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溪真人兴趣大增,这种情况他是次遇到,幸好,他布置的是迷阵,没有一丝杀伤力,只要不受迷阵所迷,可以很方便的进出,要不然,凭莫闲早就伤在阵。?●★.w▼

    看着莫闲闭着眼睛,却向他的方位直接走来,有什么秘密?

    他本来对莫闲不感兴趣,现在却不同了,他想弄懂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松溪真人随手一招,莫闲虽然闭着眼睛,也感到身子像腾云驾雾一样,不由得睁开了眼睛,现自己已经在山顶。

    山顶处有一间茅庐,四面没有墙,一个看起来老的道士盘坐在其,眼睛之,似乎有一潭深水,渊深不可测,正望着他。

    莫闲立刻明白,上前施礼:“后辈小子莫闲,拜见道长。”

    松溪真人很随意的一摆手:“你一个凡人,居然能过我的迷雾阵,很不错,你元气亏损,是谁告诉你这里有玉芝可以补亏?”

    “是一对姐妹,姐姐叫绿猗,妹妹叫绿如,隐居在洛山,她们告诉我这里有灵药,可以治我的亏损。”

    “没听说过,既然隐居在洛山,应该是修道德之士,她们怎么不来,偏偏要你来?”

    “我不知道什么原因,晚辈以前是一个杀手,练习的武功有缺陷,她们与晚辈有救命之恩,又指点晚辈来此,晚辈不知道长在此结庐而居,想冒昧求取玉芝。”

    松溪真人笑了:“你说你武功有缺陷,但我观你刚才在山下连杀二人,用的招式光明正大,没有一丝鬼诡之气,倒是你所杀二人,他们所使用的武功是用生命力所换取威力。”

    “道长高明,他们和我以前是属于同一个组织,武功路数相似,我自从离开那个组织后,便放弃了那种伤人伤己的功夫,也是机缘巧合,我得到了两门功夫,形意**拳法和猿公剑法。●▲▼▼网w?”

    “原来如此。”松溪真人恍然大悟,他明白了关键,不觉摇摇头,自己居然为自己习惯思维所困:“这两门武艺,实质上已算是修行人的奠基武艺,我居然给你骗了。”

    “被我骗了?”莫闲有点莫名其妙,诧异地说。

    “你不知道什么原因?”

    莫闲摇摇头。

    “你凭借自身功底,根本没有可能通过我的迷雾阵,即使你闭上眼睛也不行,不过,你修炼形意拳和猿公剑法,无意之,身具灵觉,我因为注视你而没有收敛,你是不是感到有人在注视你?”

    莫闲恍然大悟:“我闭上眼睛后,行走了一阵,便感觉到好像有一双眼睛在注视自己,原来是这么回事。”

    “你无意之,已经进入修行之门,对于元气亏损,实际上并不需要外物,只要修行下去,自然会进行弥补。”

    “可是我并不懂修行!”莫闲着急的说,看着松溪真人,陡然心灵福至,往下一跪:“道长在上,能否收我为徒?”

    松溪真人袍袖一甩,一股大力凭空产生,使莫闲拜不下去,眉头一皱说:“我与你无师徒缘分,也罢,相见便是有缘,我这边有一本《黄庭集注》,是长梧道人所留,讲的是黄庭之道,依之修行,可以长生。”

    莫闲一愣,想起了他身边的《黄庭经》,不由问道:“《黄庭集注》与《黄庭经》有无联系?”

    “你知道《黄庭经》?也对,世俗间的道士,常常诵读《黄庭经》,《黄庭集注》是长梧道人参悟《黄庭经》而作的一本道书,层次俨然,是一本高深的修行方法,要不是我修行了金丹之道,我都要修行黄庭之道。??▲●网▼”

    “修行有几门?”莫闲问到,他不懂修行,听松溪真人说,他无意修出了灵觉,绿如说过,黄庭经是道家的典籍,语气之好像对《黄庭经》并不重视,但松溪真人却对《黄庭经》很推崇的样子,莫闲是外行,他决定还是多了解一些。

    “修行很多,分为道佛等,道家修行,类别很多,通常有金丹、存思、守一、导引、房、宝精、服气、行气等,《黄庭经》主要是存思,我的修行是金丹之道。”

    莫闲听他说有这么多修行方法,心一动,问:“除道家修行外,佛家修行和其它修行有哪些?”

