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临阵突破,剑体振荡,生出剑气,不过淡淡的一层,却坚韧无比,让五毒鬼的暗器无功,莫闲已经扑到。.▼

    五毒鬼手出现一柄蛇形钩,闪着微蓝的光华,明显是刃口上淬了毒,带着一股腥风,迎了上来,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他的肩头上,嗡的一声响,飞出一条蜈蚣,长足有一尺,却生了双翼,这是一种异种蜈蚣,双螯大张,向着莫闲就咬了过来。

    没等他开怀的笑,他的蛇形钩已经锁上莫闲的剑。下一刻,五毒鬼脸上笑容凝固了,变成了惊恐,“呛”的一声,蛇形钩的钩头断成两截,莫闲的剑一下子扎入他的腹,剑气一入腹,腹内脏在剑气下,顿时破碎。

    五毒鬼没有想到,莫闲的剑已经初具剑气,锋利无比。

    莫闲脚一落地,身体好像灵猴一样,顿时缩了起来,那只蜈蚣顿时走空。

    莫闲在一缩之下,身体像受惊的动物,手剑一沾就退,人已离开的五毒鬼一丈多远,手剑一个洗剑式,蜈蚣一个回旋,却正好送到他的剑尖上,好像莫闲事先料到的一样。

    蜈蚣分成两截,掉落下去。此时五毒鬼才重重的倒地。

    从莫闲纵剑而来,到五毒鬼剑倒地,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并不是莫闲远胜五毒鬼,而是他们所练的武功,讲究一招制敌,生死就在那一瞬间,莫闲使用的虽不是日剑,但长年以来,养成的对敌习惯并未有大的改变。

    所以,一招之下,敌人死。

    莫闲一剑劈开了蜈蚣,在一旁的黑衣人已经一剑刺向他,正是他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时。

    剑比一般剑厚,莫闲认识这种剑,正是他之前作为一个杀手所使用的爆裂剑,他勉力的一个侧空翻,剑划破了他的衣衫,几乎贴着肉而过。⊥,

    “爆裂鬼,你是新的爆裂鬼!”莫闲叫到。

    “不愧为老一代爆裂鬼,转眼间就杀了五毒鬼,不过,到此为止,该结束了。”爆裂鬼冷笑到,又一剑刺出,剑轰的一声,出耀眼的光芒,炸开了,一柄细剑如花蕊一般,从盛开的剑花,如毒蛇一般,向莫闲的咽喉刺去。

    莫闲对这一招太熟悉了,这是他在江湖上赢得碎剑名声的原因。

    在剑一出招,莫闲就知道爆裂鬼的做法,还没有等爆裂鬼将剑爆开,莫闲脚下倒踩星,手剑已圈出,等剑爆开,他已退出了二丈开外。

    不等爆裂鬼反应过来,他大趾抓地,手剑一个刺剑式,而爆裂鬼一见莫闲如鬼魅再现在眼前,手剑陡然像一个太阳一样亮起,日剑,莫闲也知道这一剑,这是一种以伤换伤的打法,莫闲一咬牙,不退反进。

    莫闲身体一矮,身体左转,眼睛闭上了,手剑嗡的一声,扎入爆裂鬼的小腹之,而爆裂鬼的一剑,却刺在他的左肩头,偏离了咽喉。

    莫闲以肩头一剑,换了一个机会,将剑送入爆裂鬼的腹,剑气暴,爆裂鬼一瞬间露出迷茫之色,接着眼睛黯淡下去。

    莫闲包扎了一下肩头,剑伤无大碍,也就是左手不能作大的动作,对于莫闲来说,右手执剑,并无多大影响。

    莫闲向着归雁峰而去,对于尸体,他都没有兴趣去掩埋。

    归雁峰高耸入云,在山脚下,经常有云雾,莫闲进入雾气之,他不知道,这种雾气实质上是一种假相,整座归雁峰被人用阵法封锁了。

    好在这仅是一种迷阵,布阵之人显然不愿多造杀孽,莫闲转了半天,终于走出了雾气,再一看,自己居然又绕了回来。

    莫闲站住了,想了好一阵,猛然抬起头,望着云雾时隐时现的道路,雾气在外面看起来,并不厚重,怎么会转回来,他想到了阵法,这仅仅是传说,有高人,可以利用环境,布下阵法,外行人进入其,却似鬼打干墙一样,不自觉回到原地,难道这是一个阵法?

    他犹豫了一下,高声喊到:“不知哪位高人在此,后辈末学莫闲因人指点,听说归雁峰有千年玉芝,特来求取!”

