此,而是自然达到,他在这一瞬,不由自主想到,剑气!

    寒星一触剑气,纷纷破碎,如粉末一样落下,莫闲已到五毒鬼的身前。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