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听到逍遥修士会监视这方天区,他一愣,不要忘记了,他的神念和飞船合在一起,他一惊,神念瞬息收回,脱离了船体,缩回他的身体之内。他目前是筑基修士,虽然做的事有些过格,但都是他能力所允许的范围内,更多是计谋和算计,他的真实本领没有发挥百分之一。

    要不是敌船中有半步逍遥存在,就凭他一人,就连敌船都俘获。他匆忙间一击,虽没有动用自己的真实本领,但也借助飞船这一法器发出了一击,两个半步逍遥修士身心受了冲击,才气急败坏的追入异空间,但两个半步逍遥却没有想到,莫闲竟然敢在引力如此复杂的环境下,冒险跃了过去,等两个半步逍遥回过神来,飞船已经失去目标,要知道两个空间距离根本不同,就是跃出,恐怕也不见踪影。

    莫闲的冒险一跃,逃到了正常空间,估计敌船要追过来,恐怕已经是数日后,莫闲松了一口气,感到身边空间似乎微微扰动,他没有觉察出神念降临,但他知道,恐怕有逍遥修士投影分身。

    果然,光华一现,一个人出现在飞船上,国手妙医屠呦出现在船上,她是一位女性,看上去只不过中年,风姿绰约,她是扁鹊谷的修士,在分类上属于万灵一路,不过偏向于医学,她研究古蛊术,在现代万灵学指导下,走出了一条新路。

    “我是屠呦,听就你们受到天魔侵袭,后又受到新人类组织劫持,从他们手中脱身,真是了不起。”她一报名,莫闲立刻知道了来的是一位逍遥修士,果然厉害,分身投影而至,宛若真人,投影不亚于一个元神修士。

    陈代船长有点受宠若惊,他没有想到,逍遥修士居然来了,即使来的是一个投影分身,陈代可没有见过逍遥修士,话都不会说了:“尊敬的屠女士,你能来到,太好了,我们的安全有了保证!快!快,请坐!”

    “不用忙,我听说有人负伤了,我先去看一下他!”屠呦微微一笑。

    “云容,你陪屠国手去看看那个受伤的学子。”陈代回首对一个船上的服务员说。

    “是,船长!”云容说,她对屠呦作了一个请,这是她待人的常礼:“屠前辈,请!”

    莫闲笑着说:“我也去!”

    屠呦看了他一眼,眉头一皱,说:“你修的是《天演录》,好像气息有些不同?”

    “我以前修的是焚阳大日离火诀,但在一位老师指导下,由自己的兴趣,改变成《天演录》,可能我的功法中,有焚阳诀的痕迹。”莫闲说,他修黄庭大道,倒有点《天演录》的感觉,但他又修行三昧真火,对太阳法则了解,能用太阳真火,故此这样说。事实上,他不必这样,因为即使逍遥修士,也不会轻易对一个人扫描,这涉及到个人隐私。

    “你是邵年骰,在童儒风手下做事?”屠呦问到。

    “我这么有名么?”莫闲一怔,接着他明白过来,屠呦能降临到船上,太空署肯定距他说了船期上的事,对于船上两位老师,应该听说过。

    “这次船上的事,你的功劳很大,你修的是《天演录》,专门为了防范心魔而来,却牵涉到天魔,正好,我有疑问要问你。”屠呦笑了。

    “大师不必客气,我们边走边谈,我早闻国手妙医的大名,我正为进入孕神期准备,希望前辈能不吝赐教。“莫闲说。

    “你从焚阳功转换成天演录,天演录是包容怀很强的妙法,而且各人情况都不同,你先修焚阳劲,天演录肯定的会有所体现,倒是你确定了方向了吗?”屠呦问道。

    “确定了方向。”

    “那就好,你不必多想,天演录容错很强,能根据你的身体,你的强烈的意愿等方面合理进化,不论你遇到什么情况,你得相信功法,功法就会给予你最合适的效果。对了,天魔真的如古籍上所描述的?”屠呦问道。

    “的确如古籍所说,天魔由心魔所招,他是一种场态生命者,但很强大,不过天魔好像特别擅长两个方面。”

    “哪里两个方面?”

    “一个是幻境,构造栩栩如生的幻境,很难看破,天魔擅长于玩弄人的心理;另一个是构筑小千世界,也就是开辟一个小空间,随时生灭,我发现古籍上所说,天魔是力的掌握者,佛经上也如此说。”莫闲说。

    “你的古籍功底很好,在现代器修出现之前,古代的修士就曾描绘过天魔,但器修讲究实证,反而器修盛行之后,魔劫却没有了,过去修士渡天劫,但我们只有兆景,甚至有些修士说,古代修士那也是兆景,只不过他们的不识,加上心中有成见,便自我催眠,认为天劫都是一种错觉,那么天魔也是一种错觉。”屠呦说。

    “就没有人遵循古修,进行研究么?”

    “器修是这方天地的主要流派,古修那些流派很保守,甚至经书上都很保守,弄得满篇都是隐语,自从器修当道后,那些佛道等等流派日益消退,而且他们也看到器修的威力,渐渐地放弃了古修那一套,弄得近千年以来,古修连筑基都很难达到,更不用说渡劫了。”

    莫闲心中一动,隐隐有了一种奇怪的猜想,难道这方天地在细微处法则更改,大道既然是不停的变化,说不定这方天地就与莫闲那方天地有了不同。

    《老子》中有:天不变,道亦不变!换言之,当天改变时,道亦改变。这种想法在莫闲的心中一闪,他想起在自己那方世界中,各个世界之间,发展不同,甚至生出不同修法,甚至出现纯妖精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他修行的黄庭大道,好像也在自动调整,以适应这个世界,他终于抓住了这个世界可能与自己家乡不同之处。

    莫闲陷入沉思,屠呦也陷入沉思,云容很奇怪看了两人,他们怎么了?

    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学子们所在房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