    “世间修行,最终目的相同,不论道佛,还是其他,最终都是为了解脱,佛家有无而言性,道家兼有无而言道,其他各家,或言虚无,或言自然,或言无名,实质是一样,既然修行,借假修真,不可执着于一宗,世人往往限于眼界,拘泥于一门一派,往往存门户之见,这种想法对修行有害无益。”

    松溪真人的这一番话,令莫闲眼目一新,虽然松溪真人没有答应收他为徒,但松溪真人对待修行的态度,却使莫闲顿生好感。

    “多谢道长指点,莫闲十分感激,不能在道长门下,日夜受道长教诲。”莫闲感激地又施了一礼。

    松溪真人不好意思的笑道:“我也有私心,玉芝是一味灵药,对我炼丹有用,我只才指导你修行,补足元气,虽然没有玉芝,效果慢一些而已。”

    “能得道长指点和赠书,道长给予晚辈的东西已远远出晚辈的想像,晚辈怎么敢再要玉芝。”

    松溪真人心一动,莫闲有些对他的胃口,他想起一物,说:“对了,玉芝我有用,洛山归雁峰东南十多里,有一条灵溪,有灵药阴阳归元莲,其莲子和莲藕大补元气,不过有异兽看护,凭你的功夫,倒不是不能收取,你在此峰上过几天,待我收取玉芝后,给你一道符纹,你去收取就十拿九稳了。”

    莫闲大喜:“多谢道长大恩,请教道长的法号?”

    “我是宣明宗的松溪。”松溪一笑,他在此有将近半月了,虽然他不怕寂寞,有人说话总是好的。

    莫闲在山上,翻看着《黄庭集注》,将自己的《黄庭经》也拿了出来,《黄庭经》上全是言,主要是存思之道,其有些关窍,莫闲看不懂,而长梧道人的《黄庭集注》却将这些关窍一一解释清楚。

    莫闲这才明白,如“九气映明出霄间,神盖童子生紫烟”等等,“霄间”是指天空,在人则指脑部,“神盖”喻眉,“童子”则是指瞳仁,而“紫烟”则指目光,亦称神光,如此种种。

    不仅是这些,更重要的是,《黄庭集注》将《黄庭经》修行系统化,明确指出修行层次,将《黄庭经》修行分为入静四境、观照四境、阴神四境、元神四境、还虚四境和入道四境,共二十四个层次。

    入静四境为静心、止念、胎息和内明。

    观照四境是开窍、心光、神现和内景。

    阴神四境是光明、出窍、显形和御物。

    元神四境是琴心、胎仙、幻形和分身,之后还有还虚境和入道境,却没有具体叙述,只是有这二个层次,不知道是长梧道人没有写,还是没有达到这个境界。

    过了入道境,到达世间的巅峰,飞升天界,层次清楚,每层都有效验。

    莫闲这才明白,不怪松溪真人说《黄庭经》是一部**,按此修行,一步一个效验,层层深入。

    在《黄庭集注》的基础上,再看《黄庭经》,这部经书豁然而明,莫闲不由得默诵起来:“上清紫霞虚皇前,太上大道玉晨君,闲居蕊珠作言。散化五形变万神,是为黄庭曰内篇……”

    莫闲在一旁默诵《黄庭经》,松溪真人斜眄了他一眼,不觉点点头,他没有修行的经验,居然能够用默诵方式来入静,既能熟悉《黄庭经》,又能在不知不觉间沉入修炼之,便于入静。

    莫闲并没有想到这一点,只是觉得默诵《黄庭经》自己有一种舒服感,他不知不觉之,神思由大脑向下,目光追随,似守非守于黄庭之地,只觉氤氲气生,黄庭之,似有似无一股纯素之气宛如白云。

    九气映明出霄间,神盖童子生紫烟。他真正体会到这两句话的意义。

    他的第一次修炼,不知不觉达到了静心的层次,这也在预料之,莫闲近几个月来,修炼形意拳法和猿公剑法,这两者可以算是动功,虽然莫闲并不知晓,但成果也是有的,特别是他无意之灵觉初生,事实上已入修行之门。

    松溪真人并不意外,而莫闲却想不到自己不知不觉达到这个层次,半个时辰后,他感到一切很宁静,一个念头浮上心头:“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达到静心层次?”

    一念及此,他心不由得狂喜,这一狂喜,让他迅退出了这个境界,心神不知不觉间就失守,他猛醒,想再次进入,一时心绪万千,怎么也进入不了。

    “你刚刚修行,不要勉强自己,特别是在心绪波动的情况下,你起身练练武,平静一下自己的内心,修行实质是修心,心态不对时,不要强自修行。”莫闲耳边传来了松溪真人的声音。

    莫闲一想是这个理,他也不勉强自己,站起身,先对松溪真人一礼致谢,便开始活动拳脚,走了一趟形意拳,又拔出剑,练了一套猿公剑法,以动治静,心情反而放松下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