    山谷回音,似乎许多人在呐喊,声音一重重回响,余音袅袅,渐渐归于平静,却没有任何人回应。

    等了好一会,莫闲见没有动静,甚至连雾气还是刚才那样,一切好像很自然。

    莫闲脑迅转动,很大可能没有人,只留下一座阵,如果是这样,只要过了阵,就可以到山上,也许真有玉芝,当然,也有可能是高人不屑理他。

    莫闲陷入二难的境地,他一咬牙,又一次迈进了雾气之,他并不懂阵法,他以为刚才是眼睛欺骗了他,他这次闭上眼睛,仅凭听觉,小心地向山上摸索而行。

    松溪真人来自宣明宗,无意现此山居然有玉芝,玉芝是一种生长在玉石表面的状若灵芝的灵药,而且年份久远,在灵药,算得上品的灵药,灵药分为九品,分别为下品品,品品和上品品,在此上,可以称上神品,在人间还没有听说过。

    玉芝单独使用,大补生命元气,如果和其他灵药君臣佐使相配,可以炼制多种丹药,而松溪真人的丹药闻名于世俗之外,见到此灵药,当然要收入囊。

    他现灵药时间并不长,玉芝采摘有规矩,它生性畏金而喜玉石,并且喜欢阴凉,为了使药效达到最佳,最好于月圆之夜用木刀采摘。

    这点莫闲根本不知道,绿猗也没有说,灵药的采摘是一种专门的工作,许多灵药因为采摘与泡制方法不对,致使药效大减,甚至连跌数品,而好的采摘泡制方法,往往使品质上升。

    松溪真人是行家,他现玉芝时,时间已近月底,为了确保品质,决定等它半个多月,就在玉芝旁筑庐而居,并且将归雁峰用迷阵笼罩,他的用意也不过防止凡人无意间闯入。

    莫闲一出现在这里,他就现,不过是一个世俗的武者,莫闲杀了五毒鬼和爆裂鬼,他只是在山峰上望了一眼,没有放在心上。

    莫闲第一次踏上山峰,他也没有留意,果然,莫闲在阵转了一会儿,便转了回去,但莫闲并没有走,而是高声地喊话,倒引起松溪真人的注意。

    “有趣!”松溪真人想到,“看他能不能上来?”

    当莫闲闭上眼睛,松溪真人笑了,以为闭上眼睛,就可以通过,佛家说眼根,道家却不管那一套,阵法虽然简单,但作用于人的全方向的感官上,闭上眼睛,还有其他感觉器官一样会受到蒙蔽。

    莫闲闭上眼睛,因为没有视觉,他是长年练武,其他感觉很灵敏,听力、触觉还有其他感觉开始判断,虽没有形成图像,但小心的往前走还是办得到的,特别是他的双腿的幅度是一样,步子大小一致,走出了直线。

    “没有用!”松溪真人摇摇头,要是步子一样大就能走出去,那么睁眼和闭眼一样,重点是人的心灵认为走的直线,不知不觉间受到阵力影响。

    松溪真人颇有兴趣地旁观,不觉将注意力集在莫闲身上,这一集,松溪真人“咦”了一声,他现莫闲生命有亏,怪不得莫闲求取玉芝。

    莫闲以为自己是笔直的上山,却不料已经偏向,正在这时,他感觉到冥冥似乎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他,他不知道,这是他练习猿公剑法和形意渐渐深入,灵觉正在形成,松溪真人将注意力投注到他身上,使他冥冥有所感应。

    虽然他有所感应,但感觉还很模糊,他感到那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好像在自己身上转动,开始正对着自己,现在已经身体半偏了。

    他一下子明白了,不是对方在动,应该是自己的方向开始改变,自己难道改变的方向,不可能,自己双腿步幅一致,很可能是闭上眼睛也没有用,阵法正在起作用,那么,自己如果根据自己的感应的注视自己的方向走,是不是不受阵法所迷。

    一念及此,莫闲陡然一步,方向立刻改变,正对着他所感应到的方向,一步迈出,松溪真人吃了一惊,明明莫闲已经受阵势影响,突然之间,有如神助,改变的方向,直接向松溪真人的位置而来。

    松溪真人立刻兴趣来了,莫闲是怎么做到的,明明他是一个世俗的武者,好像有了神识一样,松溪真人知道莫闲没有神识。

    松溪真人可以明确的说,莫闲就是一个凡人,他也没有现什么神识之类的,莫闲也不知道,他只是灵觉刚刚成形,是被动的接受,如果松溪真人不注视,甚至说,松溪真人不是那么有兴趣的注意力集在莫闲身上,莫闲就注意不到那股神秘的力量。

    两个人只要有一方不配合,莫闲立刻就会陷入阵,偏偏事情就这么巧,莫闲不是机缘巧合,他也不会觉醒灵觉,灵觉觉醒,莫闲终于摆脱了一个武者的身份,而松溪真人没有想到这一点,他感到很奇怪。

    就这样,莫闲一步步走向了松溪真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